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字为暖(3)

字数 12999阅读 31

秦风幻耸耸肩,然后走进教室,算了,多了一个笨笨的徒弟。黎落尘看着好像也没什么事了,于是跑去书店买了几本书,书店里的人基本都认识她,不怕没客!家里的书柜塞满了书,已经放不下了,而且每一本都特别花,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数字,文字,符号,就连她的鞋柜都塞满了笔记本,每一本课本都做了笔记,还是看着教学视频做的。黎落尘还有一个优点,就是她很执着,她认定的事,就一定要完成,一定要出色的完成,她心里知道夏灼很完美,她必须变得更好,才能和夏灼相提并论!买完书,她去直接去了菜市场买菜,买完菜之后没回家,而是去了篮球培训班。七点半了,她又赶回去,每天就像行色匆匆的小丑一样。“爸,妈,吃饭了!”黎落尘端着汤出来,然后坐下,等他们一起吃。“今天那么晚!”黎宸看着她说。“我要比赛!所以练得晚了点!”黎落尘低着头笑了笑。“你好好比!”沈落相信自己的女儿,三个月的训练,怎么着也得有改变啊!

黎落尘比赛那天,夏灼只给她打了个电话,黎落尘骂了一句“死没良心”就挂了。她到了学校,心里好紧张啊!九点很快到了,比赛开始了。黎落尘防守,人家七班厉害得要死,个个都死命地抢,管你受伤不受伤,像她们这样的,教练只是略微讲了一下,没有细细讲,大多是讲技巧,教动作,三分球,两分球,一分球,还要和教练一起打。黎落尘看着她们这么鲁莽但有效的攻法。要死啊!不躲开会被撞死,躲开又输球!她们怎么这么厉害!那特快班岂不是要虐死我们三班?黎落尘看着七班的那些女生,又看了看队友,我去!这身形相差太大了!人家堪比男生,这些个弱不经风的女生,她怎么就给摊上了呢!黎落尘想了一下,应该怎么智赢呢?上半场没什么成绩,黎落尘休息时,想了好久,突然说:“有了有了!她们没有战术!只会攻,我们下半场攻守兼备,你守,还有注意保护接到球的人,我们几个攻,注意传球。”她们达成一致,毕竟替夏灼上场赢了特快班,加上那张脸,怎么着也得有点名气啊!下一场开始了,黎落尘上场,总算是有了点气势。七班女生还是只攻不守,单靠蛮力,黎落尘要的就是这种情况。人的潜力是在危难时刻爆发的,黎落尘就是这种人,要输了才会智商达到顶峰。“球!”黎落尘拍拍手,让队友传球过来,黎落尘熟练地接住球,然后起跑,她要投三分球,现在的比分拉得很大,对方那么厉害,她投三分球都有可能是输。说来也奇怪,她投三分球的命中率很高,两分球还可以,但是到目前为止,她的一分球一个也没投中过,她的教练为此有些苦恼,会投两分,三分固然好啊!但是一分也要投啊!黎落尘就是投不中,她在一分线内要仰头才能看到篮框,而且抬得不是很舒服!在她看来,投一分球很难,貌似还是直线投上去的,而且她第一次投一分球时,她的头被投出去的球直直地撞到了!此后一抬头,就能看到自己投出去的球正往自己头上砸,心里害怕啊!

所幸的是,三班还是赢了,果然,活在当下,靠的脑子啊!第二天和特快班比,是黎落尘打得最无聊的一场比赛了!毫无技术含量!

还以为特快班多厉害呢!不会抢,不会守,只会跟着瞎跑,原来是学习厉害,体育不行啊!黎落尘心想,这是她们班和别班比拉分最大的一班了!毫无悬念,三班赢了!黎落尘也莫名其妙成了学校女子篮球对的主力。这三个月没白费啊!这几天,黎落尘都没见到夏灼,看着夏灼空空的座位,黎落尘只能是上课非常认真地做笔记。赶上星期六,黎落尘厚着脸皮去和林语老师要夏灼的地址。“林语老师,这几天夏灼没有上课,很多功课都落下了,能不能把他家的地址给我?”黎落尘不敢看林语老师。“嗯,可以啊!夏灼可是我们学校重点培育人才,你就把这些天你做的笔记,还是试卷拿给他,尤其是数学,我们班数学就靠夏灼拉分。你们看看你们一个个的数学成绩,那么多的不及格……”林语老师说开了。黎落尘人傻,从头到尾都听她讲完了。“你真是个听老师话的好孩子!”林语老师欣慰地把试卷给了她,然后写下一个地址,给了她后,说,“这是夏灼的试卷,这是他家的地址。”“谢谢老师!”黎落尘谢过老师,然后走了。走到车站,黎落尘看了看地址,哦!没错,就是这辆车!她急忙上了车,车走向了一个相反的方向,黎落尘抓耳挠腮都想不透:夏灼不应该是那个方向吗?我们不是同路吗?怎么走相反了?算了,不想了!

