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街



    百货商店旁边,正对“斗地主”的地方是间饭店,饭店低于黄土路面,下四、五级台阶后,推开土黄色的两扇厚重木门就看到大堂了,大堂两厢懒散地站着几张圆桌,桌子是杂木的,斑驳坑洼,看不出原有的漆色,桌边侍立着一群高脚板凳,同样斑驳沧桑。

     我去饭店是受二哥的指派,他与同伴儿常在这里吃酒划拳,如果只二哥他们一桌,声音还算清楚,六个六啦,五魁手的,如果是几桌客人各自为政,同时喧哗,那声音就可怖了。饭店的鸡蛋汤很多,买馒头送汤,吃面条送汤,点米饭还送汤,这么多汤,二哥他们是不要的,所以我就负责一碗一碗往家运。

    到饭店吃喝的人都不长手,吃罢饭起身立定,总被板凳绊着,索性“咣当”一声,踢翻了事,饭店跑堂的都是大爷,用脚扒拉,板凳不挡道儿就行,食客进来,再用脚一勾,板凳就挺起来了。

    饭店用的是青灰色粗碗,碗沿有一道蓝边,浅口大海,躲过脚下的板凳、攀上台阶,汤已经洒差不多了,为了不让它烫手或弄脏我的小花袄,边走边喝,回家交予母亲的时候,也就剩个汤底子,母亲似乎并不在意汤的多寡,而在意碗的好坏,“都喝了放边上吧”,于是灶台又多了一摞。

    百货商店的另一边,遥望“吊地主”的是粮店,稍大些的时候,我便可以帮家里买粮了,粮店摆的是长蛇阵,先到窗口递进粮本、粮票,再等着叫号,粮垛前排有许多大秤并铝制的桶,那桶上下都有口,上面大,下面小,我的小面袋刚好能兜住下面的小口。

   粮店的人,威风八面,通常先喊名字,再报红面多少、白面多少、玉米面多少,“接了——”,应声而来的是他手里提着的粮斗,粮食顺着大口飞流直下,小口必须接好,慢了接不着,这个没人管,似乎也从来没有意外发生过,“下一个,接着——”,“哗啦——”,之后粮斗“哐——”地一声摔在秤上,惊心动魄,气派十足!

    我的小面口袋可放一、二斤粮,多是母亲临时想起配料用的,粮本是父亲的,叫到父亲名字的时候,我总要打个寒颤,蒙头蒙脑地不知该到哪个桶下面去接,“这儿——来,接着!哗——”我的小口袋满了,我就像遇到大赦一样,眩晕!

    菜店也在这一趟房,冰冷狭长的水泥柜台从东墙顶到西墙,白菜萝卜就地躺卧在柜台里,成堆地腐败着、招摇着,母亲从不要我买菜,有技术难度,要会捡成堆的菜。

    肉铺挨着菜店,柜台出奇的高,根本看不到肉在哪里,但我闻到腥味就难受,听到磨刀声就害怕。

    不受油腥是自小的毛病,逢年过节,便是我生病的日子,母亲说我没口福,但我还是喜欢商业街的喧嚣,喜欢崎岖不平、墁着砖头瓦块的地面,喜欢排洪渠上的水泥板,还有——偶尔出现的疯女人。


《桥里    洞外》是晓今自传体散文集,是对童年生活的回溯,如果在我的文字里,你能找到相似的成长经历,便是我最大的奖赏了。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4,481评论 1 305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1,908评论 1 258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5,710评论 0 214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1,372评论 0 18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9,216评论 1 262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949评论 1 178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558评论 2 275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308评论 0 168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9,183评论 7 237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675评论 0 214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416评论 2 217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757评论 1 232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314评论 1 33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215评论 2 213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682评论 3 214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665评论 0 9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91评论 0 170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687评论 2 233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830评论 2 23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估衣街,是天津具有600年历史的一条服装商业街,这在世界上也是少见的。 估衣街是天津有名服装批发的地方,从面料开始...
    高鑫丽阅读 688评论 1 0
  • 小镇共有四条街,南北两条,东西两条。原来104国道穿镇而过,前几年绕镇西去了,老国道也就变成人车混流的街道了。这样...
    刨泉之马阅读 226评论 0 0
  • 已经两天两夜了,屋檐上的雨,仍在滴滴嗒嗒,如诉如泣,不知何时是个尽头。雨丝在沉沉的天幕中飘洒着,窗外的树木、...
    烟柳斜阳阅读 261评论 0 0
  • 镶嵌漆画|镶嵌漆画是传统漆画的衍生品,由温州漆画工艺大师倪以定通过30年实践,糅合了漆画、堆线画、铺沙画等传统技法...
    谷雨CHN阅读 1,107评论 1 5
  • 网页版支付的时候,可以同时用支付宝和余额宝混合支付,这个功能非常不错,刚好我余额宝钱不够了,支付宝里还够,我又不想...
    付老可阅读 1,636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