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角91-100章

3字数 16582阅读 2013

第九十一章

凤九走后,大厅中,只剩下白浅和东华二人,白浅又问了一遍,“帝君,那日究竟发生了何事?夜华很是担心。”

“魔族始祖少绾,抹了自己三生石的名字!”东华回到,告知了真相。

“抹了名字?”白浅回忆了自己在三生石上看到的名字,好端端地和她师傅的名字,并立着,怎么会抹去了呢?故疑惑地问道:“帝君,你确定呢?不瞒帝君,白浅来之前,已经去过三生石,可师傅的名字旁边,还是少绾始祖,并没有其他人。”

东华也吃惊,疑惑,“你看到了少绾的名字?”

白浅点头。

东华若有所思,如何会,那日明明连自己都看到了,天降雷罚,怎么会?

白浅又说道:“帝君,还有件事,白浅觉得还是应该告知帝君一声,既然帝君决定与凤九在一处,那么就不得不考虑三生石上凤九名字旁边的文昌帝君。”

东华点头,觉出白浅还有话要说。

只听,“那日我前去查探三生石,发现小九名字旁边的文昌帝君四字,似乎与其他的名字略有不同,泛着金光,若有若无,有些奇怪。不知道是何缘由,莫非这小九命定的缘分出现问题了?还是这就是帝君与小九的转机?”

东华依旧沉默,思考着白浅带来的讯息,越来越深信佛陀的话有深意。


片刻,东华依旧没有对白浅的话做出回应,而是说道:“墨渊和少绾,眼下正在炎华洞闭关,出关时日待定,本君会在此照应,天后也不必忧心。另外天后回去九重天,让天君密切关注魔族,魔族始祖少绾回归复生之事,早晚会四海八荒皆知,以免有心之人,趁机做些什么,让大家措手不及。”

“好,明日我便回去了。师傅和小九,就托付给帝君了,可告知我师傅,昆仑墟一切都好,只是师兄们都挂念着师傅,望师傅一切保重。”

“嗯。”东华点点头。“过两日,本君打算带九儿,出去玩一玩,这四海八荒的事,天君天后费心了。”

“帝君,这是要带就去哪儿?”

“她想去哪儿,我便带她去哪儿。”东华慢慢地说道。

这话白浅听在耳里,觉得有些好笑,一切仿佛都倒了过来,以前看着自家小狐狸追着面前的老石头,一路跌跌撞撞,现在好了,老石头主动了起来,也不知道自家这只傻狐狸什么时候开窍了。“好,帝君,放心,我和夜华不会让四海八荒出了事。尽管放心便是。”

东华点点头。

“帝君,先坐着,我去看看小九。”白浅点头示意。

“天后请便。”

 

白浅起身,走去了厨房的方向。

厨房内,凤九正忙活着剥新鲜的莲子,嘴里还嘀咕道:“我都是女君了,有事还瞒着我,真是的,还是把我当小孩子看。”凤九有些不服气的说。

“谁啊,谁敢把我青丘的女君当成小孩子看啊?”白浅故意调侃道。

“姑姑,你怎么来了,你们谈完了?”

“嗯,还好。不过他好像跟我没什么可说的,倒是跟你好像挺聊得来的,小九啊,姑姑还真没看出来,你这么本事,这四海八荒估计所有的姑娘都没有你这么本事了。”

“姑姑,你说什么呢?他哪里就跟我聊得来了?”羞红了脸的凤九低着头,倒腾着莲子,去莲心,莲心最苦。

白浅看在眼里,心想,八成这小狐狸是真的又爱上他了,不然这女儿家的娇羞如何会表现得淋漓尽致呢?故问道:“小九,你跟姑姑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上帝君了?”

低着头的凤九忽然间有些泪目,心想,“姑姑,应该说我一直爱着他,可是。。。。”,凤九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是不是?跟姑姑说实话。”

凤九强忍着眼泪,点点头,“是。。是有点。。。。”

“有点什么?”白浅觉得凤九似乎有些不大对劲,这以前的事不记得了,为何会如此艰难的回答,而且这整个人的情绪好像都不对,白浅有些怀疑,总觉得有些怪。

“有点喜欢。”凤九哽咽。

白浅揽过凤九的肩膀,抬起凤九的脸,发现满是泪水,有些慌了,“小九,你怎么了?你告诉姑姑,难道东华帝君又欺负你了?”

凤九摇摇头,突然抱着白浅,哭了起来,无论白浅怎么问,凤九只哭,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儿哭。

只待凤九慢慢平息下来,白浅替她擦去眼泪,才问道,“说吧,怎么了?可与帝君有关?”

凤九顺了口气,“姑姑,对不起。”

“傻小九,怎么了,为何说对不起?”

“小九骗了你。”

“骗了我?怎么说?”白浅越来越感觉事情不对。

“小九。。。小九。。。”凤九还没有想好该如何说,如何坦白,想说但是又怕说,一旦说破,又该如何与东华相处?

“九儿,为何哭?”听见哭声的东华,从大厅赶来,正看到了这一幕。


第九十二章

凤九擦擦眼泪,回头看了眼东华,“没,没什么,有沙子进了眼睛,我让姑姑帮我吹一下就好了。帝君,还是回大厅吧,等下就好。”

“帝君,厨房烟气重,还是回大厅吧。”白浅也说道。

“好,我在大厅等你,九儿。“东华面色凝重,刚才的哭声,让他有些揪心。

白浅望着自家可怜兮兮的侄女儿,心疼得不行,“说吧,究竟怎么了?”

“姑姑,我没有忘记。”凤九忽然认真了起来,眼角挂着泪,但脸上却泛起了笑容。

“小九,你什么意思?四哥来告诉你,你不是。。。”

“我骗了你们。我没有。折颜说,若是喝下了,就真的以后都不会记得她了,不会再有第二个结魄灯,让我想姑姑一样,所以我没有。我不想丢掉与他有关的记忆。”凤九说着,投进了白浅的怀抱。

白浅的心,也是疼了,她嫁去天宫这么久,没有回过青丘,小狐狸究竟过着什么样的日子,自己竟一点都不知道,虽说放养,但是听到此处也是着实心疼得紧。白浅拍拍凤九的肩膀,“傻丫头,为何不来找我?”

