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窝的母鸡

闲来无事,先生提议整理一下家里的邮票,集邮册我已经整理收纳得很好了,他又提议整理不成册的老邮票,反正闲着,看他嘚瑟一下也无妨。

看他如数家珍的讲着如何得到每一张老邮票的故事,倒也有趣,偶尔我下意识地用手整理放的不正的邮票,他都急忙挡开我的手:“别用手,碰了就不值钱了”,“切,守财奴,最后这些还不是都留给儿子,说不定一下子都给你卖了!”

“我那本黄色的集邮册呢?”

“都在这橱子里了,自己找吧!”

“没有啊,那本最值钱啊,除了四方联就是全张……”先生急起来,嘴角向下拉着张着嘴,如果不是手术后嗓子还没恢复好,后面肯定会跟着N个“呀呀呀”,可以和京剧花脸情急时发出的“哇呀呀呀”媲美。“是不是我住院的时候你偷偷给我卖了……”

这一盆水泼的,“什么叫给你卖了,你不是说家里的东西都是我的么?”

“对对对是是是,你快把'你'的那本集邮册找出来吧!”我怕他真着急,走过去弯腰把一个盒子抱出来,打开盒子,那本黄色的集邮册和一些字画放在一起,“是这本么?”

“对对对,太好了,太好了!”先生脸上绽放出孩童般灿烂的笑容,那种笑容只会在两种情况下出现,一是谈到钱,二是谈到他心仪的美女。

“你这会儿的样子活脱脱的一个严监生啊……国外有个葛朗台,中国有个严监生,家里有你这个守财奴……”

“严监生是谁?给我讲讲”

“他呀,临死伸了两个指头,总不肯断气;家里的人有说为两个人,有说为两处田地的,她老婆走到跟前说:只有我能知道他的心事。爷,你是为那灯里点的是两茎灯草,恐费了油,我挑掉一茎就是了,说完走过去挑掉一茎,转过头再看严监生,点一点头把手垂下才没了气,你是不是很像他呀?”先生抬着下巴,用手揪着没刮净的一根胡须,嘿嘿地笑。过了一会儿又叹了口气说:“我最遗憾的是我小时候央求我爸出差的时候给我买一方猴票,当时8分钱的猴票卖3毛6一张,我爸说:明明8分的邮票,凭什么卖3毛6!就没有给我买,后来猴票一张涨到几千,四方联卖到几十万了……如果我有钱,一定了了心愿!”

和儿子打电话聊起整理邮票的事情,告状说:“你爸爸竟然说我偷偷卖了它,儿子,你说妈妈什么时候把钱看得像他一样呀?”

“他这不是找事嘛,妈妈你别生气哈,在家憋久了,大家都好好的。妈妈,你养过鸡么?”儿子向来情商够高会哄人。

“怎么讲?我小时候养过鸡。”原本也没生什么气,很想知道儿子又想如何劝说我。

“妈妈,这个母鸡啊,进了自己的窝,你往里放什么它没事,你要往外拿,它就急了。你别看它是鸡,它对数有概念,你拿一个鸡蛋,你给它放一个土豆它也没事,我爸爸就有点像它……”

儿子话没说完,先生在一旁说:“我怎么像它呢,我知道真假,你给我假的我能看出来!”

无语爆笑,笑毕,我斜着眼笑着对先生说:抱窝的鸡太难听,我再送你个绰号吧,以后叫你珍妮……”

儿子在电话的那端又大笑起来……“妈妈,够狠!”

“珍妮”的笑话是先生曾讲给我听的,因我吃饭挑剔,他就讲了这个笑话给我:有个顾客在西餐厅吃饭,她反复挑剔煎蛋要几分熟,侍者端上来她不停地问煎蛋是不是按她的要求做的,侍者不胜其烦:女士,完全是按您要求做的,另外,下这只蛋的母鸡叫珍妮,您还满意吧?!”

这次,终于借此机会还给先生了,开森!

此刻,先生正在电脑跟前一张一张地查找每张邮票的时下行情,估计疫情防控期间的日子有事做,好打发了!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