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有哪些描写同性爱情的艳词丽句?

96
无简不书
2016.10.29 00:42* 字数 3657

从现存的史书看,我国古代断袖之风大致经历三个盛行期:春秋战国、汉魏六朝及明清两代,又以明清时期涉及面最广,相关文学作品最多。春秋战国时期出现了许多耳闻能详的典故,如“余桃”、“龙阳”、“鄂君绣被”等,尤其是龙阳君,已成后世男色之代表。汉魏六朝时期的著名CP有汉武帝与韩嫣、汉哀帝与董贤、后赵主石虎与郑樱桃、前秦主苻坚与前燕贵族慕容冲、桓玄与丁期、庾信与萧韶、南朝陈文帝陈蒨与韩子高等,其中陈文帝和韩子高的断袖之情更被后人演绎为杂剧《男王后》而广为流传。明清时期BL文本不断涌出,崇祯年间就出现了三部著名的男色小说《弁而钗》、《宜春香质》和《龙阳逸史》。此外,许多文人笔记中也收录了大量男色记录,如沈德符《万历野获编》、王同轨《耳谈类增》、孙继芳《矶园稗史》、纪昀《阅微草堂笔记》等。

美男也是文人骚客艺术灵感的不竭源泉之一,《诗经·郑风·山有扶苏》中说到了古代的两个美男子都、子充:“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山有乔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阮籍撰诗赞美龙阳君与安陵君:“昔日繁华子,安陵与龙阳;天天桃李花,灼灼有辉光。” 南朝梁文学家吴均的《咏少年》,一口气就把董贤、子都及鄂君三个前代美男都写入了诗中:“董生惟巧笑,子都信美目。百万市一言,千金买相逐,不道参差菜,谁论窈窕淑?愿君奉绣被,来就越人宿。” 袁枚的好色放浪与才华一样遐迩闻名,其一生作诗七千多首,为身边美貌歌郎所作之诗比比皆是。果然秀色可为餐,谁道龙阳不倾国?下面就着重说一说古代那些描写同性爱情的艳词丽句。

擅长宫体诗的梁简文帝萧纲,诗风轻靡,其中《娈童》更可窥见一斑:

娈童娇艳质,践董复超瑕。

羽帐晨香满,珠帘夕漏赊。

翠被含鸳色,雕床镂象牙。

妙年同小吏,姝貌比朝霞。

袖裁连璧锦,笺织细穜花。

揽袴轻红出,回头双髩斜。

懒眼时含笑,玉手乍攀花。

怀猜非后钓,密爱似前车。

足使燕姬妬,弥令郑女嗟。

这位娈童,貌胜董贤弥子瑕,妙年同周小吏,让萧纲喜爱不已。周小吏是晋代一位跟潘安齐名与世的绝色美男,跟其同时代的张翰曾作诗《周小史》赞曰:“翩翩周生,婉娈幼童。年十有五,如日在东。香肤柔泽,素质参红。团辅圆颐,菡萏芙蓉。尔形既淑,尔服亦鲜。轻车随风,飞雾流烟。转侧绮靡,顾盼便妍。和颜善笑,美口善言。”南朝梁人刘遵也曾作一首《繁华应令》咏怀周小史。羽帐珠帘、翠被雕床、揽袴髩斜等含有明显性色彩的词语,都说明这是一首艳情诗。

白居易的弟弟白行简,才华横溢,著名唐代传奇小说《李娃传》、《三梦记》等均是他的作品,而其那篇《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更是名闻世界。旅美学者康正果在《重审风月鉴——性与中国古典文学》里说它是“一篇性爱的浮世绘,它充分发挥了赋体文章博大宏丽的长处,从性生活中各个方面咏叹了性爱的欢乐。” 虽然这篇赋主要描写男女之乐,但于尾篇,白行简也提到了唐代宫廷中的断袖现象:

“园园翠顶,娈臣断袖于帝室。然有连壁之貌,映珠之年,爱其娇小,或异堪怜,三交六入之时,尔或搜获,百脉四肢之内,妆实通室。不然,则何似於陵阳君指花于君侧,弥子瑕分桃於主前。汉高祖幸於籍孺,孝武帝宠於韩嫣。故惠帝侍臣冠鵕鸃、戴貂蝉,傅脂粉於灵幄,曳罗带於花筵。岂女体之足厌,是人情之相沿。”

