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和黏土(4则)

橘猫的耳朵上沾染着几滴露水,它偎依在矮小的草丛中,惊觉着周围的一切,黄白相间的脚试探着脚下的一切,如同一个初入新环境的人一样。空气中弥漫的是油辣辣重庆火锅的气味。洪崖洞的上方,这一处幽静的小巷子,成为了我与橘猫的邂逅,可是不多一会,它就躲闪开去,再也寻不见了。(1月8日)


在成都的地铁下面,我看见乌泱泱的人群往楼上奔去,另一侧也是。人群,像极了一个天然的磁场,又在人为的规则下自然的汇聚。我第一次感受到摩肩接踵的感觉,在冬日的肃杀里,人们怀揣着敬仰之心,而城市带给他们另一种信仰。(1月9日)


我站在长满荒草的田野里,四下都飘散着不屈和挣扎,不屈是面朝黄土背朝天,挣扎是背井离乡。远处的鞭炮和音乐响起来了,我知道,那是河的那边,而热闹从来不属于这里,透过斑驳的回忆,我们都隐藏在沾满露水的春天里,这既是成长的旋律,也是充满勇气的叹息。(1月13日)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寒意,山坡上披着无人问津的萧瑟,彼时是童年时代,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彻整个村子,此时周遭的事物与人都变了,掉光了叶子的银杏树凝视着这一切,感觉一切在变,又都没变。生与死都属于这个年代最不值钱的东西了(1月16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