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琢如磨】关于人生下一步的打算 | day364

字数 2871阅读 42

只要眼前的不是自己想要过的生活,我就会不停的向外张望。这种张望会加剧我在现有生活里的不快乐和不开心。

每次一想张望,我就会去翻一些双溪小伙伴的朋友圈,而每一次的翻看都会加重我“后悔走了,怎么不过完冬天再做决定”的念头。

我开始不断追问自己,为什么会不断生出这样的念头?答案是我不喜欢现在的生活,现在的生活不是我所想要的。

很好,至少这一点是十分明确的。接着追问,为什么我不喜欢现在的生活?

因为我有想要的生活,但我不敢去追,我害怕无法保障生存,因此我为了能够生存,我听从头脑的。而头脑和心灵的严重错位加剧着我的不快乐。这种不快乐让我无法把心安住在当下,无法过好每一天的生活,也让我的生命没有生机和活力。事情来了,我更没有力量和愿力去解决,只因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如此恶性循环。

不敢踏出那一步,就永远在这种恶性循环中消耗着自我的生命。前两个月眼睛时不时不舒服,以及这两天脖子颈椎的不舒服,经过去年的腰痛事情,我清楚地知道身体在跟我表达什么。

这个时候我跟自己的身体对话,安抚它,我告诉它: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我一直都有听到你,我在等过年结束,你看元旦的这一个月你都坚持了下来,所以再忍一下再等一下。很快的。

话题继续转回来,那我想要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我希望做自己喜欢的事热爱的事、并养活自己,然后通过深耕自己喜欢和擅长的事,把自己和事融为一体,融进自己的精气神和灵魂里,顺便物质丰富能照顾到我的家人。虽然他们不需要我的照顾,但我想要保护他们。再者只有热爱和擅长,我才能发挥创造力,否则我是一摊为了生存而生活的烂泥,我很不喜欢这样的自己,没有价值没有创造力没有生机。

这些还是泛泛之谈,要说具体的,具体是什么?

具体的就是我想要出去做独立采访,为期一年。给自己30岁的礼物,更是给自己真正成年的礼物。要成年就要离开温室,去到大自然大世界里锻造。

很好,至少我能说出具体的事情。

那这个真的是我想要的吗?我为什么会想做这件事情?

关于这个到底是不是我所真正想要的问题,坦诚地说我并不敢十分笃定,但这是我能想到的第一个、也是最想说出来的答案。

关于为什么想做这件事,原因有几点。一,毕业以来我都有一个想要采访人物写人物的渴望,但这个渴望一直没有充分满足过。一个人的欲求只有充分被满足被释放,才有可能摆脱,否则将永远萦绕心头被其所控。工作时有过,但并不多。这次行动也是我根据自己喜爱和现有技能做的一个选题。二,我萎靡的生命力想要自救需要走出去,而回双溪对我的意义并不大了,我可能需要的是走一圈。一个人要饱满就必须真正地去拥抱这个世界,而我总是在一旁观战。想要学会游泳就必须下水阿。三,我也想去看看那些听从了内心的人,过得怎么样,她们对人生和生命都有什么样的看法。我想去和这些人的思想过过招,借点过来化为己用。所谓见世界见众生而后见自己。柴静说过,采访不是用来评判,采访是用来了解,采访不是用来改造世界,采访只是来认识世界。四,不久的将来图文时代将会被视频取代,而我对在视频里露出感兴趣,我有与之匹配的软技能:声音剪辑拍摄等。五,我也想通过这个行动来打造个人的品牌和IP,从而最终通向自由职业者之路或创业之路。六,我想要通过自己做的事,活出我自己,表达自己以及挖掘和探索自己体内的潜能。七,做独立念头的是我毕业第一年生发的,这五六年都没放下断过念想,也该去兑现了,不然我怕自己的人生有遗憾。八,我想要通过记录这个时代的人和其做的事来记录这个时代,就像一个时代史官的角色。让更年轻的后辈们看见,能更早的明了生命和人生,能是一个生活着的人而不仅仅是活着。九,我想为了价值和意义贡献自己的生命,而不是为了生存贡献自己的生命。十,我相信在我有生之年一定能看到这个现象:未来很多工作消失,被人工智能取代。艺术类情感类沟通类是人工智能无法取代的。……

