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四问金融4班(连载)——3

96
不忘思考
2017.02.02 23:50* 字数 1945
Traditional

引语:岁月匆匆,任不得任何人的撒野,它始终都将指针指向前方。很多毕业学子怀揣着偌大的梦想,自信满满,不带一丝伤感地展望着前方的路途;依然有些许毕业学子却忧郁地怀念起曾经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果,时不时地向前一步却退后两步。

这就是鲜明的校园毕业季特色,总有些个体像未来学家般憧憬着未来,也总有些个体像历史学家般迷恋着过去。(从以上所说所述,听起来稍有点文艺范儿,可就是十足的别扭。)

四年里,我们总能够找到一个聚拢独立个体的轴心,独一无二的班集体可能是最佳载体。我不想把简单的逻辑说得如计算机程序那般复杂,因此还是抛开那些具有浓烈文学色彩的范式。

一个国家、一个集体、一个公司都具有相同的范畴,因此它们在地位上理应平等(从来不认为局部应该完全服从整体利益),在社会评判标准上大略统一(诸如,在经济抉择中应该以稀缺资源使用效率的提高为主要考虑点)。

此处就不再细究其细微处的差异,还是用人类共享的普世价值和经济常识来解构我的班级——金融04班。

这是《四问金融4班》(连载)系列文章,请参看:

目录

1.【原创】四问金融4班(连载)——1

2.【原创】四问金融4班(连载)——2

3.【原创】四问金融4班(连载)——3

4.【原创】四问金融4班(连载)——4

  • 阻碍金融创新,服从传统范式

谈到这个话题,我感到很寒心,也很无力。在我大三的时候,由于暂时缺少流动性最强的现金,需要200—300现金周转几日。

鉴于金额不大,并且也不愿意在同学处借取(我对别人的请求很少拒绝,却会遭到别人荒唐的拒绝,导致很少在同学处处理金钱相关事宜),便直接向班级基金申请周转现金流。

将此类想法告诉班委会成员之一的班长,他拒绝了,理由是其他班委会可能不同意此等公款私借的方式。我立马提出变通的方法,开立字据,以个人信用为担保向班级基金申请周转资金,得到的回复依然是上面所述。

又开出新的方法,请求班长给其他班委会成员联络,将此等想法和诉求告知于他们,进行协商裁定,瞬间得到的回复是不能没有辅导员的应诺。

暂且不论辅导员是否有资格决定班级基金(学生自己缴纳的班费),我尔后就直接应对道,我需要以班长及其他班委会成员的身份为我借款的担保,提取班级基金200—300元以便周转所用。

这下应该万无一失吧,结果却大失所望,还是不行,理由是那是班级基金不能私借(以他们的身份为担保,却不敢借款,这直接意味着他们不愿意给我担保,也就预设着他不愿意以私人身份给我借款)。

最后被逼无奈,我于是直接向他借款以便周转,他就真诚地(我不知道是不是如此)应对道,很遗憾,他没有可支配的多余资金可供外借(可能是如此,也但愿是真实的)。这样一来,一切都似乎没有发生,后来可能将此类情况告知给了辅导员。

接下来的所谓班级贫困补助就出现了,每个人都可以申请,只需要辅导员给予签名,便能到生活委员处领取现金100—200元(声明,此处的贫困补助看似一箭双雕(既为这里提及的同学周转资金提供便利又为上文中提及的个人威权所产生的副效应服务),实则是为上文的个人威权副作用服务的)。

贫困补助由于每次都需要向辅导员申请签名,我是被动地行使了一回申请认定,取得了200元现金(就是这次资金周转失灵,将机制制度化成为行政审批),再也无主动申请记录。实质上市场机制能够解决的,却硬要用行政机制解决,让更多的市场因素被压抑和埋汰,是多么荒谬的悖论。

毕业季节的饭宴上,由于个人威权,班委会成员在不征求同学个人意见的情况下,花费巨额代价来了一场浓重的谢师宴(不是说不应该花费,但应该高水准的花费——只能依靠民主才能达到最优的高水准花费)。

暂且不论及晚宴的饭菜,但是听闻上乘白酒(接近200元一瓶)最后还剩8—10瓶,被搬回宿舍。我等学生根本不知晓其订酒时是否有附加条款,能够以8折甚至5折的价格让商家回收(如果是发达市场,一定会有折扣退货保障,只因此类营销模式能引致更大规模的需求量),但是吃毕业晚宴到离校(6月8号毕业晚宴,离校6月20号)还有12天可供到市场上处理(推销给卖酒的商家,哪怕低价)。

酒水是你们高价购买,却不询问来宾的饮酒记录的情况下疯狂采购,尔后还肆意处理没有用完的酒水。你们如果觉得浪费纳税人的税收是可以接受的,那我等个体实乃无话可说,但不能践踏着普世价值。

酒水如果不能集中处理,那也应该交由每个宿舍单元分别处理。各个主体处理方式不同,却能够带来最大经济效率。你们的所作所为实在令人费解,将酒水最后送给毫无相关的人士。到最后离别那一刻,你觉着带不走,便轻轻地询问道,是否需要此瓶高质量酒水,不然送给别人了。

我只想轻轻地告诉你,你的个人威权已经深入你的内心,却不被你领悟,很糟糕的。我们没有主动去领取剩余酒水,没有以市价折扣换成现金,这样的福利损失却统统让我们埋单。

是何其糟糕,金融创新,并非一定是那些什么复杂公式和结构所组成的资产包。它可以很简单、实在,只要能够为我们的生活提供便利皆可。


注本文系原创,转载请联络作者。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