“请问一下,这个地方怎么走?”黎落尘拿着纸条问。秦风幻看着她,敲了一下她的头,说:“远着呢!”黎落尘抬头,哦!原来是师父啊!“师父!好高兴,又见到你了!”黎落尘笑得像个小孩子一样。秦风幻虽然很不想承认,他这么个徒弟,但是看着她一脸天真烂漫,笑起来人畜无害的样子,他就不想伤少女的心啊!他不是她师父啊!谁知道她师父也叫幻少啊!“怎么?要去哪?”秦风幻没好气地看着她。这么个小丫头片子居然也能赢了他们特快班,估计到周一那天就会出篮球赛班级排名了。“要去这个地方?我刚刚明明是上对车了啊!”黎落尘现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秦风幻看着她,心想:你确定你上对车了?不是南辕北辙吗?“小狐啊!你……你上错车了!”黎落尘先是懵逼了一秒,继续坚持自己的真理:“没错!就是这个地址啊!我就是坐895路车的啊!没错!”秦风幻很无语地看着她,看来黎落尘式懵又上线了!秦风幻敲了一下她的头,说:“你坐反了!真笨!”“你在游戏也喜欢敲小狐的头!现实里也一样!”黎落尘傻笑着。夏灼觉得好委屈的!他本来是想设计弹脑门的,没想到当时昏昏欲睡,打错了字,匆匆发给部门之后就睡了,没检查!到了后来游戏上市,夏灼下载之后玩了几天,结果因为自己技术太好,就成了游戏里的大神,本来打算试一下他的弹脑门的动作,无奈游戏里没有跟自己玩得来的熟人,于是他就到长安城门外等候着新手入门,看到小狐笨手笨脚地在那里打怪升级,心想,就她了!于是才会收她为徒,结果动作一试,完了,怎么会是敲脑袋呢!他看了看他发过去的文件,好吧!他打错字了!秦风幻尴尬地收回手,他承认,确实挺喜欢做这个动作的,但是这也太巧了吧!“不对不对!不要扯远了!我要去这个地方!”黎落尘指着纸条说。“行了行了!”认识你也是一种无奈的快乐和高兴的悲伤啊!谁是你真正的师父他肯定受不了你!秦风幻看着她,无奈地笑了笑,继续说,“我让人送你去吧!”黎落尘真是一点也不客气!秦风幻看了她一眼,然后打了个电话,没等多久,来了一辆车,车上走下一个人,对秦风幻可是恭恭敬敬的!“行了,带她去这个地方。”秦风幻拿了黎落尘手里的纸条,给了司机。“是。”司机开了车门,请黎落尘上去。黎落尘看着秦风幻,说:“不是!师父,你不是要给我打车吗?他!他把我卖了怎么办?”“我刚才说的是让人送你去!担心那么多干嘛!你就进去吧!”秦风幻是硬生生把她推进去了。“师父!”黎落尘一脸的委屈,哪有这样的师父!“放心好了!你有什么事我都知道!”秦风幻特别想把黎落尘送走。“那我……”“走吧走吧!开车!”秦风幻急忙让司机开走了!到了那个地方,明显就有经过自己所住的小区!她刚才是真做错车了?

