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最美的自己

一直在生活中觉得自己是个乐于活在自己世界的人,不在乎别人的想法也不追究过多自己。慢慢长大了才发现,原来自己也是个在乎自己容貌、在乎身边的朋友、在乎所有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嘴上坚强的说不要,内心早已波澜。

自己是个不大会用语言表达自己的人,满脑子的想法却不知道怎么逻辑。偶然翻开前两年给自己的对话。深有感触。决定更新自己的故事,写给自己看。因为有太多的美好,我怕自己忘记,就像照片一样,偶然翻看依旧回忆满满,就算到老了还要坚持写,生怕自己痴呆了,忘记了那么多有趣的经历,那么多深刻的事和人。

写给最美的自己——2015.3.7

今年我22岁,距离23岁还有69天,哈哈,很巧的3倍差。现在的我身处大洋彼岸中国的对立面——美国。一个在世人眼中有着资本主义强国的国家。但我却开始迷茫了。专心致志的每天忙绿着,却忘了梳理自己的心。每天教学楼关门,自己又是最后一个人。缓缓的收拾东西慢慢地走回家,吹着海风,这时候自己心是静的,也是多情的。那些琐碎的过往像一部老电影开始缓缓播放。是梦便会醒,电影总会有结局。从未想过以这种方式给自己一个交代。

文字是比语言更让人觉得安心的方式,有多少人在小的时候写过日记,如果有幸保留的很完整,偶尔拿出来看一看。我想里面记录的很多事情你已经不记得了。如果没有这些,我想你应该不记得你的生命中竟然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你也不会记得在某个时刻你认识这样的人,做过这样的傻事。现在的我们大多也都不再去写些什么了。我们已经习惯把太多的事情放在心里,尘封,腐朽。最后,随着时间飘散不见。很多时候我们心里的话是没有办法对谁说出口的,即使我们有很多的朋友。我们慢慢去认识原本不认识的人,而在此之前的记忆又有谁去了解。所以我们一直是一个人。成长意味着痛苦和承受。有些事有些人是可以被忘掉的。有些却始终不能。回忆中那些带着青涩的记忆让我们在每次回想时都有不一样的感受,偏偏这些不能说或只是属于自己。谢谢身边的你们,谢谢你们还在。

其实每个人的人生都一样,只是以不一样的方式去经历着。人总是莫名其妙被动的接受了生,忙忙碌碌一辈子,又要在一个未知的时刻茫然的被动接受死。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期限。换句话说我能没缺胳膊少腿的心智健全的活到22岁也是一小概率事件,就跟中彩票似的。来,庆祝下。我的人生五彩斑斓,真正解放了解生活是从高中开始。脱离了能压死人的教学制度和朝九晚五的课业时间。其实也就是从一高考大省跑到了南边的小岛。像个没吃过糖的小孩,我身边的世界除了家和学校之外,开始有了别的娱乐场所。但是大学也是一个转折点,没有了固定的同桌,也没有人会每天在你抬头就能看见的2,3公分内。朋友的选择由你决定。获得自由的感觉能用刚从里面出来来比喻。时间,事和各种各样的人充斥的我的生活。如此产生的后果简直不堪回首。这也让我知道那些经历和疼痛只和自己这个独立个体发生联系。至于至亲至爱,无关,他们再爱你,也不能帮你分担半点痛楚。与旁观者无关,纵使他们很仁慈,并没有以你的痛苦为乐,幸福为生。与世界无关,纵使世界没有弃你而去。

意识到自己的重要性,我觉得自私一点也没有什么不好,所有的感受和判断都应该有自己出发,产生的后果也应该有自己全盘接受。说来也奇怪,很多曾经是问题的问题已经不再是问题,生活只剩下积极的部分,关于怎么生我也算入了点门,这样时间久了,又出现了一个问题。我的生活只剩下自己,别看我每天风里来雨里去的,我就是一宅女。很容易进入自己的世界出不来了。每天呆着呆着就莫名的笑起来,总是弄的旁边人很尴尬,以为自己出了什么错。不时也会莫名的对着镜子发呆,时不时还说上几句。这样的状态想想也是很久。大学时朋友问你去哪?我说出去。朋友又问和谁?我说和别人。亲人问你别老玩手机了,最近怎么样?我说挺好啊。舍友问能不能多关心我们一下,别老是关心你的协会。我说难道我没有关注你们吗?这种事情的结局就是表达者不满,生一肚子闷气。我也不高兴,一脸你为什么就不能理解我的表情。我自以为是情感表达的佼佼者。但生活还在前行,情感往往没有时间表述或者不适合表述。这些潜在的情感只适合深夜喃喃,当化成文字或者表达出来,尤其是说给别人听,味道总是改变了。暂且不说会带来什么影响,本身就会带有期待性和目的性,失去了最初纯粹的模样。

前一段老爸生病,听着电话那头妈妈强忍着的哭泣,自己也揪心。一连几晚都做梦自己死掉了。具体死因竟也不记得了。还想着之后时间轴上与我相关的人都会是什么模样,会过多久才会得知知我的消息,得知消息后又该如何释怀。爸爸妈妈又会在什么时候知道呢。他们的样子不敢细想,一想到我就被吓醒。小学初中高中大学,都是不同的圈子,仅有几个玩得好的朋友,他们得知估计歹有一阵子了,估计心里骂道这丫头怎么消失这么久,然后才后知后觉吧。还有一些朋友,我不属于他们的圈子,他们也不属于我的圈子,各自忙碌在所擅长的领域,无事不登三宝殿,以独特的视角审视着我的生活。可以说他们是让我变得立体的人。近几年,我会努力让自己融入圈子,但是收效甚微。有时候邀约其中几个人出来吃饭,大家都会不约而同的问道还有谁?大家都在重新审视自己的圈子。亦或者他们不知该找点什么共同点或聊点什么。就是这些曾经很重要的人,他们根本无法得知我的消息,更别提那些我还算热切的感情了,他们根本无法得知。那我的告别仪式该是多么寂寞啊。越想越害怕。如果真的怎么样,好多话还没有说,好多情感还没有表达,什么陷入自责。

其实也没有什么,害怕死亡就像小孩子害怕去到黑暗的地方。所以现在生活中多了一个习惯——写遗嘱。大部分都是尘封在角落里的信。到老了还要每天都写,生怕自己痴呆了,忘记了那么多有趣的经历,那么多深刻的事和人。估计我的晚年会放下一些琐碎的事情,只顾写信,回忆那些青涩年华带来的喜怒哀乐。一封信的结束会成为另一封信的开始。连绵不绝的话语写的这些我希望有一天你们能感受到,然后世界能会恢复到我们相识的样子,在一起的样子。我希望你们能完全能读懂我的世界,我的一笑、一泪。这里面喃喃着的千言万语都会汇成一句话,如果我不幸在生活中牺牲,请一定将我来埋葬。如果我不幸在生活中牺牲,请不要将我来怀念。这一刻并非很近,也并非遥不可及,这并不是不吉利,该有的紧迫感还是要有的。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