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一、

十四此猫,橘而不肥,瘦瘦小小的一只,挤在同样羸弱的难兄难弟中,显得特别不起眼。

但我一眼就看中它。

大抵人生中的每次邂逅都是一种奇妙的缘分,情爱如此,我与十四亦如此。到底缘何被吸引,我至今也未曾想明白,若要细细回想,又觉得自己怕是迷上了那双眼。

十四的眼睛很特殊,至少在我所见过的所有猫中最特殊。寻常所见的猫,眼睛清澈,瞳色清亮,平生见过最美的一只眼,莫过于旅行途中的偶遇,本想同路边的人家讨口水喝,刚一打开车门,脚面上一边扑上一只猫,左边的狸花阴阳脸,右边是雪白鸳鸯瞳,雪团一抬头,左眼着实美极,蓝白分明,仿佛藏着羊卓雍错,蔚蓝的湖水里砌了半座雪山,以至于车开出老远,依旧心心念念。

而十四的眼并不同。认真说起来,它的眼睛颜色浑浊,像是打翻了调色盘,蓝绿混在一起,缭绕出几分梦幻的混沌。每次看它的眼睛,都想起小时候喜欢收集的玻璃球,其中有一颗就是这种颜色,迎着阳光,仿佛看见天空之城氤氲的云脚。

因为罕见,所以珍惜,一得到就恨不得珍而重之的藏起。

缘分真的是一种奇妙的东西,像十四,只一个眼神对视,我就知道必须要把它带回去。

卖家赠了只笼子,但我不忍十四被禁锢在里面,于是小心翼翼托在手里。它好轻,像一片羽毛,四爪轻轻按在手心里,微凉,仰头懵懂的看着我。

我简直要溺死在那清澈温柔的眼神里。

二、

回家的路上就忍不住炫耀我的十四。朋友笑言,不久你就瘦了。彼时我刚租下房子,正是一穷二白之际,还想着自己少吃两口没关系,不能饿着我家十四。

天阴欲雨,寒风乍起,我怕它冷,将它揣进怀里。它藏在外套后,露出一只眼,偷偷瞄我,含羞带怯。

我揣着它,心里有如初恋般甜蜜。

回家又是一场兵荒马乱。自己吃饭的家伙不舍得备齐,先紧着小家伙,连猫砂盆都买了最大号。谁叫十四是橘猫呢?十只橘猫九只胖,还有一只特别胖,我只怕它日后长大,解手的时候觉得压抑。

相逢是缘,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我们两个相依为命,我想看它慢慢长大,长成一只橘猫应有的样子。

三、

我喜欢十四,我想十四一定也很喜欢我。

它进门就不认生,象征性的巡视完领地便蹲坐在门边,我走到哪里,它的眼神跟到哪里,到后来更是学了狗的习性,我若是在一个地方停留的久了,它就试探着迈步,蹒跚着向我走来。

像一个初学步的稚童,眼里只有方向,而方向是我。

平生未见过这么大胆的猫。相识不过片刻,却肯全身心交付于我,喂给它的食物,定要尝我手心里那些,我若坐在沙发上,定不会去我床上趴着。我刚在地毯上跪坐下,它又起身,奶声奶气冲我叫,隔着一段距离,轻轻扑到我腿上趴下。整理杂物的时候,它伏在我腿上,默然不语。本以为它睡着了,我就连动作都不自觉轻柔几分,然而偶一低头,便恰好溺进它眼里那片温柔的海。

至死不愿离开。

渐渐我发现,它总喜欢静静望着我,即便被我发现也从不闪避,执拗的与我对视。云烟样的眼瞳,映出我黑黑小小的影子,每一次晃动,都似乎搅起层层涟漪。

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被爱着。

我的十四简直是个天使。

四、

也许天使永远无法在人间长久停留。

不过几日光景,它迅速消沉下去,由一开始的安静,渐渐转为萎靡。

我抱着它求医问药,意外得知这是星期猫。它这样小,又这样羸弱,连血管都不好找。

我只能为它保守治疗。

它似乎每过一秒就虚弱几分,我仿佛能看见它的生命从它小小的身体里流逝,但那双眼睛,依旧明亮至极,安静的注视着我,好似没有痛苦。

清晨惊醒,见它伏在我枕边,垂着头全无生息,而不像往常那般醒来就撞进它的视线,我一时慌神,轻轻托起它的头,见它瞳孔放大,口鼻泛白。

那一瞬的感官全部麻痹,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想些什么,慌张的冲泡一点羊奶,用奶瓶慢慢喂给它。