谢过司机后,黎落尘就转身,看到了一栋欧式别墅。这真是有钱人家住的地方啊!看司机正准备走,黎落尘急忙说:“是这里吗?你确定吗?”“是这里,确定。”司机很坚定地说。说完他就走了,这里只剩下黎落尘一个人站在风中凌乱。以前这样的房子都是在电视里看到的,谁知道她今生有幸,居然能在现实中见到!她站在门外站了好久,夏灼就在上面看了多久,他不由得心想:这丫头怎么来了?还是走错地方了?看来也瞒不住了!本来是暂时不想让她知道的,但是现在看来……黎落尘从书本里拿出地址和试卷,没想到一阵大风吹过来,她拿不稳,吹得头发乱了不说,关键是把试卷和纸条给吹走了!“啊!不要!试卷!”黎落尘捡起地上到处都是的试卷,这儿一张,哪儿一张,那边还有一张!夏灼看着她,不禁好笑,她这是在逗我吗?算了,下去看看!她总算是捡完了!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人出来,她顺便问:“请问一下,夏灼是不是住在这里?”彭阿姨点点头,说:“你是少爷的同学吧?我带你上去。”“是,谢谢啊!”黎落尘跟着她走进去,才到里面,没想到刚拖地了,她鞋底滑,不由分说地摔了一跤!“啊!”黎落尘大叫了一声,这一跤是她有史以来摔得最疼的一跤了!夏灼一下来就看到她正往摔地上摔呢!夏父夏母与此同时也出来了,看到黎落尘摔倒在地。彭阿姨急忙问:“您没事吧?”有事!有事!没事才怪呢!黎落尘真想找个地缝钻走。她从小到大第一次去同学家就出了这么个丑!“黎落尘!”夏灼好笑地看着她。夏母走过来,同时彭阿姨伸手去拉她,黎落尘坐起来,不动声色地脱开彭阿姨的手,笑着说:“不用了!我自己起来!”“这孩子怎么摔了!这地还没干是吗?疼不疼啊?”夏母看到黎落尘就觉得很亲切。“哦,我是来给夏灼送笔记和试卷的!”黎落尘放下手里的试卷,然后打开书包,翻起来,不断地拿出笔记本,边傻乎乎地说:“笔记就是这些了!我写得有些乱,你可能也看不懂,不过你应该可以理解的……奇怪,试卷呢?”夏灼忍着笑,毕竟当着父母面嘲笑人家不好,夏母正要说什么,黎落尘不断地翻着书包,把书包里是自己的东西几乎都拿了出来,似乎在自言自语道:“我明明拿了试卷啊!就在里面啊!怎么会不见了!”然后她抬头,看了看此时一脸疑惑的夏父夏母,说:“哦,刚才有一阵风,把试卷吹走了……但我记得我好像捡回来了啊!”余光中看到夏灼在偷偷指地上,黎落尘就问:“夏灼,你干嘛?”夏灼此时真是欲哭无泪啊!她这猪脑子吗!?夏母实在是不理解:“试卷不是……”“哦,它把风吹走了,不对,是风把它吹走了,我可能没捡,应该还在外面呢!”黎落尘说完正要起身,低头一看却发现试卷就在旁边!她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她这脑子是进水了吗?“在这儿呢!夏灼,你的试卷!”黎落尘胡乱收拾了一下她翻出来的东西,然后拿起试卷站起来。“你还真有趣!”夏父笑了笑。“很可爱的一个女孩子!”傻傻的,有点搞笑!“黎落尘,走走走!到我房间去!”夏灼得想办法把黎落尘支离父母视线才行。看得出来,他爸妈很喜欢黎落尘,谁知道他们和黎落尘聊着聊着会聊到什么!“干嘛?”黎落尘疑惑地问。“你看你笔记那么多,还有试卷,我一个人怎么拿?”夏灼无语地看着她。黎落尘点点头,想了一秒,说:“哦,对,”然后对夏父夏母笑了笑,说,“叔叔阿姨,那我先上去了!”夏父夏母点点头,没说什么。确定他们上去之后,夏母就说:“把地擦干点,小心那女孩又摔到!”夏父看着夏母,说:“说说,你怎么看?”“人家单纯来送作业!”夏母说。“很漂亮很傻的一个女孩!”夏父笑了笑。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是……我是忍着没敢笑啊!”夏灼笑着说。“跟你说一件事啊!我见到我师父了!在现实里!”黎落尘说了起来,“我师父叫幻少,不过奇怪的是我跟他说我是他徒弟小狐的时候他居然有些吃惊!不过今天我又遇见师父了,他也总是是承认我这个徒弟了!”“你师父在游戏里叫幻少,你叫小狐?”夏灼确认道。“嗯,我师父叫幻少,我叫小狐!看在我俩那么熟的分上,我就跟你讲讲我和我师父的恩恩怨怨吧!”黎落尘高兴地讲了一堆她跟她师父的事,看着她那么高兴夏灼又不想说了,好不容易找到了师父,谁知道是个假的!算了,让她高兴一下吧!不然肯定伤心死她!“这些都是笔记,但是估计你不看也懂!”黎落尘翻着笔记本说。“那是!你也不看看你同桌是谁!”夏灼自恋地说。“去你的!”黎落尘一巴掌拍过去。夏灼故意喊了一声疼,说:“黎落尘,你要谋财害命啊!”“就谋你的财,害你的命!”黎落尘又一巴掌下去,夏灼及时抓住了她的手,嬉皮笑脸道:“哈哈哈!还是我厉害!”黎落尘鄙视地看着他,然后把试卷扔他面前,说:“写你的试卷!我要回家了!”夏灼故作一脸鄙视,说:“赶投胎呢!”“不是!”黎落尘站起来,拿起书包走了。夏灼拉住她,说:“等等,你刚才那个样子还真是傻啊!”“切!谁让你家地板滑!”就是你家地板滑啊!“你的试卷写得怎么样?”夏灼放开她问道。“反正数学试卷都及格了!成绩还不错!每张都有八十分以上!”黎落尘有些自豪地说。“嗯,还不错!人变聪明了!”夏灼说。“我师父认识一个人,说比我还笨,现在他又说我比他认识的那个人更笨!”黎落尘说起他师父就觉得缺德!“呃……其实……”夏灼想了一下,还是觉得不说了,看她聊起她师父的那个高兴样儿,还是不扼杀她所谓的萌芽了吧!“我给你讲几道数学题吧。”夏灼坐到地上,摊开试卷,黎落尘想,不听白不听!干脆坐在下听他讲。黎落尘可不是以前的黎落尘,很多题她都能懂了!

