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的是不是都觉得自己活儿好??

张宇自从认识美沫后,他觉得自己终于等到对的人了,并且自己每一步棋都走的很对,他万分庆幸又沾沾自喜自己的雄性魅力。

美沫是中央美术学院的学生,又美又单纯,他喜欢极了,就是自己一直以来想找的小巧女生,乖乖的窝在他怀里,他一把就能搂住她整个身躯。

张宇觉得胜券在握很重要的点是他给她开苞了,并且在短时间内开发到极致,让她欲仙欲死,小女生的娇羞更是让他觉得这事儿没跑了。

他不是不知道美沫的条件好,又是北京人,家里也是中产阶级,而他在北京混了这么多年,才到市场总监,自己家是遥远南方小城市,多年伪派精英人士让他越发觉得老家女人配不上他,他值得留在北京,值得更好的女人,所以他一直在等待,同时也将自己包装的完美,健身,三块腹肌,紧身衣,经常被人认成GUY,如今快成了中年油腻男,不知道哪里来的迷之自信。

上周美沫邀请他去她家吃饭见她爸妈,他托人在免税店买了两条中华两瓶酒,一锤子下去五千块钱没了,不过他认为很值,人家北京人要的就是这个排面,女朋友还是一样单纯揽着他,果然是高档小区,每一块砖瓦都格外高贵,进屋后是欧式装修,他稳稳给自己装满气场,他也是参与过几百万项目的人,美沫父母看到他很有礼貌,在他看来是假客气,简单一顿便饭,甚至没有问他父母情况,他想可能女朋友给父母下了禁令,想到这里又觉得很暖心,走时美沫父母让把礼品带回去,他声音立刻洪亮了起来,好像要置下百万两黄金白银下聘一样底气十足,美沫父母看他这样,便客气了收下了,让女儿送他出去,女友一路相送甜甜蜜蜜,甚至送到他的出租屋来了一发。

那个晚上他几乎无眠,这事要成了?女友马上毕业,毕业就意味着可以找工作了,一旦步入社会就可以把结婚提上日程了,他太激动了,忍不住又撸了一发,美沫父母肯定已经把房子准备好了,到时候他家负责装修,北京人也不要天价彩礼,他以后就是首都的人,他家从此有了皇城根的血脉,他的孩子从小就骄傲自信,越想越兴奋,甚至想打电话给父母,让他们别操心了,这些年父母一直让他回家相亲,他一直避而不见,如今他终于把自己的终生大事搞定了,还一步上青云,说不定将来父母也能跟着过来享福,美沫是独生女,将来她们家的一切都是他们俩的。

没想到自从跟她父母见面后几天,女友一直反应一直很平淡,主动约也不出来,以前都是美沫半夜溜出来找他,他想到了,北京人天生的傲慢肯定觉得他是个毛头小子,想拐骗她闺女,不由想到她父母那张假惺惺的嘴脸,不过他不慌,活了三十多年连个小姑娘都套不住,他还在北京混什么,他这么自信是因为他觉得美沫沉迷于他的哪方面,并且美沫给了她的第一次,女人的第一次都是终生难忘的,而他让美沫的第一次,想到她欲仙欲死的表情和呻吟,他觉得稳稳的,除了他,没有第二个男人能给你这样体验,像他这样的熟手都是在日积月累中练出来的,不是一时技巧能媲美的。

这期间他出了个差,回来后女友还是不咸不淡,他主动发早晚安女友没之前那么热烈回应,他有点沉不住气,因为马上十一了,他想十一订票让女友跟他回老家拜见父母,十一的票有多难买可想而知,他都想好了,知道自己家是个三线城市,家庭也一般,所以他打算订一等座,她要是不住家里就在外面订五星酒店,是时候展现真正的财力了,更何况小女生都爱慕虚荣,花小钱办大事,这是应该的。

他想约女友出来,女友说最近排练节目出来不了太长时间,他说那我去找你吧,有事跟你说,他有点着急了,女友说那你来吧。

还是在学校门口等他,女友扎个丸子头,阳光照射在女友身上明媚美好,这小小人真让人宠爱,女友没有像之前那样一猛子扑进他怀里,还是笑嘻嘻的,你出差给我带啥礼物了,他坏坏的说你今晚过来,我给你满满的礼物。

女友骂了他句流氓,他看到女友娇羞的模样,他觉得一切没事,一切都如当初,又是稳稳的老铁。

女友说,我们最近写生准备很忙可能去不了啊,等我有时间了,我发微信给你啊。

他听出一丝不详,有点像朋友约饭的语气,很正常很循规蹈矩,又带着一丝拒绝,变了脸,什么意思。

女友也反问道,啊,没什么意思啊,我最近没空约啊。

他听到这里彻底明白了,你把我当炮友了吗,那你为什么回家带我见你父母。

女友一脸茫然,怎么了,我跟你在一起这么久,况且我把第一次给了你,我告诉妈妈了,爸爸想见一下你。

看他没说话,女友又单纯疑问道,你不会以为我想跟你结婚吧?我毕业是要出国的。

女友挑眉的表情看着他,有点戏谑有点瞧不起,这一刻他觉得她其实一点也不单纯。

张宇这时彻底呆了,深刻的回想她这句话里面的意思,这种事也好跟父母说的吗,如果跟父母说了,那天去她家就是让她父母看看夺走她女儿第一次的是什么人吗?中国真的存在这种西方开放的性教育吗,他没空理这个念头。

女友说,我得回去了,去晚了老师要点名的。

女友知道他生气了,没理他,转身往校门走,她看着女友身后的小挎包有一个GUCCi的挂饰,在阳光下一闪一闪,自己还想给人家买一等座,估计女友已经坐过头等舱了。

他觉得自己挺可笑,没房没车,自己仗着胯下之物就想让一个中央美术学院的大学生给自己做媳妇。

也许她当初就是想出国前找一个经验丰富的中国老司机来一次完美的初夜之旅,如今玩腻了,没想到他这个老司机却动了情。

再一次看着中央美术学院的牌子,他脑海里闪过女大学生的字眼,呸,使尽全嗓子眼的力量在地上吐一口痰。

往家走的路上,他给父母拨通了电话,说十一回家,主动提起了相亲事宜,说要求不高,能踏实过日子,孝敬你们人品好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