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逸专栏白话解读2018.3.12-3.16佛学浅谈(今日思考)

一、2018.3.12今日思考:奇迹还有很多,我就不一一列举了。如果你再看到敦煌壁画,可以留心一下“法华经变”的内容,以上场景基本都有。我们现在就能想到,生死轮回能不能解脱,那是很难求证的事情,但眼前的危难能不能化解,这可是火烧眉毛、生死攸关的大事。念佛如果真有这样的好处,那么只要是人,都会上瘾。但是,既然上帝和佛菩萨有求必应,为什么人间还有那么多苦难呢?祈祷和念佛的效果到底怎么样,有没有人做过可靠的统计研究呢?欢迎你在留言区谈谈自己的看法。

答:1、既然上帝和佛菩萨有求必应,为什么人间还有那么多苦难呢?

① 佛教解释为:从释迦牟尼涅槃到弥勒佛“龙华三会”这中间的五十多亿年里,世界上是没有佛的,这才使各种罪恶纷纷彰显。

② “上帝和佛菩萨有求必应”——那是肯定的,只是信号传递是需要时间的,苦难多是暂时的。

③ “上帝和佛菩萨有求必应”——那是当然的,只是人间愚痴太多,他们不相信,所以苦难多。

2、祈祷和念佛的效果到底怎么样,有没有人做过可靠的统计研究呢?

①祈祷和念佛的效果和不祈祷和不念佛的效果是一样的,都是“回归均值”。

②高尔顿对“祈祷上帝救命”做过可靠的统计研究。他特意查阅了婴儿在出生时候的死亡数据,发现婴儿死亡率和父母的虔诚与否毫无相关性,而婴儿本人当然还没机会作恶。

③你也许既不用念佛,也不用还愿,佛祖其实从没保佑过你,你自以为获得的保佑其实只是“回归均值”。

二、2018.3.13今日思考:今天我们看到的《人类的由来》中译本,是由潘光旦和胡寿文合译的。潘光旦是中国最著名的优生学家。《人类的由来》是由一位优生学家,而不是生物学家或人类学家翻译出版,很有一点耐人寻味。这又是一番波澜壮阔的内容,但我就不把话题扯远了。回到“祈祷的效果”,你觉得高尔顿的研究报告可以成功说服那些虔诚的信徒吗?或者反过来问:念佛也好,向上帝祈祷也好,难免会有无效的时候,甚至无效的时候会比有效的时候更多,但为什么成千上万的信众们还是信心饱满呢?

答:1、回到“祈祷的效果”,你觉得高尔顿的研究报告可以成功说服那些虔诚的信徒吗?

①不会成功说服那些虔诚信徒的。(虔诚信徒会有“确认偏误”)

(②确认偏误:指人们会倾向于寻找能支持自己观点的证据,对支持自己观点的信息更加关注,或者把已有的信息往能支持自己观点的方向解释。

③比如,神秘的熊老师是60、70、80后、男、女?每个人都只相信自己的判断结论,并将信息往自己的判断结论上进行解释。

④总之,人群中像熊老师这样的十足理性思维的人是少之又少的。常人一般不会先依据客观事实,然后产生观点;而是先有了自己的观点,然后寻找事实来支持自己的观点。)

2、 或者反过来问:念佛也好,向上帝祈祷也好,难免会有无效的时候,甚至无效的时候会比有效的时候更多,但为什么成千上万的信众们还是信心饱满呢?

①首先,我们要知道一个事实就是,人往往是不理性的。

②当虔诚的信仰和令人失望的祈祷效果(或研究数据)摆在面前的时候,认知失调会让人十分痛苦。

③为了活下去,大脑天然就会避免认知失调,而避免认知失调的途径天然就会遵循省力原则。

④那么,到底是信仰信错了还是自己哪里做错了,显然接受后者要比接受前者容易得多。

⑤信徒很容易反求诸己,归咎于自己不够虔诚,或者哪里不小心冒犯了神佛。

⑥坚信神佛肯定是爱自己的,然后“自我欺骗”一下,这次不灵,下次就灵了或下下次……

⑦总之,在虔诚的信徒那里,为了不使自己的信仰世界崩塌,“叙事自我”会找出各种理由来解决自己的认知失调,这些理由可以在祈祷失效之后使他们继续信心饱满。

三、2018.3.14今日思考:《地藏菩萨本愿经》并不很长,也没有任何烧脑的哲学思辨,这就让人不解了:千百万的地藏信徒难道就没有因为这样一个板上钉钉、无可辩驳的事实而怀疑自己的信仰吗?一定还有什么更强大的力量维系着他们的信心,这到底会是怎样的力量呢?

答:1、千百万的地藏信徒难道就没有因为这样一个板上钉钉、无可辩驳的事实而怀疑自己的信仰吗?

①这样一个板上钉钉、无可辩驳的事实是:地藏信仰在日本很流行……日本还是有那么多地震。

②千百万的地藏信徒并没有因为这样一个板上钉钉、无可辩驳的事实而怀疑自己的信仰。

2、一定还有什么更强大的力量维系着他们的信心,这到底会是怎样的力量呢?