他们一路讲一直讲到中午,黎落尘晕晕沉沉地,她靠在床边,听夏灼神采奕奕地讲题。好困好困!算了,睡一会儿再说!她就是这样睡着了。夏灼指着题抬头问她的时候却发现她已经睡着了!他默默问一句,她什么时候睡着的?自己不是白讲了这么多吗?看黎落尘睡得正香,算了,牺牲一下!他抱起黎落尘放到自己床上,无奈地看了看睡得像猪一样的黎落尘,夏灼就先把剩下的试卷给写了。数学试卷对他来说小意思,没多久就写完了。看黎落尘还没醒,夏灼一个坏笑,翻开她的笔记本,看起来,他这是看到了什么!说乱,她好意思吗?条理分明,笔记明朗,一眼看过去不会觉得很乱,真的是记得井井有条,整整齐齐,一点也不乱!字写得还挺好看的,标准的行书。夏灼继续看下去,直到彭阿姨来敲门让他们下去吃午饭。夏灼放下书,一瘸一拐地走下去,看到他们饭菜做得那么丰富,夏灼就笑道:“你们这是在过年呢!”夏母有些无奈地看着他,说:“你同学不是来了吗?我跟你爸挺喜欢她的,诶,她人呢?”“睡觉呢!”夏灼说完后看了看老两口惊愕的表情,然后解释道,“哦,我给她讲数学题,讲着讲着她就睡着了!”过了几秒,夏灼又说:“诶,不是,你们什么表情!不相信啊?”“相信!我儿子怎么会不相信!”夏母笑道。他们这一家人还真是幸福啊!

“周一我要去学校!”夏灼说。不然前几天他就遛了。要不是偷跑几次都被抓了回来,他早就可以见到黎落尘了!“不行,医生说你至少一星期不能走路,我们说让司机送你去学校你还偏要骑辆自行车!你脚废了怎么办?”夏母说道。夏灼只好闭嘴,他可不想让他家司机送他去学校,这种感觉一点也不好!而且骑自行车多好,可以更亲切自然,还可以和黎落尘一起去学校,多好啊!正当他们吃得正高兴,只听见楼上有了急促的脚步声,黎落尘拿着书包跑下来,一副世界末日的样子。“落落!”夏灼放下碗筷看着她。“夏灼,我先回家了!我赶不上时间了!”黎落尘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睡着了呢!要不是书包里的手机闹钟响了,她估计还在睡!“先吃饭吧!”夏父叫了她一声。黎落尘看了看他们,桌上明显是备了自己的碗筷,但是一根筋地的她还是说:“不吃了,现在现在两点了!”夏灼一愣,看了看挂在墙壁上古老的钟,说:“你确定?不是才一点吗?”黎落尘一听,显得没那么着急了,她站在门口,懵了:“是吗?”“不是吗?”夏灼反问道。夏母真的是越看黎落尘越喜欢!“不是啊!如果不是两点我的闹钟怎么会响?就是两点,你看错了,我的对了。就是两点!”黎落尘继续懵,她设的闹钟不是两点吗?她忘了改了闹钟的时间,让它提前了一个小时响铃。夏灼站起来走过去,拿了她的手机,特无语地看着她,说:“你近视啊?不是一点是几点?”黎落尘式懵上线,她看着手机,自言自语道:“不是啊!那它为什么会响啊?是手机坏了!我设的闹钟是两点的,它刚才响了!”想了几秒后,黎落尘才看着夏灼说:“哦!我想起来了!我之前把闹钟改成了一点,提前了一个小时!”夏灼很想敲她!非常非常想!她的大脑是什么进化而来的?是鱼吗?“既然如此,你就坐下来一起吃午饭吧!”夏父说。黎落尘点点头,跟着夏灼走过去,还真是一点也不客气,完全当她家!一点也不陌生!“这个好好吃!”黎落尘深埋食物海中。吃货黎落尘上线,夏灼有点不敢相信,她还真把这里当她家了还是把这里当饭店了?夏父夏母相视一笑,夏灼看了看黎落尘又看了看他爸妈,然后耸耸肩,好像在说,她是个名副其实的吃货!怪不得我!