凤九摇摇头,“这是只有我和折颜知道,他答应过我,会替我保守秘密,所以。。。”

“那为何今日又告诉我了?”

“姑姑,我这里痛,好痛。”凤九指着自己心的地方,“可是现在与他每日相处,我又觉得很幸福,我总想着要是一直这样就好了,无所谓三生石上有没有名字,反正我不嫁,陪着他也是好的。”

白浅紧紧搂着凤九,叹了口气,“你这样,他知道吗?”

凤九又摇了摇头,“他不知道,我不想让他知道。在他眼中,我还是那只快乐的小狐狸就好了。”

白浅扶正了凤九,认真地说道:“可是,小九,你难道就没有想过,帝君这次为何主动来,即便是为了我师父,和少绾始祖,也是没有必要住在青丘的,他难道就没有想过,会让你再次抱着希望,重蹈覆辙吗?但是他来了,还住下来,你有问过为什么吗?”

凤九抽泣了下,想了想,“应该是为了少绾姐姐的安危,魔族始祖出不得差错,也是为了四海八荒的安定吧。”

白浅摇摇头,敲了敲凤九的脑袋,“你不觉得他喜欢你吗?”

“啊?喜欢我?”凤九惊讶地说道,“怎么会?他只说过三生石有他的名字,他会喜欢我,可问题是,三生石上没有他的名字,他不会喜欢我的,这个我知道。”

“姑姑问你,以前在九重天,他有跟你如此亲密过吗?”

“好像没有,他老是逗我。拿我开心。”

“现在呢?”

“现在?”凤九想了想这些共处的日子,“好像对我挺好的,授业解惑,陪我散步,有日还特地接我下学。”

白浅闻言,笑笑,“那还要姑姑说什么?你自己去想想把。好啦,赶紧给你的帝君做羹汤吧,人家还在那儿等着呢!”

“姑姑,什么就我的了?”凤九羞涩,不过还是说道:“姑姑,这事。。。。”

“知道啦,姑姑不会说,你自己看着办,你想让他知道,你就直接说,现在还不想的话,就再等等吧。我有些困了,去眯会儿,你们自便吧。”白浅说完,走出了厨房,路过大厅,冲着东华点点头,眼神瞟了一眼厨房的方向,便回去原先的寝室补觉去了。

“哦。”凤九点头,转身,继续东华的莲子百合羹。脑子里却一直白浅刚才的话,难道东华真的是来寻我的?他喜欢我?可是三生石怎么办?一切好像又要从头开始一样的,问题的症结,谜一样的三生石。凤九晃了晃脑袋,“算了,不想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头疼。”凤九自言自语道。


一时间,狐狸洞安静了下来,大厅中坐着东华,厨房中忙碌着的凤九,几许相思,愁上心头。

九儿,我该如何对你说我的心思?

东华,我该告诉你,所有的一切我都记得吗?

 

九儿,你还会抱着我,对我说喜欢我喜欢得不得了吗?

东华,我心依旧,那你呢?你来这儿,真的是为我来的吗?

 

九儿,我为你而来,你可知?你是在假装不知吗?

东华,你若为我而来,九儿很开心,可三生石怎么办?四海八荒又该怎么办?

 

“哎呀!”凤九惊呼一声,不住地甩着自己的右手,脸上好痛苦的表情,有些懊恼。

“九儿,你怎么了?”仙遁而来的东华,已经出现在凤九的面前,关切地问道,看到凤九正悬空的右手,皱起眉头,“你干了什么?”东华看到打番在地上已经碎成两半的瓷碗,和洒在地上的汤羹,摇了摇头,握住凤九的手,一股清凉从指间流入,被烫地火辣辣的右手,疼痛感立刻好了些,可还是需要处理一下的,“九儿,我该拿你如何?以后你都不要再做饭了。”东华叹气的说道。

“我不做,你做吗?”凤九脱口而出。话出口,凤九就后悔了,这接的什么话啊。

“好,我做。”东华低着头,望着凤九的手说道。

凤九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问题,还多问了一句:“真的,帝君要为凤九做饭吗?”

“真的。”东华还真是耐心得很,温柔地回答了凤九的傻问题,就差没有问,以后住哪里的问题了。

“哦。”小狐狸内心激动坏了,面上都有些兜不住了,赶忙抽回手,“帝君,凤九没事。”

但是手又被东华握住了,“走,我去给你处理下。”可明明仙法可以治愈的为何还要去处理一下呢,倒是有些看不懂这昔日的天地共主,和一只傻乎乎的小狐狸了。



第九十三章

狐狸洞内,虽然话不多说,话不明说,尽管横在二人之间的问题,还未能得到妥善的解决,但是各自的情谊,都已经溢满了整个狐狸洞,甜甜的空气,弥漫着。可不远处的炎华洞内,空气凝滞,若冰若霜。

那日,墨渊在东华的赞同下,鼓起勇气走进了炎华洞,每一步的沉重,估计只有墨渊自己知道吧。对神仙来说,也许十九万年并不是一个漫长的数字,也许仙人的一生,可有不止一个十九万年,可对于墨渊和少绾而言,也许宁愿不会有这样的十九万年度过吧,也许时间就该定格在那个山顶,那个生死离别的瞬间吧。

墨渊走近洞中,望着盘膝而坐紧闭双眼的红衣女子,内心阵阵悸动,很想伸出手去触碰那未曾有岁月侵蚀的容颜,可却怕会吓坏了或者说惹怒了她。

 

轻唤一声“绾绾”,可封闭了五识的少绾,却浑然不知,洞中进来了那个人,那个相见怕见,却未曾忘却的那个人。天命弄人,前世的甜,化为今生的苦,少绾总是把十九万年的日子,称为自己的前世,上一世,他们可以一起笑,一起哭,一起怒,一起疯,可今生也许再也没有这样的可能,沉睡的自己,活着他,没有任何的交集,也许这就是天命的一个玩笑,也许注定的就是她和他去完成这样的一个笑话,如今的四海八荒不会有人再提及的那个笑话,一切归于尘埃,她还是她,他还是他吧。墨渊慢慢走近少绾的身边,能够感受到她的气息,平稳柔和,这是她安静的样子。

 