①这是神秘体验给予的力量。因为他们在实修的过程里真的有过和神佛直接发生联系的神秘体验,甚至不止一次地有过这样的体验。

(②就如同我们凡夫俗子不会真正相信佛陀的“无我”理论,因为别人撑得很饱时,饿得咕咕叫的还是“我”的肚皮。

③事实上,就算有再多的铁证也无法动摇他们的信心,因为很多信徒根本就没想过要做任何反驳。在他们看来,夏虫不足语冰,讲道理是讲不通的。他们最常见的应对话语是:“没有实修的人是不会懂的。只要你坚持实修,总有一天会懂。”

④科学版的“无我”已证明大脑有七大模块,你以为是“自己”的理性决策,实际上是各个模块博弈的结果。“体验自我”是你,“叙事自我”是你,请问,哪个是你?——你仍会坚信只有“一个你”。

⑤科学证明的结果你都不一定相信,那些有过神秘体验的虔诚信徒又怎会怀疑自己的信仰?)

四、2018.3.15今日思考:现在你可以回忆一下《传习录》的内容,想想阳明心学里边那个貌似荒诞的“心外无物”的著名命题到底应该怎样理解。

答:①、首先我们要清楚,阳明心学里的“心”是指“道德的心”,至善是“心”原本的状态。

②、“物”并不是指“岩中花树”这样的客观事物,而是“意之所在便是物”,也就是说,思维的对象就是物。

③、打个白话比方,今年过年你想好好孝敬一下你爹,那么,你的意之所在便是“好好孝敬一下我爹”,“好好孝敬一下我爹”就是你的思维的对象,就是“物”。

④、这样的“物”实在太多太多了,意在“对公司忠诚”,“对公司忠诚”便是一“物”;意在“仁政爱民”,“仁政爱民”便是一“物”;意在“不随地吐痰”,“不随地吐痰”便是一“物”……

⑤、结论:当道德的心和万事万物发生关系,所发生的当然就是道德关系。而当任何一种道德关系发生的时候,其道德意义当然是在心里的,“心外无物”便是此意。

(以下内容,可以忽略不看)

(⑥可见就岩中花树发问的那位友人显然会错了意,友人之“心”非阳明心学之“心”,友人之“物”非阳明心学之“物”。

⑦后人更把岩中花树这段文字孤立拿出来看,做出各种玄而又玄、似是而非的解读,打造出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来,使阳明心学显出美丽的禅意。)

(⑧追问:那位友人指着岩中花树发问的时候,问的是一个朴素的认识论的问题,王守仁也明明知道这是一个朴素的认识论的问题,但他却为何不从认识论的角度来回答呢?

A、因为他有过万物一体、自我与宇宙合一的神秘体验,但一来说不清,二来他总想用儒家哲学的框架来解释这种体验,生怕误入佛教和道教的“歧途”。

B、“一来说不清”——这个我们很好理解的。

C、“二来他总想用儒家哲学的框架来解释这种体验”——要把来自神秘体验的感受转化成逻辑清晰的哲学命题,根本就不可能。

D、“生怕误入佛教和道教的‘歧途’”——只是囿于儒家立场,他不愿意承认这样的“歧途”。

E、假使我们一定要他做一个认识论上的回答,他应该会说:“岩中花树当然是客观存在的,无论我们有没有看到它,它都是存在在那里的。难道我会以为它是我心中的幻象不成!当然不,只有佛教才会那么讲。”)

(⑨“你没看到它的时候,它与你的心同归于寂;你来看到它,花的颜色便一下子明朗起来,所以说此花不在你的心外。”——怎样用阳明心学的“心外无物”理解这段话?〈答案来自《王阳明一切心法》第一版p338〉

A、我们不妨将岩中花树替换为一个具有道德意义的事物,譬如庐陵县的百姓。

B、“你没看到它的时候,它与你的心同归于寂;”——当王守仁未到庐陵县之前,他完全不会去想着世界的某个角落有这样一群百姓,庐陵县的百姓也不会想到茫茫人世间有王守仁这样一个角色我们可以说王守仁的心与庐陵县的百姓“同归于寂”。

C、“你来看到它,花的颜色便一下子明朗起来。”——但是,自从王守仁到庐陵县上任,彼此发生了统治与被统治的关系之后,庐陵百姓的生老病死,吉凶祸福便在王守仁的心理“一时明白起来”。

D、“所以说此花不在你的心外。”——而王守仁的心,倘若这时候已经彻底达到存天理灭人鱼的极致处,那么天理流行,作为至善的天理发动于庐陵百姓身上,这便有了儒家亲民的仁政。

于是,是由王守仁内心所发出的一条道德纽带将他自己与庐陵百姓联结在了一起。

在这样一种道德意义上,便可以说庐陵百姓不在王守仁的心外。)

五、2018.3.16今日思考:现在你应该可以发现,这种神秘体验应该只是大脑神经系统的一种特殊状态,只是被不同文化背景的人赋予了不同的意义。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药物会不会也能给人同样的体验,让人随吃随有,再也不用辛苦地禅修了呢?

答:①药物(吸毒)和禅修都会给人带来神秘体验,且都会上瘾。

②一旦染上毒瘾(药物),人的大脑就会在生理上被化学物质改造,使得毒瘾很难戒掉,健康和生活会全面崩溃,吸毒是一种特别恶劣的成瘾。

③禅修冥想在今天的美国已经变成一个十亿美元级别的巨大市场,有人说进入冥想状态就不容易生病,还可以延缓衰老,延年益寿(目前尚有争议)。

④对我们来说,期待自己有“神秘体验”无可厚非,但如果想依赖药物快速达成,后果将不堪设想,还是辛苦禅修最好。

(如果是音乐和文学的深度爱好者,可以在欣赏中进入迷狂的状态,产生宗教式的神秘体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