黎落尘一直吃一直吃,夏父突然问她,说:“对了,你叫什么名字?”“黎落尘。”黎落尘边吃边看着他。一副“问吧!只要有吃的,问什么我都答”的表情着实让他们觉得好笑。“你爸爸是干什么的?”夏父继续问。“在,在什么科技公司做,我忘了。”黎落尘实在想不起来她爸是干什么的。“你爸爸叫什么名字?”夏父问。看着黎落尘还挺眼熟的!“黎宸,我妈妈叫,叫沈落,所以我叫黎落尘!”黎落尘边吃边说。看着她那水灵的眼睛,真的是人畜无害啊!“黎宸,是不是在盛阳科技公司工作?”夏父问道。“对,就是这个公司!叔叔,你怎么知道的?”黎落尘略微激动!“你爸爸是我……”“黎落尘!刚好我爸也在这个公司工作!是不是?”夏灼看着“一惊一乍”的!“哦!”夏父疑惑地看着他,大概猜到了夏灼的心思,他不想让黎落尘知道自己是个那种富中富的富二代!“你妈妈在哪里工作?”夏母问道。“我妈妈在大学教书!”黎落尘说。夏灼真想问一句,有一个当老师的妈,但是她怎么就这么笨呢?基因突变得那么厉害?“书香世家啊!”夏灼略带嘲笑的意味。“你什么意思?”黎落尘拉黑了脸问。夏灼立刻笑得很灿烂,说:“我妈做的菜就是好吃!”黎落尘没理他,自顾自吃起来。

送黎落尘走了后,夏父夏母就开始质问夏灼。“说说,你们俩的真实关系!”夏母看着她,夏父跟着瞎起哄,看着他让夏灼无处可退。“我们俩真的就是同桌关系,朋友关系,没了,要是再进一层的关系就是师徒关系!我是她师父,她是我徒弟!”夏灼真的是有口难辩啊!他们怎么就非要认为他们的关系不普通呢!“确定吗?你对她没动过歪心思?”夏父看着他,放佛要把他看透。“诶,爸,瞧你说的,那你高中那些年对我妈的心思都是歪心思了?”夏灼无奈地笑着。他们不像黎落尘忽悠就能忽悠过去了,难搞着呢!“怎么就歪心思了?”夏父也无语。夏灼看着他们俩,说:“既然不是歪心思,那你们俩就别瞎想!”“瞧瞧,现在的孩子都早熟!”夏父无奈地说。“爸,妈,你们俩就是瞎担心!”夏灼起身要上去。“不过说实话,你要是真喜欢她就去追,不然以后肯定会后悔的!”夏母说。“我俩什么关系,师徒关系!师徒!”夏灼特无语地说,他说完就上去了。诶,他们俩还真是会瞎担心!非要说我跟落落关系不一般!

“夏灼,这个就是我师父!”黎落尘看着秦风幻说。“认识认识!一起长大的!”夏灼心中稍稍生出了些对秦风幻的敌意。果然是我那笨徒弟啊!师父都能认错!夏灼看着秦风幻一脸他们看不懂的委屈。“小狐,你在三班是吧?”秦风幻带着疑惑问道。“你不会也想转来三班吧?”夏灼带着吃惊说。“你以为我脑子有病啊?跟你一样莫名其妙要转去三班!”秦风幻鄙视地看着他。“他是有病!哈哈哈!”黎落尘笑着说。“黎落尘,你刚说什么?”夏灼一个眼神过去。“我说你有病!”黎落尘笑着说,“哦,不,我是说你有药。”她胡乱说了半天都没说懂。夏灼和秦风幻都听晕了。“幻少,我跟你说,你徒弟是不是特无语?”夏灼偷偷问。秦风幻点头,说:“我在游戏里又不叫幻少,好巧不巧她师父就叫幻少!她一直以为我是她师父!”“她笨啊!”夏灼无语地看着她。“你在游戏里不就是叫幻少吗?你不会就是她师父吧?”秦风幻大吃一惊。“小声点!我是她师父没错,但人家现在认的是你!不要告诉她我是她师父!你就好好替我!别让她失望了!不然她到时候白高兴一场!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夏灼小声说。“你们俩说什么呢?”黎落尘突然注意到他们在窃窃私语。“没什么!”夏灼立刻和秦风幻拉开距离。“好吧好吧!”黎落尘无语地说。高一生活结束,黎落尘的成绩居然在班级第十名!激动得她啊!话都说不出来了!她从来没有考过这么好的成绩!“夏灼夏灼!你第一名!”黎落尘超级激动地说。“落落,原来你不傻啊!”夏灼看着成绩单说。“你才傻呢!”黎落尘笑着说。“落落,看在我们患难与共的份上晚上一起去烧烤怎么样?”辰微也好激动,她只排在黎落尘后面。“好啊!”黎落尘一口就答应了。“我呢?”夏灼问道。“一起啊!”辰微笑着说。“微微,我可以叫一个人吗?”黎落尘拿出手机问。“你师父是不是?”辰微白了她一眼。夏灼更是无语,说:“自从你认识了幻少后,哪都少不了他!”两个人的世界突然变成了三人行,夏灼只是默默地看着她高兴,不说。

