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提一瓶酒,坐在马路边。

她在我旁边。

我们肩并肩,

没人说话,只是一起看星星。

车流离我们很远,

星星离我们很近。

我拧头,偶然发现,

她痴迷的目光,像极了星星。


二十年后,

我提一瓶酒,坐在马路边。

已经没人能看到她,

但我知道,她一定就在我旁边。

否则,怎会

所有的过往比过去更清晰;

星星也如此明亮,

是她穿梭岁月,留恋尘世的    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