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头人

                               序

 那个褥热潮湿的夏天午后,热浪卷着汗水一阵阵扑来,人也被蒸得焦灼。叶久往后扯了扯被汗湿了的T恤,迟疑了几秒,仿佛终于下定决心般,抬头看着廖二郎的眼睛说:“你是不是特受不了我们两个啊,你早就不想跟我们一起了对吧?”

    廖二郎讨厌叶久说我们这个字眼,因为那个“我们”并没包括她,仿佛她是个外人,又或许,其实她本来也就没加入过“她们”,廖二郎自嘲地想。  

   就在今早上,廖二郎对叶久和孙昱蔷提出了绝交,没有半点预兆,也没有任何理由的,然而她们仨昨天还围坐在一起看电影,亲昵得仿佛姐妹。

   “你总该说个理由,绝交又不是你单方面的事。”叶久撇撇嘴说。

    “真没什么理由,不是你们的问题,是我自己,”廖二郎感觉眼眶有点发热,不知是因为暑气还是有掉眼泪的冲动,“是我自己太别扭了。”

    “你到底在别扭什么啊?你什么都不说,我们怎么才能知道呢?”孙昱蔷沉默了许久,终于开口。

 “我不想说,你们再追问下去也没意思。”廖二郎站起身准备离开。“我会跟老刘申请换个寝室,明天。”

  叶久伸手拦住了她。

  “你这一走,我们可真完了。”

  “你让开。”

  然而叶久依然固执地杵在那里,并且用手抓住了她的。

  “你tm给我放开!你有病吧你!”廖二郎火了。

   “有病的那个不是我,你tm才有病!”

   “我是有病,可你这样有意思吗你!你给老子放开!”

  “都别tm吵了!”孙昱蔷忍无可忍地站起来大吼,一不小心拂过桌边的玻璃杯,掉在地上砰的一声,摔得四分五裂。三人俱是一惊,都沉默下来。

   孙昱蔷发觉有什么东西跟着那杯子一齐碎掉了。

  chapter1:人生何处不相逢

 高中入学的日子,学校里里外外挤满了家长和新生,这样热的天气,太阳毒得厉害,每个人都是汗涔涔的。

    孙昱蔷百无聊赖地咬着冰棍儿站在布告栏前面等她妈,她把行李全放在了一边,开始看新生名单。

  “廖…二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名字也太搞笑了

 “她怎么不叫二郎神啊!笑死我。”孙昱蔷旁若无人地笑的十分没有形象。

余光瞥见妈妈正在过来,孙昱蔷立马直起腰一脸正色。

“ 囡囡,快去教室报名吧,我去寝室帮你放东西收拾床铺。”

  “嗯,好。”孙昱蔷乖巧地应着。

妈妈俯身去提行李不禁皱起了眉头,“囡囡,你水桶呢?”

 “嗯?”

 “你水桶哪儿去了!”

 “刚刚还在这儿的啊…”

 “这么大个人了看个东西都看不好,就在你旁边你都能给弄丢了,你怎么不把你这人弄丢呢?!肯定是谁给顺走了!”

  “不就是个水桶么…”孙昱蔷不禁腹诽,表面上却一脸乖顺。

 “你自己等会儿去买个,难得管你。”妈妈气呼呼地拖起行李就走。

   “真tm倒霉,遇上这种事。”孙昱蔷边走边骂。穿过一片高大的香樟林,教学楼就掩映在清凉的树荫里。孙昱蔷正要踏进门厅,却在一边的花坛旁看见了一个跟她的那个一模一样的水桶,她过去凑近一看,果真一样。

   “哪个神经病把我水桶放这儿了?”

   “你在干什么?”

   头顶上忽然传来声音,孙昱蔷抬头,是一个五官端正的女生。孙昱蔷不禁有点儿羞怯,顿了几秒说:“这是你的水桶吗?我…我水桶丢了,跟你的一模一样,我…”

   “可是这是我的。”

   那个女生提起水桶指给她看,“我写了名字的,还有这个商标,我抠了一半。”

  “…哦,误会误会,我搞错了…”孙昱蔷尴尬地搓着手。“等等,你就是廖二郎啊?嘿,巧了,我们俩一个班的诶。”

   廖二郎有些无语。

  “我在名单上看见你名字了,真有缘,你现在是不是也去报道啊,我们一起啊!”