十四天性同我相似,连讨厌喝奶这一点也是。尚且有些精神时总会百般抗拒,我只能磨碎奶糕让它慢慢舔舐。

现在它总算听话了。可我多希望它能像以前一样,孩子气的推开奶瓶,哪怕再让我手上留几道伤痕也甘之如饴。

五、

片刻后它奇迹般转圜,有了些精神,鼻尖泛出一点粉嫩,又睁大了眼睛看我。

瞳孔恢复成正常大小,又有精神推开奶瓶了。我又心疼又无奈,笑骂这小家伙,混蛋随了它爹十成十。

我灌一瓶热水,用毛毯裹住,放到它身边,想要让它感受到一点温暖。它把小爪子伸出被子,我试探着伸出一根手指,它就把爪子搭上来。

我慢慢揉捏着它的小肉垫,轻声和它商量,十四,十四,你坚强一点好不好,我会一直陪着你,看你慢慢长大,我要把你养很胖,胖到压塌炕。

它仿佛听懂了,瞳孔澄亮,像碧波里泡着的恒山墨玉。它看着我,轻轻勾了勾小爪子。

我差点哭出来,觉得苦尽甘来,在心里默念,那就这么说好了,这是一定要遵守的约定啊。

六、

可是十四还是走了。

它没能撑过当晚,那个一定要遵守的约定,大概是它回光返照时候对我、对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点眷念。

弥留之际,它已经痛苦至极,仰着头艰难呼吸,每一次喘息,都要痛苦的哀叫。

细细的小奶音已经沙哑,而我除了不断抚摸它别无他法,甚至不能代它承受分毫。

我趴在地毯上,想离它更近一点。这次它的眼睛里已经没有我,只茫然睁着,不知看向何方。

急促的呼吸慢慢沉寂。

我抱起它小小软软的身体,扶起它无力垂下的头,却再也见不到那溺死人的温柔了。

曾听说眼泪不能滴在死去的人身上,免得那人难过。我不敢落泪,怕十四远行不安。

而我能做的,只有亲亲它,予它一副纸盒做的棺材,和一个小毯子而已。

七、

它逝去时是深夜十点多,我孤身下楼,捧着它的小棺材,每走一步都觉得不可思议。我的十四就睡在这里么?它明明应该安安静静的伴我左右,只有在看向我时,才奶声奶气的呼唤。

可它确实永远睡着了,就算我打开盒子,再怎么用力的看,也永远见不到那双难忘的眼睛了。我把它埋在一处安静的角落,蹲在它小小的坟前,茫然无措。

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只是想,小小的十四孤身上路,会不会冷,会不会饿?

一定会饿的吧,它生前已经吃不下什么东西了。

人逝去时往往有诸多贡品,我想不到我还能给十四什么,索性买了包烟,撮土为坛,为十四敬上一根,又给自己点了一根,一吸气,平生第一次感受到烟草呛喉,辣的我默然泪下。

十四就像我小时候的那颗玻璃球,心里喜欢的要死,但转头就忘了被自己藏在哪里。

不管多舍不得,多难过,它也还是丢了。

我余生都不可能遇见下一个温柔懂事的十四,不可能遇见这个在最后的日子里,病重如斯,还会坚持自己去猫砂盆的十四,令人心疼的十四。

我打开手机相册,回顾它生前的影像, 看它睁着那双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我透过那双眼睛,看到自己黑黑小小的倒影轻轻晃动,感觉自己被它印在了心底。

十四,愿你来生依旧是个天使,平安长大,全无忧虑,若你愿意,请让我再次遇见你,哪怕只是擦肩而过,也请你略略驻足,用你那双独一无二的眼,把我深印心底。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十四行诗三十一 你的胸怀有了那些心而越可亲 (它们的消逝我只道已经死去); 原来爱,和爱的一切可爱部分, 和埋掉的...
    夜蚺阅读 1,196评论 0 8
  • 每一次得以入睡的时刻对我来说都是一次自我埋藏,似乎只要这样我就可以不用再面对一些东西,我可以做我的梦,失去我的意识...
    上帝知道阅读 65评论 0 0
  • 跟一个自以为通晓禅机的痴汉杀了一回合! 痴汉言,你心在哪里? 言,在你心里! 痴汉笑,就知道你水平次,佛性不可言,...
    纵情嬉戏天地间阅读 63评论 0 1
  • 文/婉兮 “谁都想生在好人家,可无法选择父母。发给你什么样的牌,你就只能尽量打好它。” ——东野圭吾 认识并正视原...
    婉xi阅读 3,798评论 23 112
  • 今天是“读书日”,所有的电视节目,媒体推新都跟书挂上了关系,仿佛只有这样子才对得起4月23日“读书日”这一天,只有...
    果然壹陆阅读 18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