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来香几度寒窗 (1) 旋转木马的偶遇

第一章 旋转木马的偶遇


  游乐园里,到处都是嘻嘻闹闹的声音,李薇晨早就买好了票,准备去坐旋转木马了,可惜只有一个位子了,她赶紧坐下去,突然一个恕不相识的男生走到李薇晨的前面,冷冷地说,“这位小姐,请你有一点秩序道德好吗?这个座位是我先看到的,按理来说,也应该是我先坐的。”“我说,这位先生,什么叫你先看到的座位啊,这个座位明明就是我先看到的,也是我先来到它前面的,好不。”李薇晨的一条细腿都准备踏上马鞍了,就有一位莫名其妙的男生跟她抢位子,顿时火冒三丈了。

  “这位美女,不是这样的哦,我在大老远的榕树下就看到了旋转木马仅仅剩下一个位子了。你把位子还我就是了。我可不会像你这么没有礼貌,抢别人的位子来坐呢!”男生用一种冷漠到极点的语气缓缓地说。

  “你这人怎么这么讨厌呢?区区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没有大气度精神呢?不就是一个座位嘛,我不坐了,我可不像某些男人,虽然看起来一副外表文雅的样子,也不过是个虚假的装饰而已。”李薇晨淡淡地说,心里一点也笑不出来。

  听到这,男生脸上的得意全部都消失得一干二净,似乎有一丝失望从他的眼眸里掠过,他眼神坚定地说,“我就是喜欢跟你抢座位,你又可以奈何得了我吗?”

  “你……我现在没有时间和你理论,我还要去踩鹅卵石呢!”李薇晨扫兴地走了,边走边想,我今天是怎么的啦,好不容易可以抛开学业上的压力,出来玩玩,竟然碰上一个跟她抢旋转木马来坐的男生,还说她没礼貌呢,我可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哈哈,终于可以坐了,真是太开心了。”男生的脸上都洋溢着阳光般的笑容,伴着音乐,他在木马上一上一下,一圈又一圈地旋转着,他似笑非笑,脸上的表情捉摸不透。

  这位就是畅芒峰集团董事长的儿子赵骞逸,一张清秀帅气又俊逸的脸特别招人喜欢,阳光地如新开的花儿,灿烂得不带任何的污渍。他的右手上总是戴着一块蝴蝶扣间金黄色的手表,孤单的日子里,发呆的黄昏里,雨滴滴的屋檐下,这块手表就是他最信任的伴侣。

  赵骞逸专注地看着李薇晨那远去的背影,渐清渐远,本以为她会回头看看自己的,没想到她却倔强地连头也不回,赵骞逸的心里竟有如刀割了千万刀的痛。从小到大,他是万人心中的阳光俊男,在学校里,他被称作“万人迷”。有一次,在他十岁生日的那天,班上二十多个女生都给他写了表白信,并送上了生日的祝福。这件事轰动了全校,成为了当年被讨论最多的话题。赵骞逸一直看着李薇晨渐渐远去,他的嘴角微微上扬,暗暗地说,“你真的不考虑回头看看我吗?你可不要后悔!”

  气恼的李薇晨随便找了张凳子便坐下,蓝天里,白云匆匆;柳荫下,嫩叶飘飘;情侣手中,花香沁人心脾。突然她的手机震动起来,她拿出手机一看,是结拜姐妹余彩馨打来的。李薇晨按了接听键,那边传来余彩馨嚎嚎大叫的哭声,“薇晨,我失恋了。林薛栋跟我分手了。我现在很害怕,自己一个人真的很害怕,我快,快撑不住了……”听着姐姐余彩馨悲痛欲绝的哭声,李薇晨的心也难以平复宁静,赶紧安慰她说,“彩馨姐,你不要害怕,你还有我呢。你现在在哪里,我过去陪你!”余彩馨抽泣着,“我现在在海边呢。”说完,她又大哭起来,哭声一次比一次大。

  李薇晨在路边拦了辆车,希望尽快到余彩馨的身边,真担心她会想不开,然后干些不要性命的事情来。据李薇晨所知,余彩馨和林薛栋恋爱已经有两个月了,平常看他们恩爱的样子,真是令人羡慕到极点,她也想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了,竟然没想到他俩这么快就结束了,想要爱,却难以长久,这也许是姐姐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的原因吧。

  音乐停了,赵骞逸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挫痛砸入心中,李薇晨始终没有回头看一眼他,他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又抬头看了看树影下,咦,刚刚还看到李薇晨在的,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人影了呢。赵骞逸立刻跳下木马,四处寻找起来。柔和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眉毛紧紧地皱着,很是着急的样子。

  一会的功夫,就到了海边,熟悉的身影映入了李薇晨的眼帘,伊人独坐沙滩上,海风不时地吹乱柔顺的丝发,任凭它乱吧,乱也动人,可惜已没有观赏的人了。李薇晨轻轻走到余彩馨的身旁,她还在低声哭泣呢,完全没有发现妹妹的到来。见到姐姐哭得眼睛都肿得像被黄蜂蛰了一样,李薇晨怒气冲冲地说,“可恶的林薛栋,竟然敢欺负我姐姐,我找他教训去。”

  听到李薇晨的声音,余彩馨猛然抬起头,看到是妹妹来了,就哭得更厉害了,边哭边说,“我就不该相信他的甜言蜜语,所谓的我爱你,不过是为了骗取我的纯洁而已。我怎么就那么单纯,相信了他是真心对我的。我怎么就相信了他呢,我真的,真的太笨了……”说完,就把头依靠在李薇晨的怀里,继续她的大哭。李薇晨静静地听着姐姐的哭诉,心想,对于没有经历过爱情的自己,该怎么去安慰姐姐呢,“彩馨姐,你不要过度伤心嘛,这都会过去的。”

  “此时此刻,我所有的美梦都破灭了,我以为以后可以和林薛栋相惜相守一辈子的,为什么上天要这样对待我呢,我什么坏事都没有做过,不该这样惩罚我的啊。”余彩馨疯狂地跺脚,狠狠地踩着沙滩上软软的沙,心有多痛,脚就有多用力地踩。

  夕阳西下,天边有几只海鸟在欢快地飞来飞去,只要稍微不注意,就消失得永无踪影了,它们并不会知道下一刻今天的落日也即将逝去,成为永恒的不可再见的瞬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