两年过去了。生活平平淡淡,每天有着不同的事上演,每天有着不一样的情绪需要诠释。

高考,一个永远也逃不掉的魔咒!晚会上,黎落尘唱完后就下来了,夏灼看着她,说:“喂,想不到你还挺厉害的!唱得还挺好听的!”“切!我会的多着呢!”黎落尘没好气地看着他。她坐在夏灼旁边,场上有人上来继续演节目。“黎小姐,”身后突然想起一个两年前的声音。黎落尘和夏灼回头,黎落尘吃了一惊,说:“是你!”哎呦我去!两年了,他居然还记得!“我们可以到一边谈谈吗?”苏恒说。“好吧!”黎落尘看了一下夏灼,拉着他一起走了。“黎小姐,我们的两年之约到了。”苏恒笑道。如今他已经大学毕业,成为公司正式员工。“你干嘛呀你!我靠我的成绩考进艺校不行吗?”黎落尘很无奈地说。“两年之前黎小姐不是这样说的!而且我刚才在台下看了你的表演,很有做艺人的天分!”苏恒不折不扣地说。夏灼算是听明白了!“落落没时间,你从哪儿来就回哪儿去!”黎落尘笑了。“但是黎小姐真的很有做艺人的天分!”苏恒很执着地说。“你让艺考行不行?我真的只想艺考!到时候我要是真的有做艺人的天分,我就肯定可以靠着自己大红!”黎落尘苦口婆心道。“黎小姐,你能不能再考虑一下?”苏恒说。“等我艺考之后吧!艺考之后我们就签约,这是我唯一能对得起我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的方法。”黎落尘很坚定地说。一副“就这样,不这样就拉倒”的表情坚定地看着他。“那好,黎小姐说话算数。”苏恒笑着说。夏灼很奇怪:“落落,你这就答应了?”她不参加高考吗?“你是不是可以走了?”影响我心情!黎落尘说完就和夏灼走了。“落落,你真的不参加高考吗?”夏灼问道。“嗯,夏灼,我们很快就要分开了!艺考就要到了,我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黎落尘笑着说,笑得有些悲伤。“为什么?为什么不参加高考?”夏灼看着她问道。“一人的梦想不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我从小到大我都想当一个艺人,如果苏恒当时再执着一点,恐怕我现在都已经出道两年了!夏灼,等我们真正毕业以后,我们还可以见面,不是吗?”黎落尘笑得没心没肺。“落落,只要能知道你过得好就好了,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了!”夏灼笑得虽然很灿烂,但心是苦涩的。没多久,黎落尘去了艺考,夏灼几天都没有见到黎落尘,心里还怪失落的。

黎落尘算是解脱了,夏灼还在复习中。“夏灼,你想考哪个大学?”黎落尘问道。“哈佛!”夏灼笑得死不正经。“你的志向真够远大哈!”黎落尘鄙视地看着他。“开玩笑呢!”夏灼笑着说。“啊!”黎落尘大叫一声,摔了一跤,疼得要死!“地上居然有石头!”黎落尘叫苦道。“你没事吧?”夏灼习惯性伸手去拉她。“不用,我自己起来!”黎落尘站起来,手掌擦得有些微红。“落落,我就好奇了,你为什么不愿意让别人拉你起来?”夏灼忍了三年没问的问题今天总算是问出来了!“我妈说,跌倒了自己站起来。”黎落尘说。“所以,你就一直不肯让别人拉你起来?”夏灼算是明白了。黎落尘点点头。这个幂算是解开了!“高考后一起去看成绩吧?”夏灼笑道。黎落尘点点头,转身进了家门口。

明天是跟世想集团正式签约的日子,签约之后就要开始接通告了。然而,该长大的,都在不断地成长。

签约之后,没几天,黎落尘就接了通告,首发专辑,大火。只是从不露面,而且名为落暖。她的意思就是,落,自己名字里的一个字,暖,跟灼的差不多吧!灼本身就有热的意思,暖也相近吧!“夏灼,考得怎么样?”黎落尘在校门口等到了黎落尘。“相信我吧!你也不看看我是谁!”夏灼很自豪地说。“行了你!”黎落尘一拍他,然后和他走了。走到小区外面,黎落尘解开自己脖子上的那条项链,说:“这个是我从小到大都戴着的,现在,送你了!”夏灼拿过来,笑着说:“谢谢了!”

许久之后,他才知道,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高考成绩出来,夏灼来到校门口,等了好久都没等到黎落尘,他只好自己去看成绩了。

“黎落尘!”夏灼来到她家敲门,走出来一个妇女,说:“你找谁?”“黎落尘。”夏灼心里隐隐感到不安。“他们全家在几天前就搬走了。”妇女说。“那你有他们家的地址吗?”夏灼问道。“没有。”妇女看着他,估计是他错过了一个人吧!“谢谢。”夏灼说完后就失落而归。几天后,他的青梅竹马还项链来了。“夏灼哥,你的项链。”夏灼苦笑着接过黎落尘的项链,心想:她早就知道自己要走,却什么都不说!