第一次做人物采访很开心的

很好。虽然列出的原因散乱逻辑不严,也没有面面俱到,但至少我对自己生出这个念头的来龙去脉不是含糊不清的。伴随着我每一句的表达,都是在告示着我是谁。

以上这些说的是我短期内的想要的生活,那长期呢?我认为的适合我的理想生活是什么?

关于人生未来几十年想要的的一种生活,我希望学习候鸟,冬天的三个月在云南最暖和的地方呆着,写作看书画画思考自己并学习,以及谋划第二年的计划。夏天能在内蒙做民族音乐和舞蹈的田野调查,并写出来。剩余两个季节暂未想好。也许会泡在不同的少数民族里采风。这些想好的也只是初稿,还需因时制宜。

很好继续。那我要怎么呈现这个为期一年独立采访的行动?

为期一年的时间,至少采访十二个人。呈现方式是文章+视频:十二篇尽量深刻全面的人物文章。十二个时长半小时到一小时的视频采访节目。

那这十二个人找齐了吗?行走一年我要靠什么生存?途中我还会做些什么?

这十二个人暂时想到八个人选,且这八个人有几个会随时取消。如果期间没有新的人物出现,素材不够,我会去众筹网上和一席的演讲者寻找人物素材。当然我也会向微信通讯录做媒体做写作的朋友要一些素材线索。关于生存,这问题确实是我最大的牵挂,我初步的想法是跟一些平台比如韩寒的one一个,再或者一些别的公众号(比如正午、人物、民谣与诗等)对接投稿,看能否有稿费。期间我会有很多事要做,除了准备采访相关的东西,我个人还想要写音乐类相关的东西维护自己的公众号也投投稿,具体规划还没有,思维有些散,毕竟是外行。当然我还会去各个主流平台开通账号发文,毕竟这也是一个构建个人品牌的方式。还要针对性的看书以构建自己的知识体系,有一套自洽的逻辑和知识体系是我渴望的。争取把购物车里的书消化掉。另外我还想购置一台单反,除了感兴趣和已具备摄影的技能外,我还想看看能否拍人像摄影兼职挣些路费。……

我去做采访,能给被采访者带去什么价值?能建立起一个什么样的生态?

被采访的人有产品的,会帮其做宣传,促使其卖出更多的产品,增加收入。没有产品的,会帮其宣传个人在做的事儿,吸引一些感兴趣的人的关注,积累更多关注。暂时我能想到的就这些,我也会随时在过程中捕捉我可以帮其实现的价值。至于要构建的生态,我没有特别清晰地想法,但我相信如果行动了,结束之后什么样的生态会自行生长出来的。

那一年结束之后呢?

结束之后具体的没想好,毕竟途中也会有很多念头的变化。也许我会继续一路采访下去,也许我会联合弟弟妹妹依据我们有的优势和技能做一个品牌,也许会思考做构建做艺术小剧场,也许会回老家一边陪外公外婆度过晚年一边写作,也许会去西双版纳,也许会回双溪做事。总之我尽量和一切自己喜欢的事物在一起。当然,我还是更希望这一年的行动能做出结果,成为我为之奋斗的事业。

最后问会害怕吗?会退缩吗?会坚持下来吗?

会害怕会有退缩的念头也不一定能坚持的下来。我本身不是个有力量脆弱人,但怎么办呢?即使这样我还是想去试一下。我的人生只有这一次。音乐人小河也说过没有成熟的理想这回事儿。

我的想法不一定成熟,有待完善,看到这篇文的你,如果有什么好的建议或采访素材,欢迎留言告诉我。很感谢。

ps:不全面,很多没写出来,但至少是主体。先写到这里,留存。这个打算是我的planB,践行与否取决于我的planA是否能成。

END.

2018.2.2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