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不如死的残生

2018年腊月,我因为脑梗阻导致瘫痪,失语,四肢僵化,从此,我跌入了深渊,我的生活变得生不如死,苟且偷生。


刚发病时,我除了半身不遂,其他症状并不是太严重,可是因为脑部有出血点icon,导致我表达有障碍。


在我们区的医院里,大夫给我做了全面检查,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简单开了点药,就建议我回家静养,说我这种情况,就是呆在医院里,恢复的也很慢,还不如回家静养,假如有条件,就去康复中心做康复,也许会有助于恢复。


我心里明白,我回了家,只能让病情更严重,最好的办法,就是马上转院,去医疗条件更好的省城医院求诊,可是,我无法表达,只能无助的任凭我的大儿子和我老公做决定,把我拉回了家。


我愤怒的瞪着他们,为自己无法决定自己的生死而悲哀愤怒!


在医院里,一个好心人对我儿子说“你妈妈这种情况,还是转到省级大医院去复诊看看,人家医疗设备先进,会有更好的治疗办法,我们村一个老太太也和她差不多情况,经过大医院大夫诊断治疗,又辅助针灸推拿,现在基本能自理!这病,可不能耽误!”


我向他投去感激的目光,可是,我儿子和老公却没有听取人家善意的提醒,他们商议以后,决定带我回家静养,由我老公帮我针灸推拿。


我听到我儿子和他父亲讨论时说“既然大夫说不需要住院,就回家静养吧!以后,你也别干活了,专心照顾我妈吧!”

而我那个一向固执己见的老公也说“回就回吧,不就是针灸推拿吗,大不了我买本书自己学着给她针灸!”

老天爷,他一辈子都没学过针灸,却要在我这个无法说话的哑巴身上做实验!


我无声的哭了,泪水不争气的淌到枕头上,我儿子却说“我妈大概想家了,咱们还是回去吧!”


我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儿啊,想你生病时,做娘的拼了命也要给你治好,没有钱哪怕卖血也要给你找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大夫,病在你身,疼在娘心!有一口吃的,娘得给你留着。怎么到了娘有病时,你就这么放弃了呢?


还有我相濡以沫三十多年的丈夫,你咳嗽,我夜里也要起来给你倒水,你病了,我衣不解带照顾床前,洗衣做饭从无怨言,怎么我病了,你就这么不当回事,我也是一条命啊!


我不能动,不能说话,因为愤怒,我似乎病的更重了。

回家以后,我得身体由半身不遂,逐渐变成全身瘫痪,手脚全部僵化,舌头僵化,我彻底失语了,我除了还有一个能够思考的完整的大脑,一双能够看到一切的眼睛,和一双能听到声音的耳朵,其他的全部失去功能了。


能思考,能听到,能看到,是我的悲哀!


我有三个儿子,老大在家开超市,老二老三在外地工作,因为他们不能对我照顾,所以一切决定都是我大儿子和老公做主。


邻居们来看我,都提议让我儿子带我去大医院去看看,他们父子也敷衍的答应着,说等有时间去看看,我心里又升起了希望,可是,人家

一走,他们又说去哪里都没用,这病也不是一下两下就能好的,慢慢养着吧!


我一次次失望,绝望,愤怒,亲眼目睹我的老公拿着针灸学书本在我的身上找穴位,看他把一根根针在我的身上扎来扎去,我像看他扎别人,我也没感觉,只是觉得悲伤。


如今,也过去好几年了,我儿子不能说不孝顺,他包揽了所有的活,让他父亲专心照顾我,可是,他不知道我心里的悲哀和委屈。


我固执己见的老公,我不能说他坏,因为他每天面对我这个活死人,端吃端喝,端屎端尿,可是,我仍然恨他!


他有时候会不耐烦,因为我虽然无法说话,却可以嘶吼,用歇斯底里的声音,像野兽一样的声音怒吼。

那时候,他会掐我,打我,把我推到太阳底下晒,或者,让我穿着尿湿透的衣服不给我换,我吃药的时候,因为我会拒绝,他会扯着我的头发猛灌,我会愤怒,但是,我感觉不到疼,我只会愤怒!


我儿媳妇,我没病时,对她很好,孩子我带,活我干,她每天只会打麻将,那时候虽然她也不太喜欢我,至少还看在我待她好的份上不怎么怼我,自从我病了,她也会对我打耳光,谩骂,甚至,把我连人带车推到。


我活着,就是等死,偏偏就是不死,我想死,可我连死的能力都没有,我每天都在煎熬着,尽管各种折磨我身体无法感觉,也不会疼,可是,我的头脑是清醒的,我的心会很疼!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解脱,我在心里祈祷了那么多年,可是,没有谁能够帮助我解脱。


我无时无刻不再后悔,后悔当初没有好好待自己,总是把儿女,丈夫放在第一位,假如我能说话,能写字,我会把我的故事告诉所有女人。

别以为世上所有的美好都会降临到你那儿,要早早学会爱自己,安排好自己的一切,包括生病以后,儿女,不是不孝,是他们不会感同身受,丈夫不是不好,是他们总会固执偏执!


也许,不久我就会离开人世,不久就会解脱,我多希望我的一切不要发生在别人那里,因为那种伤,痛彻心扉!


(此文源于一个真实的故事!一点不夸张,而且还省略了好多让人难以接受的细节!之所以以第一人称写,也是怕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