“绾绾,好看。”墨渊笑笑,说道:“绾绾,对不起。”顿了顿,墨渊有些哽咽,“对不起,十九万年了,我没有勇气去找你,因为我害怕,我没有勇气,去面对你。那一剑,剑下的你,那一幕,这十九万年,始终在我眼前,无时无刻。当我看到你的命星重新亮起时,你可知道我有多开心,绾绾,你复生了,可是我再一次食言了,我曾说过,你的涅槃,我会陪你,可是在你复生涅槃之时,我却不在,也许,你不会想见到我吧。”

“东华说,有些事,有些话还是见了面说了的好,我知道你在闭关,我犹豫过,可是我想,就这样陪着你,等你出关,你见到我的时候,你会如何,我不敢想,你的性子我知道,我不会还手,你想怎么样便怎么样。”

“凤九说,你心里还是有我的,她说你在伪装,假装潇洒,绾绾,是吗?你的心里还有我吗?你的性子我了解,你应该不会接受这样的我了吧。我伤了你,让你一个人躺在冰冷的晶棺这么多年,未曾去看过你一眼,你应该会恨我吧,对,没错,应该的,我该恨,我说过,护你一辈子,可是我却半路把你弄丢了,你恨我是应该的。”

 

“绾绾,”如今相思了十九万年的那个人,就在眼前,墨渊悬空的手,一直停留在半空,触摸就在眼前,可是却隔着山万重水千里。

“绾绾,”十九万前,墨渊刺下的那一剑,伤了少绾,也死了自己的心,这么多年的墨渊,仅仅是为了四海八荒而活,也许有一日,责任卸下,也就是他魂归魄散之日,不知从何时开始,后悔了自己为何在生祭东皇钟后,复生!复生的意义何在?若是早一日知道少绾会重生,也许有那么一刻,会退缩吧。他想过也许,她的眼泪会为自己而流,即使可能是笑着流泪。

“绾绾,”墨渊想过,若是少绾还愿意接受自己的那一刻开始,他会做回真正的自己,做回她的阿渊,那个会为了护着她,而揽过一切的阿渊,不会再让她孤孤单单的。

“绾绾,我在此陪着你,等着你,等你睁开眼睛,你要如何都可以。”墨渊坐在少绾的身边,盘膝,闭目,这一场修行,我陪你,下一次见面,我还在。何时何地,无时无刻。

周遭寂静,仙气缕缕,宁谧的炎华洞,暂时平缓的两个人,等待着未知的以后。

 

第九十四章

狐狸洞大厅内,东华简单地给凤九处理了手上的伤,“九儿,你怎么如此不小心。”

凤九咬着嘴边,想着如何回答,纠结了下,回到:“我刚才不小心出神了。”

“想我?”东华挑眉望着凤九。

凤九一口气没提上来,噎住,轻咳几声,而后问道:“帝君,你说话都不知道婉转的吗?况且你怎么会认为凤九是在想你呢?”这些日子的相处,凤九渐渐习惯了平等的与东华的对话,因为在凤九面前,东华也很少会自称“帝君”这样的身份词来疏远凤九。

“婉转?为何需要婉转,若是我婉转了,我怕你又听不懂了。”东华一本正经地说道。

凤九彻底无语,腹诽:“这帝君怎么如此脸皮厚?”故意说道:“那是自然了,凤九多笨啊,哪有帝君如此聪慧的脑袋,所以啊,凤九还得向帝君多学一学不是吗?帝君学识渊博,凤九才疏学浅,是该多学一学的。帝君,你说呢?”

东华笑笑,“九儿,你这嘴皮子可比以前厉害多了。”

“以前?”凤九顿住,莫非帝君讲的是以前在九重天的日子?眼珠子转转,想想,还不是自己那时候傻,胆小,生怕东华会把自己丢出去,所以活得小心翼翼,现在想想,要是当初早知道她不会被他丢出去,有些事早就该做的做了,哪还有后面的乱七八糟。总觉得亏得荒。“以前那是凤九没有碰到帝君如此博学有才的师傅啊!现在吗,不同了嘛,对吧。”

东华忽然严肃了起来,“本帝君说了,不是你的师傅,你不是我的徒弟。”语气重了许多,有些颤抖。

凤九都愣住了,有些恐惧感,但是看到东华的眼神里,明明是温柔的,服软道:“帝君,你别生气,你看凤九手都受伤了,你别气,可好?”

“那你得记得我说的话,可好?”东华语气软和了下来。

凤九点点头,“嗯,记住了,帝君,你讲得凤九的都记得住。”

“我带你去桃林,让折颜帮你看看你的爪子。”

“不用不用,帝君,这点小伤,过两日就好了,况且帝君不是已经处理过了吗?不用去桃林的。”凤九摇摇头,说道。

可东华的眉头紧皱着,一点小伤,让自己失去了该有的基本判断,确如凤九所说,一点小伤。

凤九见东华,不说话,眉头深锁,忍不住抚上东华的眉间,“帝君,别担心,凤九没事,真的,没事。”

东华握住凤九的抚在自己眉间的手,“九儿。”一把拉过凤九,紧紧地搂紧自己的怀中,“以后不许受伤。”

“好,不受伤。”凤九轻轻点点头,似乎越来越能感觉到白浅的说的话了。

 

“咳咳咳咳咳。。。”未能入睡的白浅,正巧从寝室出来,因为想着昆仑墟弟子们还不知道师傅的事,早些回去告诉他们,顺便跟他们叙叙旧,或许更好,所以便出了寝殿,恰巧看到了东华抱着凤九的这一幕。

凤九见白浅正一脸笑意望着自己,赶忙挣脱开了东华的怀抱,不好意思地叫了声:“姑姑。你不是说要。。要睡觉的吗?”

“嗯,是要睡,不过想来昆仑墟还有些事,便睡不着了,索性起来回去昆仑墟一趟。”白浅眼神飘忽了一下,然后回到凤九身上。

东华静坐一旁,给自己倒了杯水,不说话,不过嘴角倒是有着淡淡的笑意。

凤九走上前几步,“那姑姑,是要回昆仑墟去吗?”

白浅点点头,往凤九身边走了几步,“嗯,是啊,得回去,这里有帝君在,想来你也安全的很,我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白浅转脸对东华说道:“帝君,小九和小九,就暂且交给帝君了。麻烦您了。”

“天后言重了,有本帝君在,九儿无恙,墨渊和少绾暂时也相安无事,昆仑墟可放心。”东华多说了一句。

“好,那白浅便回昆仑墟去了,小九,你好好的。”

“姑姑。。。”凤九有些舍不得。

“若是想我了,让帝君带你去九重天。”

“哦。”凤九点点头。

白浅仙遁而去,大厅中剩下了东华和凤九。

“九儿,来,坐下。”

凤九点点头,坐了过去,东华给她倒了杯水。

“九儿,想去九重天吗?”

