霜降

他们把今天叫做霜降,多么温柔的名字

一闭眼就浮现出清早乡村小径上蔓延的雾色

夜露凝结的霜,带着旧日的冷艳

把衰黄的草叶又压低了一点


人们在河岸的田地里如剪影一般

熟络地客套与大声地寒暄

天气转好,水蒙蒙的太阳把山头零星地拉入视野

而我看着自己陷入苍茫雾色,心如覆雪


红叶和黄叶次第飘零的样子

像极了那个凄迷的雨夜

夜幕中四季飞旋,那晚长江静静地流动在我身边

淡蓝色烟雾下是被雨水浇灭的最后一支香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