四年后。“落落,你这一周的通告都很满啊!”苏恒拿着她的行程表说。“推了!”黎落尘一边吃一边玩手机。“祖宗啊!你这都多久没接通告了?”苏恒无奈道。那年离开后,苏恒就成了黎落尘的经纪人,艺校毕业后,黎落尘就很少接通告,反正上趟大街都能被围得水泄不通!“那就去参加那个什么岸吧!这样一来,这几个月我都不用接任何通告了!”黎落尘说。海岸是一个大型了演唱比赛,初赛,淘汰赛,复赛,晋级赛,总决赛,估计要上那么几个月,省了那么多人来找她!她代言的三生境缘又火了起来,而且更新了一个有一个版本,秦风幻告诉她,幻少是夏灼,他不是她师父。黎落尘虽然很吃惊,但是提起夏灼她的心就会隐隐作痛。“我好歹也叫了你几年的师父,现在却告诉我你不是我师父……”黎落尘撇撇嘴,无奈地看着他。秦风幻也只是笑笑,说:“是他不让我告诉你的,那时候他说,你很高兴,他不能让你白高兴一场。”“好吧!不过,我跟他现在都已经四年没见了!”黎落尘无奈地笑着。“落暖,灼,暖,落落,你是喜欢他的吧?”秦风幻苦笑道。“是,从高一开始我就喜欢他。我会打篮球是因为他,我会艺考第一名也是因为他,我会变得更好也是因为他,因为他太完美了,我只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这样我才能和他相提并论。”黎落尘把她那些年为夏灼所做过的所有努力都说了出来。“那你为什么不去找他?你现在就是最好的你。”秦风幻问道。“他不喜欢我。”黎落尘说完就站起来,然后说,“你不要告诉他我在哪儿,我的行程绝对的保密。”她辗转多个城市,每一次都在夏灼来到这个城市之前离开了。她的行程真的是不定的!要联系她,就必须想办法联系到苏恒。

夏灼,对不起。黎落尘笑了笑,然后回去了。“落落,走了走了!”苏恒拿着行李说。“那么快!”黎落尘一脸的吃惊。她要去参加海岸,远在另一个城市呢!

来到海岸举办地,黎落尘发现这些参加比赛的基本都是她的朋友。以黎落尘大大咧咧的性格,不广甚交友就是对不起她的性格啊!“落暖,好久不见!”乔星抱了抱她,她们俩算是闺蜜了,乔星的性格与黎落尘差不多。“我刚到这里没多久!”黎落尘坐下,拿起赞助商提供的甜点吃起来。“还是一个样!见到有什么吃的就先吃起来!”杨宇轩笑着说。摄影机全程追随,播出后估计又要引起一大波粉丝。“这个好吃!你们不试一下吗?”黎落尘边吃边问。“落暖,你怎么会来参加海岸?”乔星问。黎落尘可是N天没露脸了!她被外面的人称为“娱乐圈最难搞的明星”,她不接你的通告,不干你无论如何威逼利诱,都要她做她不想干的事。“哦,因为我人懒!参加了这个比赛后,不就有几个月是不用接通告了吗?不挺好的吗?”黎落尘拿起一旁的饮料喝起来。他们表示无语。休息了几天后,海岸正式开幕。黎落尘运气好,抽到了第六个演唱,也就是倒数第二。她不是每轮比赛都是第一名,但也不会是倒数第一名。她通常是第二,第三,原因是,她不想要第一!坐在电视机前的夏灼看着她,笑了笑:落落,知道你过得好就好了。

休息时间到,他们也全程播放,明星与明星之间的对话,都被播放出来。“落暖,从我认识你到现在,你的技艺真是层出不穷啊!”乔星很疑惑,黎落尘怎么会的东西那么多?“我会打篮球,高中时我是学校女子篮球队主力,做饭还好,计算机语言,设计软件会一点点,口琴我会,这些啊!都是为一个人而学的!”黎落尘说着说着就说漏嘴了!夏灼突然想起了那年黎落尘问他,他的爱好是什么。“哦……”一群人起哄。结果这段成了娱乐圈头条!