凤九摇了摇头,就点了点头,最终说道:“过些日子再说吧。现在我还不想去。”

“为何?”

凤九抿了抿嘴,“因为有些事,凤九还想弄清楚。等清楚了,不用帝君带,凤九自己也会去的。”

“何事?”

“该知道的都会知道的,帝君,凤九有自己的小秘密,不想告诉别人。”凤九笑笑,一脸的不容拒绝。

“好。”

九儿,我等你,愿意告诉我的那一日。


第九十五章

魔族始祖少绾醒来也有些日子了,但是这个消息,一直对外是封锁的,除了少数的几个人是知道的,在魔族也就奉行知道,可就是不知道谁走漏了这个风声,魔族气氛变得异常诡异。

十九万那一场大战后,魔族始祖少绾长眠,大魔王庆姜灰飞烟灭,魔族七分,七位魔君,明争暗斗,尤其是赤之魔君煦旸,更极力地想扩张自己的势力,一统魔族。按理说煦旸这个人,往日里真的是人畜无害,彬彬有礼,在少绾统领魔族时,少绾对此人也是颇为赞赏的,处事谨慎,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可终究因为一个姑娘,改变了自己。

 

这是一个叫做姬蘅的姑娘,煦旸的妹妹,恋上了东华,却爱而不得,走上了失去良知的不归路,终至自己香消玉殒。而煦旸爱妹心切,看着自己从小宠爱到大的妹妹,慢慢一点一点,化为乌有,哀默心死的煦旸,更多的是悔,是恨,悔不该当初,为何让自己的妹妹见到那东华帝君,恨的是那东华帝君为何如此心狠,纡尊降贵为奴为婢,却依然得不到,爱不得,这一切的一切,归根结底,都是东华帝君。可煦旸深知东华帝君的力量非自己可以抗衡,昔日东华的战绩如此傲人,自己要想为了妹妹报仇,那就必须一统魔族,才有可能性。

 

奉行归来魔族之事,早就入了煦旸的耳,这消失了十九万年的奉行忽然回来魔族,此时并不简单。于是派人悄悄联络了其他六位魔君,想探听其他六个人是否知道内情,一直派人留意魔族四处,煦旸也曾想设想奉行回来了,那始祖少绾是否是已经回来了?十九万年前,亲眼看到东华帝君带走了少绾,当时已经没有了生的气息,煦旸心里一直留着个疑影,突然出现的奉行,煦旸总有个不详的预感,是少绾回来了,自己想谋的事,可能就不会那么顺利了,自己苦练了这十九万年的功力,眼看着策划了这么多年的事,可不能就这么白费。可所有派出去的探子都一无所获。故才想一探究竟。

 

魔族赤之魔君大殿内,煦旸正若有所思,其他六位魔君也陆续过来了,尤其是青之魔君燕池悟,一双眼,瞻前顾后的,飞身而来,落在煦旸面前,惹得煦旸一阵嫌弃,“我说,燕池悟,你在干什么?”

燕池悟作安静状,小声地说道:“你还问老子怎么了,不是你派人来通知老子,说有要事商议吗,还不让声张?”燕池悟瞪了煦旸一眼,自顾自地躺到了煦旸的坐榻上,瞧着二郎腿,“说吧,什么事?老子看过了,这四周没人在,不会有人知道你跟老子商量的秘密。”

煦旸很是嫌弃这燕池悟一副流氓的样子,但还是说道:“再等等,等他们来了。”

燕池悟蹭得坐了起来,盘着双腿,“不是不是,你说还有人?”

煦旸点点头,“他们快到了。”

“不是,你不是说跟老子有要事谈吗?”

“煦旸,你喊我们来所谓何事?还如此兴师动众的,把大家都请来了?”其他五个人不约而同地问道。

“各位,都来了,来坐下说。”煦旸招呼着大家。

“说吧,什么事,我们都忙着呢!”

煦旸谨慎地环视了四周,方才说道:“你们可都听说了?”

“听说什么?”燕池悟看着吊儿郎当的,但这正事是不耽误的,也好奇地问道。

“是啊,听说什么?”众人问道。

煦旸对燕池悟的掺和,有点无语,但是想到好歹也是一个魔君,也就没有说些什么,而是对其他五位魔君说道:“奉行回来了。”

“奉行回来了?”燕池悟诈尸般的站了起来,跑到了煦旸的后面,扒上煦旸的肩膀,着实像个好奇宝宝似的。

煦旸往旁挪了挪,严肃地说道:“你能不能不闹了,我们在说正事。”

燕池悟不以为然,“我问的不也是正事吗?你不是说奉行回来了吗?难不成始祖还活着?她也回来了?”

煦旸总算听到自己想要听的话了,“你这消息准确吗?”

燕池悟摸摸头,“我猜的。”

 

煦旸彻底无语,转脸问其他人道:“你们怎么看?”

其中一位魔君说道:“好像有人在议论了,我想着应该是假的,始祖不是死在我们面前的吗?你们不都看见了吗?难道死而复生了?笑话,这不可能。”

“我也觉得不可能。”另一位魔君也跟着说道。

“可奉行回来了,十九万年突然回来了,你们不觉得奇怪吗?”煦旸皱着眉头说道。

“是有些奇怪?那派人出去打听打听,或者直接找奉行问问,不就知道了。”燕池悟又躺会了坐榻上,翘起二郎腿,手中还提溜着从怀里掏出来的一串葡萄,一个一个往嘴里塞着。

“好了好了,这事再看看吧,要是始祖回来了,肯定会回魔族的,奉行回来几日的行踪,让人先看着吧,要是有消息,大家及时递个消息吧。”煦旸看着面前的这几个人,想必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懒得跟他们多说,再回头看看躺在榻上的那个人,更是恨不得把他给扔出去。

“我看行,就这么招吧,此时还是低调处理吧,始祖的性子,大家都了解,她若是真的活了,回来了,没有现身,肯定有她的用意,我们再看看。”一位魔君说道。

“那我们走吧。”五位魔君散去。燕池悟还在那儿晃悠着。

煦旸觉得奇怪了,问道:“你怎么还不走,还有事?”