  “我要先去寝室放东西。”廖二郎看着眼前打扮得像个巴啦啦小魔仙似的女生自来熟地喋喋不休,心想:还真没看出来哪儿像个高中生了。

   “哦,那好吧,廖二郎,拜拜。”孙昱蔷咧了个大大的笑容。

     “嗯,拜。”

    孙昱蔷转过身,脸立马垮了下来,“囧死了!”

     报完道之后也不用上课,学生们都回寝室收拾东西准备休息,孙昱蔷很快就跟邻桌的女生叶久熟络了起来,又得知两人同一个寝室,更加开心起来,于是和叶久一起回去寝室。

    廖二郎回到宿舍看到的是这样一副景象:下午的那个巴啦啦小魔仙撩着裙子翘着二郎腿坐在桌子上笑的前仰后合,正和旁边一个头发极短看起来像娘T的女生聊八卦聊的不亦乐乎。小魔仙一看见她就扑通一下从桌子上跳下来扑到她跟前。

   “廖二郎!!!!嘿我们一个寝室欸!!太有缘分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孙昱蔷笑的花枝乱颤,“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孙昱蔷一边说一边大力拍着廖二郎的肩膀,廖二郎满脸黑线。

  “我叫叶久,树叶的叶,长久的久。”短发女生也过来向廖二郎自我介绍。

   “我叫廖二郎,姓廖的廖…”

   “二郎神那个二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chapter2:相逢何必曾相识

 “二郎,你有哥哥吗?”

  “有一个,怎么?”

  “他是不是叫大郎?”

  “……”

   “二郎啊,”

   “嗯?”

 “你怎么还不去广寒宫,嫦娥跟了八戒了。”

  “……”

  “二郎啊,”

  “干嘛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叶久抚着孙昱蔷的头发慈爱地说:“小强,快随为师回去服药。”

  “嘤嘤嘤,小蔷不吃药,小蔷要喝neinei~”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孙昱蔷,你是条疯狗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难以想象,成天穿公主裙戴粉色蝴蝶结的小公举能豪迈得像个爷们儿似的,对此,孙昱蔷的解释是,全是她妈弄的,跟她本人审美没有任何关系,她的内心其实是个cool girl。然而,廖二郎对这一说法深表怀疑,认为孙昱蔷内心是个猥琐男萝莉控。事实上,叶久才是真正的 cool girl,准确的说,是cool boy。

   叶久长的白白净净,五官调和,却顶着一头和男生无异的利落短发,据说会弹吉他,据说初中完全没用功成绩依然超好,据说性向不明,据说常有小女生来找她要电话,据说…

   孙昱蔷常常不无惋惜地看着叶久的脸:“怎么你就是个女的呢?”

    叶久伸手掐了一把孙昱蔷的圆脸,“是女的也能满足你啊。”

   孙昱蔷立马跳起来,双手护住胸部,“我是直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叫木木,是一朵莲花,准确的说,是一朵莲花精。雾灵山上,有一个很大很大的池塘,不,不应该说是池塘,该是湖泊才对。湖...
    梦王洛阅读 284评论 0 0
  • 这个生日前,周末尘列了十项计划,其中包括瘦5斤、将脸上的痘痘消灭干净、10米✖️4往返跑、纵跳摸高可以顺利通过、考...
    溪鱼XU阅读 561评论 9 10
  • “在这一生里,我们是被他人界定的,他人的凝视揭露了我们的丑或耻辱,但我们可以骗自己,以为没有人看出我们真正的样子。...
    张某某T阅读 322评论 9 6
  • “哇哇哇~~~~”刚走进家门的叮叮就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妈妈赶紧从厨房出来,看着哭着的女儿扑哧一笑,只见四岁的女...
    雨林木风雪阅读 217评论 1 3
  • 木头人 文/铺梦 *凹凸世界同人,CP向瑞金,格瑞1214生贺,瑞哥生日快乐! *现代AU,发小设定,成年设傻白甜...
    少女一个梦阅读 867评论 0 2
  • 你的冷漠已经表明 我和你相逢不相识 这只是片段 在路上 看日出 踩着皑皑白霜 呵气成冰 相同的方向和体验 感受晨曦...
    流浪猫70s阅读 89评论 1 7
  • 乔任梁 年轻的生命 因抑郁而陨落 再一次证明生命的脆弱 结束生命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结束生命同时也是一个很困难的选...
    大哥小记阅读 85评论 0 0
  • 文 艾米 心 想飞去天涯 人 却走不出一个家 有人说 心有多大 舞台就有多大 我想 心还是不要太大 心太大 怕只怕...
    月影清韵阅读 409评论 15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