“干嘛呢?”黎落尘懵住。“为一个人而学?谁啊?”乔星俏皮地问。“我有说吗?我什么时候说了?不是,我没说啊!”黎落尘继续懵。乔星一脸的无语:“她又开始犯傻了!”“什么犯傻?我没有犯傻啊!我说了什么吗?”黎落尘式懵又上线。新闻出来的时候,他们给黎落尘配了一个表情,旁边是:暖式懵上线。她都可以做表情包了,各种懵逼。好不容易熬过了三个月,总决赛开始了,争夺冠军之位。

“落暖,落暖……”台下的粉丝热血啊!黎落尘穿着一条略带回忆的白裙出来,绑起了清爽的马尾,就像是一个高中生一样,让人回忆起自己的高中时代。“今天我要唱的是我自己作的一首歌,叫做《蓝色海岸》,在《虞美人盛开的山坡》里有一句话,青春也给你莫名的痛,我们都有自己的青春,或张扬,或低调,青春给我的痛是淡淡的,这首歌倾注了我对青春和对他的一切感情,《蓝色海岸》为他而作,送给陪伴我三年多的同桌,夏灼。”伴奏响起,悠悠的,淡淡地悲伤笼罩了整个会场。夏灼看到,电视里的黎落尘哭了,用那哽咽的却为这首歌添了无限悲伤的声音慢慢唱过了三年,唱过了他们欢乐,小道边的小树生长,枯萎,悲伤,痛苦,回忆,都一一在脑海中滑过,匆匆乱来的寒风问她:“阳光正好,你为何哭泣?”“信笺在水中哭花了脸……”夏灼悄悄抹掉了眼角的泪,站起来走了。一曲末了,黎落尘不断地擦着泪,泪水模糊中,看见观众们都在流泪。高中对他们每一个来说,都是不能再回去的三年。主持人缓了一下情绪,然后走上来,手拿着纸巾给了黎落尘,黎落尘拿过来擦着泪水。“刚才这首《蓝色海岸》真的是把我们唱哭了,大众评审有501位,大家举手看一下有多少是哭了的。”主持人说。观众席不断有人举手,竟然占了百分之九十!主持人有些感慨:“《蓝色海岸》里有一句,‘岁月将它们编织成绳,那端系着过去不忘,这端牵着回忆不放’,很多人在自己的青春里也许有过喜欢的人,也许会因为害怕而忘记勇敢,‘海岸那边是你,海的这边是我’,是不是都会有这种感觉呢?所以趁现在,来还得及,赶紧向自己喜欢的人告白。”“我在我的同桌面前一直都是很笨的存在,三生境缘听说过吧?我和我同桌最开始是在游戏里认识的,只是我们彼此都不知道,游戏里他一直说我笨,我总是找各种借口掩饰我的笨,后来他在游戏里跟我说他认识一个人,比我更笨,那个时候我们不还知道对方,我就心里很高兴,后来,我知道我同桌就是游戏里那个说我笨的人之后,已经过去了好多年。他学习很好,对我也很好,离开之前,我没有跟他好好地告别,现在却成了我一个弥补不了的遗憾。”黎落尘苦涩地笑着。“好,那我们先下去,期待另一位歌手上场!”主持人笑道。黎落尘走下去,心里却在期待着什么,她期待着夏灼能看到。

最后,进入投票环节,黎落尘没抱多大希望,唱得好的比她多了去了!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她竟然赢了!成为海岸第一季的总冠军!站到领奖台,黎落尘说:“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在某一个城市见到他。”娱乐新闻出来了,她在头条占了许久,在热搜榜上排第一。粉丝们纷纷猜测夏灼到底是何方神圣,总不会是那个被称为“千年一奇遇天才计算机科学家”夏灼吧?没错!就是他!刚刚大学毕业的他,在同行里出类拔萃,引无数人羡慕嫉妒恨。黎落尘看过有关夏灼的报道,她觉得他那么好,她又怎么会配得上他呢?

夏灼来到海岸举办地的城市,开始寻找黎落尘。某天,黎落尘拿着剧本气冲冲地跑到导演哪里:“吻戏?!还不能借位?!”找她拍戏的人都知道她拒绝在戏中来真的,吻戏一直都是借位的,但是黎落尘演戏功底厚,只要对方没问题,一次就可以过了。“落暖,你要知道,这是拍戏。”导演说。“要我来真的?我不干了!你找别人吧!”黎落尘扔下剧本就走了。到了街上,一路被人拍照,她才不理呢!走过十字路口,黎落尘踩到了一颗小石子,不出意料,果然摔了一跤!只是没有以前那么惨!“你没事吧?”夏灼伸手打算去拉她,他多么希望这个人就是黎落尘啊!“没事没事,不用,我自己起来。”黎落尘坐着,习惯性拍拍身上的灰尘,然后才站起来。“落落……”夏灼竟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夏灼……”黎落尘愣住了,她呆呆地看着他,两人失去了语言表达能力一般,不知道要说什么。

粉丝们围成一圈,对着他们一直拍照,激动的激动,犯花痴的犯花痴,很喧闹,只是他们的世界却很安静,安静得只剩下他们的呼吸声。“海岸的那边是你,海的这边是我……”不知道从哪里传出了那首《蓝色海岸》,淡淡的悲伤弥散在空中,黎落尘像高中时那样没心没肺地笑了。看着那熟悉的笑容,夏灼也跟着她笑了。

“只要是你就好了……”

《落字为暖》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