燕池悟嘴角一抹笑意,望着面前的煦旸,“没事,没事,我就随便晃晃,回头再说吧。老子走了,不用送了。”说完消失在了赤之魔君大殿。

煦旸的心思又重了些,转身消失在了大殿。

 

第九十六章

看似无心的燕池悟回到自己的青魔殿,葡萄没停,但是脑子也没停,躺在自己的坐榻上,有些心思。一旁的瑶依,给燕池悟倒了杯水,递于燕池悟说道:“燕哥哥,你是有什么事情吗?”

燕池悟塞了满嘴的葡萄,含糊地说道:“老子会有什么心事?笑话。来来来,这葡萄可好吃了,瑶依,你也吃点儿。”燕池悟递了颗葡萄给瑶依。

瑶依接过,没有吃,而是抚上燕池悟的眉头,笑着说道:“哥哥,你有心事,都是写在脸上呢!能告诉瑶依听听吗?”

燕池悟咽下口中的葡萄,刚想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想了想,然后勾勾手指头,示意瑶依凑近,而后贴上瑶依的耳朵说道:“你替哥哥去办件事情。。。。”

“好,瑶依知道了,马上去。”瑶依点点头,转身要走。

“有什么情况,及时告诉我,小心点。”燕池悟嘱咐道。

“知道啦,哥哥休息会儿吧。瑶依先去忙了。”

燕池悟打着哈欠,“啊。。。老子还真是困了,眯会儿。”话音落,呼噜就响起来了。

 

青丘镜湖边,凤九坐在木桥头,望着平静的湖面,心里也安静了不少,望着手上的有些红肿的地方出神,深深地叹了口气,脸上浮出笑容,自言自语道:“白凤九,你真是没有出息,东华就是你前世的冤家,今世的克星。只要与他有关,你就真的毫无自控力了,什么该做,什么能做,你都会乱了方寸,以后的你该怎么办?”

凤九仔细回忆了自己和东华简单地相处的这些日子,东华对自己很好,比在九重天的时候还要好,甚至有那么几个瞬间,凤九在东华对待自己的情景里,看到了自家阿爹和阿娘的感觉。从记事起,凤九的眼里看到的都是阿爹对阿娘的好,满满的爱意,凤九在这些日子的东华身上似乎看到了爱的影子。

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白浅对自己说的话,凤九想也许是真的,也许东华想通了,也许他当初说过的如果,可以变成现实,也许天命还会眷顾自己,也许自己可以得到幸福,也许一切都是冥冥中的注定的,最好的安排,也许自己该勇敢一点。

凤九越想越觉得内心一直纠结的,好像不那么重要了,他没有名字,那又如何,只要陪着他,就这么陪着他,一杯清茶,一缕清香,伴君太晨,看日升月落,看四季更替,难道不也是一样的可以过完一生的日子吗?神仙的一生太长,若是太过拘泥于这如同云烟一般的虚无的东西,也许早就该身归混沌了吧。

 

“九儿,你在想什么?手上还疼吗?”东华站在凤九的身后许久了,一直望着那个瘦小的背影,仿佛天地瞬间的失色,此刻,他不是昔日的天地共主,不是东华帝君,而是东华紫府少阳君,不论名与利,只是想守着这只小狐狸,东华越想越想发笑,凡间的自己,曾说过,若是九儿有任何的闪失,将不会再有理智,做出什么事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也许如今的东华,也是如此吧,若是小狐狸再有闪失,估计理智这个东西,对一向澄明通透的东华帝君来说,也会不复存在吧,直到听到小狐狸的自笑声,让出神的东华回过神来。

凤九听到是东华来了,转过脸来,微笑着,说道:“你来啦。坐在这儿可以吗?”指了指自己身边的地方。

东华点点头,忽然间觉得这样的凤九,好像有些不一样了。走到凤九身边坐下,同样望着平静的湖面,说道:“九儿,我发现你有些不一样。”

“有吗?哪里不一样?嗯,是有些不一样。”凤九抬起手,伸到东华的面前,“这里红了一块。”

东华笑出了声,“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那是哪个。凤九愚钝,还真的不知道帝君说的是什么?”凤九俏皮地说道,“要不帝君给凤九说说怎么不一样了。”

东华挑眉望着凤九,“你今日不怕我了。”

“怕你?我以前很怕你吗?”

“没有吗?”东华反问道。

“有吗?我怎么不知道?帝君这么平易近人,凤九怎么怕呢?”凤九正了正身子,一本正经地说道。

东华好奇了,“我?平易近人?你倒是说说我哪里就平易近人了?”

凤九摆摆手指头,神秘地说道:“佛曰,不可说。这是个秘密,不能说的秘密。嘿嘿。”说完,又是一阵爽朗的笑声,没有负担,没有忧愁,很单纯的笑,感染了东华,让东华也慢慢卸下心里的沉重,跟着一起笑出了声。

“帝君,你应该从来没有玩过水吧,要不我们下去玩会儿?”凤九说着,已经退去了脚上的鞋袜,露出了白皙的双足。

“玩水?不去。。。”东华刚拒绝完,却不想被凤九一拉,跌进了水中,估计这四海八荒也就只有这小狐狸敢做这样的事情了吧。。。。。


第九十七章

“哈哈哈啊。。。。帝君,你是不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啊,看招。”凤九撩起一阵水花,洒向东华,东华也不躲闪,一个水花当头浇下,站在水里的东华,瞬间湿透,一头银发贴在了后背,这样的落汤鸡似的的东华帝君,估计是头一次吧。

凤九愣住了,歪着脑袋看着东华,“帝君,你怎么不躲呢?”凤九哗啦着湖水,走到东华身边,“你看看都湿透了,冷不冷?会不会受凉?”

东华握住凤九拎着自己袖子的手,“我好久没有听到你这么开心地笑了。”

凤九脸僵住了,“是吗?没有笑吗?”

东华抬手替凤九擦去眉眼间的水滴,“你说呢?”

