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纪 | 第十一课 居然快奔三了...

2018年1月14日 @ 肇嘉浜路

老实说,在读《大学》前半部的时候,很期待早点看到后半部分的“治国平天下”。

小时候读武侠和科幻小说读得多,总喜欢那些或一览众山小或快意恩仇的视角,想着到了治国平天下,应该多少有些文韬武略的东西。

没想到真读到了后半段,是反反复复地推己及人、齐家而后治国,政教结合... 反而有些惘然。这就好像小女生和网友相谈甚欢,脑海中无数次勾勒着高大英俊,日日盼着见面后浪漫的桥段,然而末了,却发现对方也不过是个平凡无奇的邻家男子。虽谈不上失望,却也有淡淡的失落。啊,原来这就是你...

其实心里下一句是,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 毕竟这样的“套路”,看似顺理成章无可反驳,却又无处下手。其实心里多少有点知道,哪会有什么一击即中的标准答案啊?

反倒是开始学着,和没有答案的不确定性共处。

18年开年到现在,虽然还没过多久,但是感觉生活已经翻了篇,进入到了一个新的乐章。类比交响乐,应该是从第一个快板的疾风暴雨,进入到了第二个慢板吧。

能开始感觉到,曾经因为年轻不更事而躁动的心境,慢慢开始沉稳。也能边蹒跚着向前,边告诉自己,别着急,也许等一等,答案或变化就会慢慢浮现。

而有趣的是,让我体会到这种踏实的沉定感的,反倒不是什么书上高级的理论或者哲思;真要说那些让我感到愉快的领悟,反而是去年开始学的滑雪。

滑雪有几个基本的技巧,最基本的后刃(让你能站起来),后刃柳叶飘,前刃,等到前后刃可以切换自如,基本就可以在雪上灵活调整和控制速度方向了 -- 应该说到那个时候,你才能真正享受到滑雪的快乐。

去年初第一次滑雪,请了老师很快就入了门,之后就开始连滚带爬的摸索之旅,学到柳叶飘。年末,第二次去雪场,虽然摔得屁股尿流,但是有些看起来还不错的进步,找到了一些换刃的感觉。于是很有动力在跨年之前,又去了一次。

第三次的体会挺复杂,开始明明感觉似乎掌握了换刃的技巧,但是一旦上了中级的雪道,却控制不住一次次的摔倒,摔得严重的时候,痛得在地上几分钟都爬不起来。感觉陷入了瓶颈,差一点沮丧到放弃。

经过和先生的交流,以及对身边好手的观察,终于有一次,我发现其实想要控制好方向,我的重心和身体,反而要压向前方;也就是说,越担心失控,想要控制速度,越要把身体放松交出去,把重心压向前侧,反而能够控制。

了解并且实践到这一点的那一刻,我知道这就是我的“Aha moment”,心中的愉悦难以言说。因为一瞬间,似乎曾经读到的道理,在现实中演练出了答案:

1)对的方法,有时候是反直觉的

2)突破瓶颈期,会进入到一个新世界(而且让你知道,水滴石穿带来的改变的快乐,是一蹴而就所无法取代的)

最近读书,还有两个很好的启示,算是一个小小的呼应:

1)恐惧决定了你的边界,每一次突破恐惧,都是在拓展边界(嗯,100%适用于滑雪;以及,别的很多事)

2)如果你确有能力,你就会非常清楚你能力圈的边界在哪里(其实想想还真是,认为自己无所不能,是不需要花费任何时间精力的,只需要你有一颗年轻狂傲没见过世面的心;而能找到自己的边界,并下定决心不断去拓展它,才是真正耗费心力和区分人与人的标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