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在这本书中都将看到那个失落的自己!

96
菜菜小桃子
2016.02.02 16:14* 字数 3218

看《无声告白》的时候我的内心也是极度压抑的,同时也在这本书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相信每一个看这本书的读者都可以在书中找到自己的影子。我们是莉迪亚,是内斯,也是汉娜,我们被父母关注,忽视,打击,同时我们也被来自父母不断的期许给束缚。

在家庭中,我们只会表现出被爸妈看到的那一部分

书的开篇是莉迪亚死了,在莉迪亚死后,她的父母和哥哥一直都不相信莉迪亚是自杀的。因为他们自认为了解他们的女儿,她勇敢上进,而且有很多朋友。并不是像警察调查的那样:她生性孤僻,而且作为异国组合家庭的混血儿,她很难在人群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面对警察关于“自杀”的判断,父母都在极力否认。但是他们看到的莉迪亚只是在他们面前表现出的莉迪亚,那是父母期待的莉迪亚的生活状态,却不是一个真实的迪莉娅。

莉迪亚遗传了母亲的蓝眼睛和父亲的黑头发,父母深信莉迪亚的出现一定能实现他们年轻时无法实现的愿望。于是母亲把她年轻时当医生的愿望灌输给莉迪亚,父亲则希望莉迪亚摆脱离群索居的局面,他送给莉迪亚关于社交指南的书和漂亮的项链,希望莉迪亚获得更多的朋友。

莉迪亚在爸妈的双重期许下,变得乖巧听话。无论母亲要她做什么,她都会说是的是的,以此来博得母亲的欢心。她会在楼梯口假装给同学打电话,因为这样父亲就会感到很满足。

童年时家庭发生的事情,会对我们的成长产生极大的影响

莉迪亚之所以违背自己的本心去讨父母欢心,是因为害怕,她害怕看到父母失望的眼神,也害怕自己没能达到父母的期许,更害怕自己的家庭会因此变得分崩离析 。因为6岁那年,母亲毫无征兆的离家出走,继续追寻自己的医学梦。但是弱小的孩子不知道母亲出走的目的,只单纯的以为妈妈出走是因为自己没做好。母亲的出走,让莉迪亚的家庭处于崩溃的边缘。当时6岁的她便许下诺言:“只要母亲能回到家里,她将听母亲的话,满足母亲所有的愿望和期许”。

父母的双重期许就像是纷纷飘落的雪花压在她的心口,她已经开始感觉到,继承父母的梦想是多么艰难,如此被爱是多么的令人窒息。但是幸好在这个家庭里,还有哥哥内斯能够理解自己,内斯总能在最后一刻温暖的托起她的手,让她不至于沦陷。

当哥哥要去哈佛读大学的时候,她内心里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也塌陷了。莉迪亚才意识到,她不仅恐惧爸爸妈妈的离开,更恐惧哥哥的离开。但是她所有这些内心里的挣扎和异常,他的父母和哥哥都未曾发觉。

当有一天我们不再渴求外在的认可的时候,我们便能重获真正的自由!

莉迪亚在凌晨2点的湖边已经彻底的想明白,她要告诉妈妈自己并不喜欢生物,也不想当医生。她要将爸爸送给她的书和项链还回去,他再也不要假装打电话,她再也不会假装成另一个人,她要告诉自己的哥哥内斯,你走了也没关系,他不必为她负责,他希望哥哥在哈佛度过美好时光。

但是当莉迪亚真正想要做回自己的时候,湖水已经将她彻底吞没。她生命的终结换来了父母的追忆和对自己往昔的审视。

也许是因为这段时间学习心理学,看书的时候会不自觉的往心理层面想,而这种来自于家庭的感受也更为真切。看心理学最大的感受是:“我们现在身上所存在的性格矛盾和缺陷在我们的童年和原生家庭中都可以找到根源。”

书中的第二章便提到:“莉迪亚的死,跟她的父母有关,也跟她父母的父母有关。”因为很久以前她的母亲就失踪过,他父亲把她母亲找回了家。因为她的母亲最希望与众不同,而他的父亲却最想要融入人群,而这两件事都是不可能的。

莉迪亚的父母都生于美国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时候美国的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还很严重。莉迪亚的父亲的父母是从中国偷渡来美国的,当时在人群中的中国面貌让他饱受歧视,他在人群中一直显得格格不入,他最渴望的就是融入人群。

莉迪亚的母亲是一个从小成绩优于男性的女孩,她喜欢手工课而不喜欢家政课。她一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成为一名医生,摆脱母亲只守在家中的状态。然而他们的愿望都落空了,于是莉迪亚的出现,便让他们年轻时的愿望有了承载的载体。