凤九惊颤了一下,东华冰冷的手,赶忙说道:“帝君,你的手好冷啊,不行不行,凤九错了,不该把你拉下水的,走吧,我们回去吧。”

东华也不拒绝,就任由凤九拉着自己的手,跟着凤九飞回了岸上,凤九捏了个决,弄干了自己的衣衫和东华的衣衫,但是望着东华湿漉漉的头发,有些慌忙,“帝君,走,我们回狐狸洞吧,你的头发还未干,在外面会受凉的。”

说完,又拉着东华进了狐狸洞。

东华笑着摇摇头,心想:“九儿,你知道捏个诀弄干了我的衣衫,为何不知道弄干我的头发呢?且看看你想干什么吧。”

 

估计,东华怎么想都想不到,小狐狸将东华带入狐狸洞里厨房里,更好笑地是让东华坐在了锅燥边上,生了个火,还仔细地倒腾了火堆,说道:“帝君,等这火烧旺了,有了温度,你的头发很快就会干了。”

“好。你也坐着这儿吧,你的头发。。。”东华忍着笑意,配合地说道。

凤九也坐了下来,伸出手,搓了搓,温暖的火苗,温暖着凤九的心,眼神的余光望向东华,“帝君,长得真好看。”凤九心想,“哈哈,白凤九,你又犯花痴了。”

东华倒是光明正大的盯着凤九,这傻傻的小狐狸,还真是傻得可爱,这烤火堆,这样的事情,在凤九的带领下,还真是什么都可以体验到。

没多久,这头发确实有些干了,凤九还不忘伸手,摸了摸东华的银发,突然起身,“帝君,你等我一下。”凤九转身跑了出去。

东华有些好奇,这小狐狸又想干什么,等着便是。

没多少工夫,凤九就又跑回来了,手中多了一把梳子,站在东华的面前,有点羞涩地说道:“帝君。。。?”

“何事?”

“凤九想。。想给你梳头,可以吗?”凤九握着的梳子的手,有些力度,好像下了好大的决心。

“来吧。”东华冲着凤九挑挑眉,嘴角扬起一抹笑意,点点头。

凤九瞬间,眉开眼笑,走到东华的背后,散去东华原本的发髻,轻轻地梳了起来,“帝君,你这银发,是天生的吗?”

“嗯。不好看吗?”

凤九边梳边说道:“好看啊。凤九很喜欢。”

“九儿喜欢?”

“嗯,喜欢啊,看惯了黑发,一头银丝也是很养眼的,而且可好辨认了,天地间就你一个人啊,即便走丢了,都可以找的见。”

“走丢?呵呵,你觉得本帝君会走丢吗?”

凤九努努嘴,手中愣住了,“帝君,凤九失言了。”

东华微微转身,“若是本帝君走丢了,九儿可会来来寻我?”

凤九垂下头,想了想,而后坚定地说道:“会吧。我会去寻你的,只不过,应该不会有那么一天吧,帝君何等精明,怎么会走失呢?呵呵。”凤九笑笑。

东华沉默了下来,凤九手中的梳子没有停下,给东华重新梳着发髻,半晌,东华开口了,“九儿,你知道这一次我为什么出太晨宫这么久吗?”

“不是为了少绾姐姐吗?”凤九脱口而出,太简单的的答案。

东华轻轻地摇了摇头。

“那为什么?”凤九好奇了,难不成真的是因为?

“因为本帝君走失了一只重要的小狐狸,我出来寻她了。”

凤九刚刚束好东华的发髻,听到东华的话,是彻底呆住了,屏住呼吸,“小狐狸?帝君养了小狐狸?”

东华点点头,“嗯,是。”

“帝君很喜欢那只小狐狸吗?还为了她出太晨宫来找啊!”凤九心揪起来。

“喜欢。”

凤九眉头皱起,“那她为何要走?”凤九握着梳子的手,更紧了些。

东华顿了顿,“因为我,被我赶走了。”

“帝君,既然喜欢,为何要赶走她?”凤九眼眶里已经有了晶莹。

“总想给她最好的保护,可当我把她赶走后,却发现。。。”

“发现什么?”凤九有些着急地问道。

“发现我习惯了有她,或者说她对我来说如同我的一颗心吧。”

凤九不说话了,彻彻底底地待住了,有些慌张,“帝君,那个你的头发,梳好了,我们是不是该去书房,教授课业了?我先去书房,整理好书。”凤九转身跑去了书房。

东华起身,望着凤九慌乱的小身影,却有些欣慰,“小狐狸,我来了。”



第九十八章

书房内,凤九低着头,一页纸来回翻,翻了不知道多少遍了,凤九心里乱急了,东华的话字字击中自己防备已久的内心,正一点点的崩溃,刚才的话,不是很明显吗,他为自己而来?可真的有了答案之时,凤九却不知何去何从了。

曾经,一直,一直想过,是否可以留在他心里的某个角落,偶尔无聊之时,可以想起,那对自己来说,已经很好了。即便他派司命送来四海八荒图,说没有什么值得惦念的,但是自己跟自己说过,这个人自己不要忘记,不想忘记,白凤九今生唯一喜欢的人,不能忘记,尽管告诉所有人,自己服下忘情水,当所有人都认为自己忘记了前程,与他再无瓜葛之时,只有自己知道,放不下的还是他,在自己的心里,满满的都是他。

如今他来了,告诉自己,他为自己而来,是该坦白吗?坦白的告诉他,东华,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我还是喜欢你的,小狐狸说过,要陪你生生世世的。可这一刻自己为何胆怯,没有勇气去承认,自己的假意失忆,自己的真情实意,白凤九,你意欲何为。

 

“九儿,你在想什么?”东华站在书房门口,许久了,就这么望着小狐狸。

凤九抬起头,磕磕巴巴地回到:“我。。我在温书。”

东华走到凤九的身边,俯身拉起凤九的一只手,“走,我们去趟桃林。”

“啊?去桃林做什么?不是要教授课业吗?”

“你学的已经超前很多了,放几日假吧,不急于这一刻。”东华握住凤九的手,夸大的手掌,暖心的温度,让凤九特别心安。

“那我们去桃林做什么?”

“打个招呼去。”

“啊。。。”还未等凤九说些什么,东华已经带着凤九飞向桃林,小狐狸没有自己腾云,而是和东华在同一片云头,有些别扭,往旁边挪了挪了。

“你再动,可就要掉下去了。”东华一拉,凤九入怀,乖乖的。

 

十里桃林里,醉逍遥,乐逍遥的两个人,莫过于折颜和白真了,喝着桃花醉,鱼竿子钓着鱼,棋盘上也没有歇着,还能斗个嘴,聊个天什么的,日子过的快活至极。

折颜端起一杯酒,笑着说道:“真真,你说你们家小狐狸和东华怎么样了?”

