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羊杂汤

那天在一家饭店阴差阳错般点了一份羊杂汤。一入口是寡淡。却不小心勾起了一些回忆里的味道。在兰州时吃羊杂汤的次数确是不少的。一个大铁桶里,羊杂、羊头,热热闹闹的熬着,翻滚着的汤汁是乳白的颜色。摊主随手夹起不同的内脏部位,手脚麻利的在砧板上切成大小均匀的块,然后一摞一摞的堆在面前的铁盘里。有客人来点了一份,抄起个碗,用手把每样内脏抓起一撮,舀一大勺铁桶里的汤,撒点辣椒,香菜,和别的什么调料,稍稍搅拌,就成了。奢侈点就再去隔壁摊子买个白饼夹上几串羊肉,能香的咬到自己舌头。

似是深冬的一晚。一个人去看苏见信的小型演唱会。然后在散场后转公交车回学校。中途下车时候路边有羊杂汤的摊子。与吃宵夜的人们一同在小桌边坐定。老板麻利的端上一碗。颇浅的碗。里面有羊肝羊肺羊肚等。撒了辣椒和香菜。膻味和香味热烘烘的扑面而来。一口一口的吃下去。厚重羽绒服里冻僵的身体渐渐暖和起来,连手都开始温暖。路灯昏暗迷离。不知那团热气有无给我抹上两朵高原红?虽说那样的夜晚在我波澜不惊的大学时光里已算是特别。却没想到数年后记忆最深的,是散场后那一碗羊杂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尕伱哈 看完电影,陈玄看了下手机,已经快凌晨一点了,没想到这电影能演这么长时间。他有点着急的对田小琴说:“都这...
    尕伱哈阅读 420评论 8 14
  • 砖家们惯用的《套路》 A股是谎言和谬论遍地的大染缸,无论所谓经济学家或官媒的发言,往往在实战上属一窍不通,砖家们大...
    赢家说_4d25阅读 23评论 0 0
  • 窗外夜,城中景 未曾如能掌控 那宁静与浮华,怎去篡改 云渐散,风雨停 愿长流千里外 勿用相逢恨晚,只要快哉
    Kelvin公子阅读 25评论 0 0
  • 闲来无事躺在床上上网渡日时偶然看到高中同学对时间的感慨。意思大概是“时间过得太快,好像昨天还是穿着校服规规矩矩做着...
    鹿呦kl阅读 59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