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小贱的“海漂”生活

图片来自网络

文|镜湖居士

Part  01 

孙小贱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跟自己的经理起冲突,而且是还没有过去的时候就开始了,本来孙小贱只想着能去就去吧。

徐汇区一个不大的保险公司顶楼中间,一群人四五个人穿着拖鞋,吃着泡面,穿着短袖衣服,正围坐在一个狭小的空房间里面,一边吃着泡面一边有说有笑。

孙小贱在跟着络腮胡去了松江之后,辗转公交到了那边的一个旅馆,东西暂时放在劳务派遣公司,听说大安劳务是这边比较出名的劳务公司,当然了放着自己的心思,孙小贱本来就是过来入职的,也没想那么多,关键问题在于两个事情,一个事情就是他隐隐地觉得自己被欺瞒了,另外自己病急乱投医,急于工作,过来的并不是自己想要的公司。

当然更然他闹心的是,他过来之前,因为跟一个一起入职的同时闹了不愉快,心里面很是郁闷。但是自己已经答应了,那怎么说自己都要做一个交代不是吗?于是自己就让络腮胡陪自己一起去那边,毕竟自己这边不熟悉,小心 翼翼总是没错的。

到了徐汇区,在约定的地方,在周围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人,希望对方过去接一下,结果经理一顿话术说的,什么这么大人了,还需要人接之类的,自己当时就觉得,好行吧,这下又把你得罪了。反正就是转来转去,在外面虚耗许久,这才进去跟那个经理会面,好一番心里不爽,再加上见面之后经理跟自己就说怎么回事之类的,自己心里积压的东西就感觉不好了,刚好那络腮胡一看环境,就说:“你看这些跟你之前知道的有出入吗?”

“孙小贱说是的。”

孙跟络腮胡出来,就开始吐槽了,我想过这边环境差,没想到连房子都是租来的,居无定所,电脑自己带,还多少没有个保证。见着他们出去了,那经理跟着我门后面,就说:“哎,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你是来干活的,我怎么感觉你是来参观的。”

“工资什么时间可以结?毕竟我带的钱不多。”

“对方回答说需要看供应商的结款。另外工资的事情你需要问人事,不要来问我,我们只负责干活。”

“好的,我知道了。”

经理问:“你是来上班的?你应该之前就了解了这些的。”

“我没了解清楚,那边的人事一开始就没有告诉我具体地方,而且薪资我认为是公司有意隐瞒的。对不起,这样的薪资待遇我看我可能会受不了。”

“你一开始催促我,我这边还没有决定好,所以才这样。”

“好吧,那你怎么决定的?”

“我回去带上电脑吧。”

“好,你在从网上订床被子,然后你晚上就先找个地方休息,另外记得在这边办公地点打卡,表明你到了这边。”

“好的。”说完就离开了那个简陋的不能再简陋的睡觉和办公区域。

图片来自网络

Part  02

“离开,是需要沉默的走,不需要说更多理由。”

                                                                                                                          -----------孙小贱《陈年日记》

在回松江的地铁上,自己的手机分别响了两次,一次是父亲打来的,一次是叔叔打来的。电话简短,就一个目的,问孙小贱到了没有?孙小贱在那边按顿好了吗?孙小贱没敢说不好,也没有说不好。只是简单的跟三叔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毕竟三叔跟自己还是聊得来的,父亲思想太传统,跟不上时代,说了徒添烦恼,不如不说。

第三次电话是那个姓苏的经理打来的,告诉他说那边有一床被子,可以晚上过去休息,带着电脑过去就行。

不知道为什么,从哪个租住的办公室出来,自己内心里面就一肚子无名之火,觉得自己受了欺骗,为什么不早点说,什么情况都不予告知,这不是骗人吗?一个骗子公司是没有好结果的,说什么都有点让人沮丧,毕竟从西安高新区那敞亮的办公室走的时候,自己还满怀着憧憬,结果到了外地,一个月收入8-9千才能考虑的地方,真的让人很心碎。

所以,针对这通电话,早就不满的孙小贱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句话说道:“我不打算过来公司了。”这句话脱口的猝不及防,好像自己没意识到似的,毕竟大老远的跑过来,可不是为了在这边吃土的,更不是想着拒绝别人的,在这个大大的上海,自己微小的跟一颗砂砾一样,无声无息的。

说完直接挂掉了电话,之后心情一度十分低落,络腮胡则在一边不停的说,换个工作还不容易,怕什么,孙小贱心中百感交集,一句话都不愿意搭理他。

既有恼他为什么一直在边上扇风点火,也有恼自己怎么就顾头不顾尾的说了这么一句话,现在还能回头吗?还想去吗?

络腮胡大概看出了心思就问:“你还想去吗?想去的话,大不了给对方重新发个消息,回个话就好了,怕什么。”

“我才不呢?又不是我错了,我凭什么去跟他道歉,更不会回头,烂公司见鬼去吧。”说完愤愤地低下头,想起半年来为了学习一门新技艺付出的日日夜夜,心里面早已经翻江蹈海。

“罢了,不去就不去,我们一起回去,在思谋一下,不行就进厂。”

“进厂进厂你就知道进厂,瞧你还是个大学生,你怎么就净想着进厂呢?要进你去,我不去。”

“好,我去,我无所谓,反正生存第一,然后才是别的。你呀好好考虑一下吧。”

“好 ,我现在 就可以答复你。我不会去的。”

孙小贱狠狠地咬了咬牙,接着一声不吭蹲坐在地上,此时上海市区刚下过雨,湿滑的地面,地上的水直直渗入了衣服,直入骨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游子离乡思乡切,欲还故里步蹒跚。 求学路途年年归,难解相思梦难眠。 问归期,无言对,爱莫能言; 遥相望,天涯归来,...
    兔兔马阅读 126评论 0 1
  • "我仍知道希望是什么, 是因为你陪我坚持过 我看见了 谁的回忆有个我 我不完美 可你的宝贝儿仍是我" ...
    吃草的兔乖乖阅读 167评论 0 1
  • Zen先生阅读 151评论 0 0
  • 决定和交往五年男友分手那一刻是瞬间且有力的。 父母的建议只是一方面,毕竟主意是自己拿的,生活也是自己的。 回头想一...
    食食物者为大人物阅读 9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