“哟,呵,那可不好说。小狐狸已经不是以前的小狐狸了,哪儿那么容易就上钩的。”白真笑着说道。

“哦?”折颜有些诧异,“难道你就这么了解你们家小狐狸啊?”

白真颇为自豪地看了眼折颜,“你可别忘了,当初小五喝下忘情水,可是将夜华忘得干干净净,要不是夜华做了让小五感动的事情,按照小五的性子,说不定就去退婚了,哪还有后面的事情?”

“那可不一定吧,你要知道他们之间可还是有个团子的。再说了,夜华住在青丘之后,小五不是也习惯了许多吗?陪着下棋,陪着散步,这些可都是小五自己告诉你的。”折颜笑笑。

白真想了想,“按你的意思,难不成小九也跟小五一样,即便没有恢复记忆,也对帝君产生感情了?”

折颜笑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眼前一亮,“走吧,客至。”

“这个时候,谁会来?”

“你说呢?”折颜挑大了眼眶,冲着白真一笑,努努嘴。

 

“老凤凰,四叔。”老远就听到凤九叫喊的声音。

“呦呵,是小狐狸来了。”白真笑笑,与折颜闻声走过去。

不远处,便看到东华牵着凤九,走了过来,折颜点头示意,“帝君,这个时辰怎么过来桃林了?”

“白真见过帝君。”白真同样点头示意。

“二位上神,不必多礼。”

“帝君,那边坐吧。”折颜作请状,指向石桌边。

“不了,本帝君前来,是来说一声,带九儿出去玩几日,这青丘的政务和炎华洞的二位就暂且交给二位了。”东华一本正经地说道。

“啊?帝君是要带凤九出去玩吗?”凤九诧异地望着东华。

东华转脸看向凤九,点点头。

“不是,帝君,这炎华洞的那位可不会听我的,万一提早出关了,那该如何?”折颜皱着眉头说道。

“不听的,不是还有墨渊吗?担心什么?好了,几日的功夫也出不了什么岔子,等我们回来再说吧。”说完,已经带着凤九仙遁而走,消失在了桃林。

留下一脸无奈哀怨的折颜和一脸惊讶的白真,“走吧,回狐狸洞。”白真笑着摇摇头说道。

“不走能怎么办?”折颜摇摇头。二人也消失在了桃林。



第九十九章

云头上,东华紧紧地揽着凤九的肩,让她紧紧地贴着自己,凤九有些紧张,有些惊讶,更多的是喜出望外。

仰起头,看着如此近距离的英俊的脸庞,嘴角一抹淡淡的笑意,“帝君,你这是要带凤九去哪儿?”

东华略微低下头,对上凤九的眼,满目温柔,“你想去凡间吗?”

“凡间?”凤九很是疑惑,一双大眼睛望着东华。

“对,凡间,我想带你去凡间,可好?”

这样的东华,让凤九看到了凡间的陛下,一脸的宠溺,情不自禁地回道:“好,你去哪儿,九儿跟你去哪儿。”

东华揽着凤九的肩头的手更加紧了些,心里,默念着:“九儿,抱歉。”这份抱歉,是在责怪自己的迟到,数次的伤害,生死垂危之际,只是给了她一个不真实的梦,看不清楚的心的,是自己,可结果却是小狐狸来承受的。四海八荒也许所有人,都认为东华帝君是个完美的人,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英俊的外表,修为功力造诣深厚,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实他不完美,缺失的只有他自己知道,丢了的那颗心,直到一只小狐狸的闯入,才慢慢回到了自己的心里,跳动。

那年,慌乱的你,闯入我的怀中。。。。。

二人落在凡间的入口处,东华停住了脚步,“九儿,你可有想去的地方?”

凤九微愣,脑海里第一个浮现出的便是那年的菡萏苑,也不知道,现在是否还在,这么多年过去,也许早就不复存在了吧,凤九笑笑,摇摇头,“没有。帝君想去哪儿?”

“真的没有吗?”

凤九还是摇摇头,“没有。”

“好,那跟我来。”东华牵起凤九的手,隐去身形,落在了一个院落的外面,门匾上写着“九心苑”。

凤九一开始的猜想,也许东华是想去菡萏苑的,可是面前的这个院落却没有当年的样子,凤九心里有些失落,勉强着自己,问道:“帝君,这是哪里?”

东华笑笑,挥了下衣袖,刚才入眼的“九心苑”瞬间变成了“菡萏苑”,院落的四周也不一样了,完完全全地变成了记忆中的模样。

凤九有些不知所措,这里再熟悉不过了,强装镇定,六百年过去了,这菡萏苑还在?凤九心里是不确定的,除非一直有人用仙法护着,“帝君,这里是?”凤九有些心虚地问道。

“进去看看。”东华双手抬起,大门推开。

凤九眼前一亮,这真的是菡萏苑!凤九惊到了,里面的那个鱼缸还在,还是那颗桂花树,一阵芳香袭来,凤九闭上眼睛,努力的让自己眼里的晶莹不会流出来。

“帝君,好香。”凤九转移了话题,“你闻见了吗?”

“走,进去看看。”东华的一颗心也是提着,看着凤九的异样,也是心里难受的紧。这里有他们太多太多美好的回忆。东华握紧凤九的手,迈开了第一步,走了进去。

凤九的步子有些沉重,这里一点一点正在暴露自己的回忆,那一年,她日日坐在鱼缸前,自己的心事只能说与他们听,又一年,他等来了她,可他是来跟她诉说他对贵妃的相思苦,再一年,终于在救命之恩的促成之下,他和她交心了,一次简单而又隆重的属于他们二人的大婚,一个属于他们二人的久违的洞房花烛之夜,一个背着自己回来的大雨滂沱之夜,念此,凤九已经泪眼模糊。

东华不发一言,只是紧紧地揽着凤九的肩,感受她的颤抖,她的激动,她的心跳,她的气息,这一刻他彻底明白了,小狐狸的记忆还在,不然她不会如此。

凤九松开东华的怀抱,慢慢走到鱼缸边,石凳还在那里,凤九坐了下来,望着缸内,“鱼儿。”

东华慢慢走到凤九的身边,“对,鱼儿,它们在,我也在。”

“是吗?这鱼儿,游得好欢快啊。”

“是啊,九儿,你也该开开心心的,你原本该是一只快乐的小狐狸。”东华一只手搭上凤九的肩膀。

“是吗?我长了这么大,才知道什么叫做责任,快乐的小狐狸,是啊,姑姑总是这么说,我是她的开心果。”凤九笑笑说道。

“你也是我的开心果。”东华双手搭上凤九双肩。

 

第一百章

“九儿,我们进屋坐坐吧。”东华拉起凤九的手,想让她进屋。

凤九脸上还有泪痕,仰起头,问道:“进屋,做什么?陪你下棋吗?”

