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心未悟拈花笑

昔日佛于众生传法,众生未悟,唯有迦叶使者拈花一笑,得道于心传。千年以降,再无人能悟到拈花微笑的妙谛……

迦叶究竟明白了什么呢?明白了众生皆苦的本质,还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残忍,是慈航渡众生的悲悯,还是金刚怒目砸碎镣铐的释放。佛门很信奉“悟”的力量,了悟事情的本质,看到肉眼所不能见的本相。可这悟不过是另一个云山雾罩的虚词罢了,一个虽可望却永远不能及的蜃乡而已。

记得看过一部短片,讲到两个小朋友去玩游戏,有一款游戏叫虚拟人生。投币之后,他们分别经历了一个人的生老病死,在游戏里他们经历着无数的人生选择,迎接着新的事件,告别着旧的挚爱。当他们留过遗言慢慢闭上眼睛时,两人分别从游戏中醒来。所有的人生事件变成了游戏分数。一个完全不受法律限制,肆意妄为挑起战争的孩子获得了更高的分数。看过之后何止是身体打冷颤,几乎是在动摇着某些基本的信念。

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什么是现在,什么是未来。我们日复一日的生存,其实连这些基本的问题都无法回答。前不久,特斯拉总裁马斯克在一个电视节目上说我们大约有98%的可能性生活在一个虚拟游戏之中,不仅引起了舆论的轩然大波,更是受到不少人的攻讦。曾几何时,我们脆弱的神经需要这样的歇斯底里来维持?按照我们生活跨度的科技演进速度,我们几乎是必然会触碰到人类控制的科技边缘。至于边缘之外是什么,不是末日就只能是数字虚拟信号。生活在虚拟之中几乎可以算上是一个可以抚慰孩子安心入睡的故事,虽不知可信度有几分,却远远胜于身处于宏大荒凉宇宙之中的孤独感。

在相对论的推演之中,有一个很有趣的假想:在无限大的宇宙之中,有一束光在向远方传递,假设周围是没有星系的虚空,你跟随着这束光一起运动,请问什么是时间,而什么又是位置?回到上面那个虚拟人生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出随着科技的发展,时间也会变成相对的,因为对于时间的体察是一种主观体验,梦中如千年,世上才一日。我们经常在做梦的几个小时之中体会到时间的漫长流逝,而又有谁能断言,我们现在并非生活在自己的梦里,甚至他人的梦中呢?

佛家说,世间有恒河沙一般多的恒河,更有所有恒河沙一般多的世界。一花一世界,说的并不是一种宏观与微观的区别,更多是一种面对未知空间和时间边界的谦卑。我们像是一个低头玩弄手中布偶的小女孩,关注于布偶的布料,细细缝过的针脚,上面留下的点点污渍,却看不到背后的天空正飞过一只生长着翅膀的蓝鲸。我们过于依赖于对于身边些许的确定性的把握,过于依赖对于规律的追求,却忽略了整个世界中无处不在的不确定性和本来面目的模糊。

我们是需要意义和需要目的的动物,我们需要用它们来对抗时间的虚无,来否认我们在宏大时间标尺上的微不足道。仰望星空,我们觉得已经读懂星空,体察己心,我们觉得已经领悟真谛。或许,本没有星空,也没有真谛,只有一群脑皮层偶然得到发展的猴子而已。

我不知道迦叶到底悟到了什么,或许是世间至理,或许是佛家妙谛。我只希望当我拈花的时候,只去体察那朵花刹那的芳华,为之感动,为之陶醉,为之存在赋予意义。这也许是留下这颗痴心的唯一意义。

e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