心理学上说,我们性格的形成很多时候都来源于我们的父辈以及父辈的父辈。我们很多时候不愿承认我们的身上有着我们父母不可磨灭的影子,尽管有些影子和习惯是我们自身所厌恶的。但它真实的存在却无时无刻不提醒着你,我们深受父辈的影响。

原生家庭和次生家庭

同时,我们在原生家庭里的家庭关系,在我们长大之后,对我们结婚生子的次生家庭也会造成极大的影响。原生家庭是指我们从小长大的家庭,次生家庭是指我们长大后结婚生子的家庭。虽然莉迪亚的父母在他们结婚之后彼此之间就达成共识,互相之间不过问彼此的过去。但是他们的过去,以及他们从小的家庭环境无时无刻不影响着他们的生活,同样也影响着他们的孩子。

小孩子的内心世界都是极度敏感和害怕失去的

每个小孩都渴望拥有爱,特别是当这爱是来自于父母的时候。一旦父母之间吵架或者是发生争执的时候,小孩都会表现的特别乖特别听话。或者是另一个极端,那就是特别吵闹和叛逆以此来赢得父母的注意。因为只要自己吵闹,生病,或者闹出一些事情。父母的关注点就会放在自己身上,从而停止争吵。

在孩子还很小的时候,如果父母双方发生争执,或者父母之间有一方突然之间离开了一段时间,小孩的内心是极度恐惧且缺乏安全感的,因为她会觉得是自己没有做好,所以爸爸妈妈抛弃了自己,并且不爱我了。书中的莉迪亚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例子。母亲突然之间的出走,她以为是自己没做好,所以当母亲再次回来的时候,她会顺从和满足母亲的所有愿望以此来获得母亲的爱。

青春期的自我怀疑和叛逆

心理学上说,每个人一生成长过程都有两个心里状态的危险期,一个是青春期一个是更年期。因为来自家庭角色和社会角色的变故,心里上会承受很多以前所没有面临过的压力。我们看很多的社会新闻,小孩子在青春期自杀的现象会很多。

孩子小的时候,自我意识比较弱,她们习惯于做父母的乖小孩,等到了青春期,孩子自主意识觉醒了,他们有强烈地“做自己”的需要,于是开始叛逆和自我怀疑。16岁,正是莉迪亚的青春期,父母之间的双重期许已经让她感到窒息压抑。面对日益下滑的成绩以及父母热切期望的眼神,她处于奔溃的边缘。

很多时候,青春期的小孩最害怕的就是父母通过自己的成绩来决定施与我们多少爱。很多孩子承受不起考试失利的打击,并不是因为考试失利会在学业上带给他们多么严峻的影响,而是他们害怕自己因为成绩差,父母失望的眼神,并且害怕父母会因此而不爱她。

上个月去上心里咨询课的时候,老师就提到:处于青春期的孩子,父母们只要告诉孩子:“成绩好坏并不重要,不管你考的怎样,我们依然爱你。”

青春期的父母面对小孩子的叛逆,不要一味的指责和漠视。他们需要的是爱和理解,来自于父母无条件的关心和爱护。还有,不要因为小孩子的乖巧而感到自豪和骄傲,有时候不乖反而是一种好处。

上次在上心理课的时候,老师就举了这样一个例子。她说自己在接待心里咨询的时候,有个患者像她抱怨:“自己的小孩,多动,不听话,而且会经常对家长的话表现出反对和叛逆,还会对爸妈提要求,完全不像别人家的小孩那么乖。”当时老师就对这位朋友说:“恭喜你,因为你家小孩把你当自己人,而别人家的乖小孩只是把自己的父母当做外人!”

有时候孩子表现的乖巧体贴,并不是自我的真正意愿,而是因为害怕失去,害怕父母失望的眼神,或者他们渴望得到来自父母的爱和关注。他们通过委屈自己的心意来迎合父母的需要。而这也是我身上一直存在的问题,在家的我是个乖小孩,但是我真实的内心世界并不如此。在离开家的场合而我会大声的说话放肆的欢笑,而在家的时候,我连接到朋友的电话时,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因为在父母面前我放不开,也没法真正做自己。

不过这并不是我害怕自己的父母,而是十几年的家庭环境造就了现在的自我,在家里的时候我们习惯于表现出父母期望看到的模样,而忘记了做真正的自己。而真正我们需要的则是像《无声告白》的封面说的那样:“我们终此一生,就是要摆脱他人的期待,找到真正的自己”。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学习心理学的最主要初衷!

希望每个人在成长的路上,都能找到真正的自己!


书评影评歌单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