东华一愣,而后笑了,“九儿想下棋吗?”

“帝君怕是记错了吧,九儿擅长的是厨艺,可不是棋艺。”凤九也笑着说道。

东华扶起凤九,转过身来,面对面地站着,替凤九拭去眼角的泪痕,心疼地说道:“九儿,你没有话要对我说吗?”

凤九别过脸去,有些不大开心地说道:“需要对你说什么?我先进去了。”凤九抚下东华揽着自己双臂的手,自顾自地走进了殿中。

东华忽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这好模好样儿的怎么会生气了?东华赶紧跟了上去,也走进了大殿,看到凤九坐在当初自己第一次来见她时,坐的那个榻上,面前的棋盘,还是当初的那个模样,凤九胡乱摆放了几颗棋子,对东华说道:“帝君,坐下吧。”指了指旁边的位置,说道。

东华点点头,想知道面前的小狐狸究竟想做什么?很配合地坐了下来。

“帝君,要下棋吗?”

“你想吗?”东华挑眉反问道。

“我才不想呢,我又不会下棋。”凤九委屈地说道。

东华瞬间觉得这小狐狸说话,真是有趣,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吧。“那九儿,你想干些什么?”

凤九叹了口气,“帝君,你愿意听凤九讲个故事吗?”

“好,你说。”东华目不转睛地盯着凤九,也许大概还是知道小狐狸想讲什么的。

凤九提起一口气,抿了抿嘴,深呼吸,说道:“从前,一只小狐狸,家里最小的,受尽了宠爱,无法无天,自诩厉害,跟着家里的长辈到处闯荡,有日,小狐狸自己一个人溜出去玩耍,家里长辈过生辰,为了方便,误闯了一个林子。”凤九笑了笑,“总以为一直好运气的小狐狸,那日走了霉运,遇到一只虎精,那时真的是要吓死了,那面目狰狞的虎精,她到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以为死定了,却不想被一个人给救了,也许从被救下的那一刻开始,这个人就住进了小狐狸的心里,她没有想过这个人是天地间最厉害的人物,从开始的崇拜,到后来的心仪,一路追随,一路坎坷,呵呵。”凤九说着眼里噙着泪,“现在想想,还真是可笑,这小狐狸为何这么没有自知之明,何德何能,能够配得上这天地最厉害的人物,最终一句三生石无缘,从此天涯路人,各自安好。”

东华动容,“九儿。。。”

“帝君,你别说话,听凤九把这个故事讲完吧。”

“好,你说。”

“可是分开的那些年,小狐狸以为自己会做的很好,会忘掉那个人,可是越想忘掉越是忘不掉,所有人都担心她,处处小心,处处维护,生怕小狐狸再有个三长两短,小狐狸太心疼担心她爱她的人,也不想再浑浑噩噩的生活了,于是她选择了寻求帮助,抽离记忆,也许忘掉过去,她可以做回那只快乐的小狐狸,在有心人的帮助下,她有幸在忘掉之前,见了那个人,可是那个人想说的不过是一句尘世情缘尘世尽而已。小狐狸哭了,笑了,笑了,哭了,最后放弃了所有忘掉过去的办法,因为即便那个人再无情,她依然不想忘掉那个人,刻骨铭心的爱过不是说忘就能忘掉的,小狐狸没有怪过谁,更加没有怪那个人,她让所有人都以为自己服了忘情水,忘掉了前尘,从来都不曾认识过那个人。”

东华怔怔地望着凤九,一时语塞。

凤九嘴角浮起无奈的笑容,“可直到有一日,那个人,又出现在了小狐狸的面前,本来止水的心,又泛起了涟漪,可是她再也不敢想,她和他已经没有了任何联系,多年后的出现,又为何而来,小狐狸不敢揣测,没有任何资本的妄加猜想也许只会让自己更加难堪。可相处了些时间后,小狐狸却发现,那个人的温暖,柔情,处处替她着想,小狐狸又开始了幻想,心里又开始了期待,直到那个人说他为寻小狐狸而来,小狐狸已经彻底乱了方寸,她没有了勇气,没有了自信,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凤九抬起头,望向东华:“帝君,你说小狐狸该接受那个人吗?”

“九儿。”东华顿了顿,“抱歉,我来晚了。”

凤九闻言,没有感动,而是哭着笑了,“抱歉,来晚了?呵呵,帝君,这句话,凤九是不是该动心,是不是就该这样扑进你的怀里,哭一场,撒个娇,然后一切都好了,是吗?”

东华起身,走到凤九的身边,蹲下身来,握住凤九合在双腿上的手,“九儿,我来了。”

“来了又如何?”凤九忽然站起身来,嘶吼道,眼泪止不住,跑出了大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百一十章 出了魔族的燕池悟,也不知道该不该直接去九重天,太晨宫,找东华去,不是怕自己打不过他,而是没有想好如何...
  • 第一百零一章 东华完全没有预料到凤九的反应,不过真的验证了自己曾经的想法,凤九真的没有忘记他,没有忘记他们的过去。...
  • 第八十六章 凤九擦擦眼泪,直起身子,对东华说道:“帝君,少绾姐姐,闭关还需要多久?“你问这个做什么?” 凤九指了指...
  • 第八十二章 九重天上,洗梧宫内,白浅已经两日没有好好睡觉了,那日三生石前的一幕始终在自己的面前,几次想问夜华,可深...
  • 抓娃娃机已经渗透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不知从何时起,抓娃娃成了中国电影院、商场、步行街、超市的标配,在商场,随处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