元朝时期的翰休学士滕玉霄,赠与歌童阿珍的一首词《瑞鹧鸪赠歌童阿珍 词品五》,也是柔靡绮丽:

分桃断袖绝嫌猜。翠被红裈兴不乖。洛浦乍阳新燕尔,巫山行雨左风怀。手携襄野便娟合,背抱齐宫婉娈怀。玉树庭前千载曲,隔江唱罢月笼。

翠被红裈、燕尔、巫山行雨、背抱、玉树等露骨描写,真是一首直白宣泄肉欲与情色的艳词。词中引用“分桃”、“断袖”“抱背之欢”等著名典故,“抱背之欢”出自《晏子春秋》里的景公欲诛羽人晏子以为法不宜杀第十二,为史载第一个同性恋实例。大概就是说有个小官员觉得景公非常姣美,就一直盯着他看,景公很生气,想杀掉他,晏子就站出来阻止说:拒绝他人的欲望是不道德的,厌恶他人的爱意是不吉祥的,按照法规不该杀啊。景公听后说:讨厌,原来是这样啊,那么以后我洗澡的时候,允许他给我搓背。在现代人听起来,就是一段喜闻乐见的傲娇美貌君主与忠心耿直下臣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明代时男色大兴,一代学术巨匠胡应麟,经常应友人之邀,写过不少有关龙阳的艳诗:

     《赠幼文》中一首

秋水为神隔绛纱,何年捧剑入王家?

床头梦有金茎露,庭后春生玉树花。

才比郄郎偏有意,色同弥子更无瑕;

他时倩汝汾阳宅,飞挟红绡上太霞。

 《临淮席上蔡生乞诗》

龙阳君已贵,一笑眼能青;

玉树标前砌,金茎梦后庭。

声驰千里骥,歌送五侯鲭;

莫以安期旧,揶揄蔡克灵。

两首诗中“床头”、“庭后”、“玉树”、“金茎”、等表喻男子之间性事的意象不断出现,一幅幅秾艳的画面也浮现在后人的脑海中。此外,另一位文学家王思任,也有一首《赠赖笃生》,爱慕赖笃生万秀千清,才貌俱佳,渴望能和其像古代的越人与鄂君一样,共结断袖之好,做一对幸福的绣被鸳鸯:

万秀千清更百芳,红霞罩玉出衣云;

神仙八素查丹箓,才子三余寄典坟。

上苑高眠宜断袖,南窗寄傲愿书裙;

越人惯会歌山木,何幸瑶枝一傍君。

而另一位诗人李兀的《喜王生再至》,则是说一对情人小别胜新婚,重聚后情浓意蜜,按耐不住颠鸾倒凤、共赴云雨的情形:

已道成离别,思君独怆神;

宁期悉病里,复对意中人。

笑语情愈密,偎依兴转频;

挑灯清漏永,恍忽梦相亲。

明时人欲横流,各类春画不仅仅以男女秘戏为题材,也有两男相戏图。在春宫画《花营锦阵》第四图《翰林风·南国学士》中,描画的竟是两个男人正在做不可描述的事情,画侧有诗日:

座上香盈果满车,谁家年少润无瑕。

为探蔷薇颜色媚,赚来试折后庭花。

半似含羞半推脱,不比寻常浪风月。

回头低唤快些儿,叮咛休与他人说。

龙阳之癖在当时的翰林学士阶层非常普遍,时人便又称男风为“翰林风”。 诗中“香盈果满车”句化用了东晋美男潘岳掷果盈车的典故,“试折后庭花”句则是男子床事的隐晦语,香艳至极。

到了清朝,名伶辈出,咏伶之风盛行,名伶三曲《王郎曲》、《徐郎曲》和《李郎曲》最为代表。有“才子骚坛盟主”之称的吴梅村仰慕昆曲旦角王紫稼,作有《王郎曲》,全篇爱意满满,深情感人:

