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写小说).吃完被告吃原告

    在外洋的华人,习惯以姓代名称呼人。阿吴,刚来纽约找不到工做,无奈才去歺馆洗碗兼打杂。他是个广东乡下人,刚满三十岁,却捱不住这份工。移民的心理有时象梦幻,想象到了外洋就即刻发达。不甘愿做的事情,勉强会很痛苦的。阿吴向其堂叔父哭诉苦况,吴叔介绍他去老陈处学做装修。

      恰好陈老板接单新工程,需要帮手,  地盘在民铁吾东四街的指甲店。阿吴没有技术,只能从打杂学起  。有一天,老板安排他说:"你把天花纸板放上龙骨架,洗净手不要弄污。"阿吴应道:"OK!我就去做。"老板再大声呼叫:"天花高,千企小心哇!"  阿吴拿来一把八尺铝梯,开始动工。因为龙骨架上有风槽、抽气扇、电线等物,所以阻手阻脚又移来拨去。阿吴外行,用背脊屁股对住楼梯,探身倾斜过度反推工作梯滑动,他失了平衡而跌倒,痛叫滚地。老板马上车他去医院。诊断为手腕骨裂和腰部撞伤。老板安慰他:"安心养伤吧,药费我包,工银照发。"阿吴点头表示多谢。

    俗云:"好事不出门 ,坏事传千里。"这个消息一下传入律师胡良的耳朵,他找到阿吴说:"我们要帮你取回公道,争取更多的赔偿金额。"旁人亦怂恿:"打赢官司,一世唔愁!"律师连讲几次:"唔赢唔收钱,免律师费。"阿吴心动动,神情喜出望外。同意地说:"一言为定!"于是他们签了字。几页鸡肠几行字,足够古惑玩死人。

      波士陈听到消息后,打电话给阿吴:"不要打官司啦,我将这单工程人工费三万元全给你,好吗?"对方沉默不语,稍久吱唔回答:"律师说我们法庭见。"挂了电话。见子行棋,势变我变。阿陈马上关掉银行户口,取消信用卡,屋契转名。他暗暗盘算:"大不了宣布破产。"按照劳保条例,工伤由业主和承包负责。阿陈后悔未及时买保险而开工,同时也后悔请生手误事。

      一个月后,阿吴的伤就痊愈了,计算所化药费和工银不过万元 。但是,官司继续诉讼,原告及律师死咬不松口。他们用医院检验报告和拍摄破旧铝梯照片为证据,获得胜诉。胡良电告阿吴说:"官司打赢了,但估唔到只赔十万。公司计个条数,你应补钱二万三千元给律师事务所。"对方听后大吵:"你们不是说免费打官司吗?"胡良冷冷反驳:"我们没有收取律师费,只计手续费和出庭费。赔款分成后,你的钱不够开支,好应该负责补款还钱。"

      阿吴哑子吃黄连,有苦诉不得。暗暗思忖:"告返律师?哪有银请律师!每次出庭费输得起吗?如果自己咁叻就不会上人当了。"权衡一番,他只能赖数,只好背负骂名而已。鹬蚌相争 渔人获利。律师无良,吃了被告吃原告。

      行路小心防陷阱,谋事留意装弹簧。这是智愚的分水岭。使人想起曹雪芹这副对联:"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