王郎十五吴趋坊,覆额青丝白皙长。

孝穆园亭常置酒,风流前辈醉人狂。

同伴李生柘枝鼓,结束新翻善财舞。

锁骨观音变现身,反腰贴地莲花吐。

莲花婀娜不禁风,一斛珠倾宛转中。

此际可怜明月夜,此时脆管出帘栊。

王郎水调歌缓缓,新莺嘹呖花枝暖。

惯抛斜袖卸长肩,眼看欲化愁应懒。

摧藏掩抑未分明,拍数移来发曼声。

最是转喉偷入破,滞人肠断脸波横。

十年芳草常州绿,主人池馆唯乔木。

王郎三十长安城,老大伤心故园曲。

谁知颜色更美好,瞳神剪水清如玉。

五陵侠少豪华子,甘心欲为王郎死。

宁失尚书期,恐见王郎迟。

宁犯金吾夜,难得王郎暇。(节选)

风流儇巧,明慧善歌的王紫稼在当时有大批士大夫文人粉丝,据尤侗《艮斋杂说》记载:"妖艳绝世,举国趋之若狂"! 此外吴梅村的另一首男色诗《赠妓郎玄》,是写给一位男妓的,相较于《王郎曲》的真情雅致,这首就显得比较绮艳:

轻靴窄袖柘枝装,舞罢斜身倚玉床;

认得是侬偏问姓,笑侬花底唤诸郎。

我国古代同性恋文学作品非常丰富,不光男子之间的恋情,女子之间的爱意也有记载。南朝梁代女诗人刘令娴,以写“粉诗”(即艳诗)出名,第一首粉诗《光宅寺》让其名声大噪,主要讲述的是一位贵妇人与和尚偷情的事。此外还有另两首粉诗《摘同心栀子赠谢娘因附此诗》和《答唐娘七夕所穿针》所说的却是两女子之间的情愫。《摘同心栀子赠谢娘因附此诗》还被称为史上第一首同性恋诗歌:

两叶虽为赠,交情永未因;

同心何处恨,栀子最关人。

“栀子”音谐“知子”,意为结子同心,在南朝民歌中多指恋人。

《答唐娘七夕所穿针》

倡人助汉女,靓妆临月华;

连针学并蒂,萦缕作开花。

孀闺绝绮罗,揽赠自伤嗟。

虽言未相识,闻道出良家。

曾停霍君骑,经过柳惠车。

无由共一语,暂看日升霞。

唐娘为当时才貌双全的名妓,在七夕情人节这天,赠予作者寓意为欢爱的并蒂,不得不说,暧昧十足。

当然,最著名的女女恋故事,当属清代戏曲家李渔所作的《怜香伴》:监生范介夫的妻子崔笺云新婚满月到庙里烧香,偶遇小她两岁的乡绅小姐曹语花。崔笺云爱慕曹语花的体香,曹语花怜惜崔笺云的诗才,两人在神佛前互定终身。为了能与曹语花“宵同梦,晓同妆,镜里花容并蒂芳,深闺步步相随唱”,崔笺云便设局,将曹语花嫁给丈夫做妾。

在李渔的另一部作品中,也有一首叙述两个女子在亲密的艳词:

一味娇痴,全无忌惮,邻家姐妹双双。碧栏杆外,有意学鸳鸯。不止肖形而已,无人地,各逗情肠。两樱桃,如生并蒂,互羡口脂香。 花深林密处,被侬窥见,莲步空忙。怪无端并立,露出轻狂。侬亦尽多女伴,绣闲时,忌说高唐。怪今朝,无心触目,归去费思量。

“学鸳鸯”、“两樱桃”、“并蒂”、“口脂香”等词语,情色意味明显,营造了一幅旖旎香艳的画面,让读者也忍不住遐想起来,真不愧是写《肉蒲团》的大大,水平就是高。

秀色虽可疗饥,但也不宜长久沉迷。最后以古人最常用来戒色欲的四句话介结束本文:二八佳人体乃酥,腰间仗剑斩愚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教夫君骨髓枯。

随笔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