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与吾言——寄语26岁

日子在一天天中过去,时间在一秒秒里飞逝。我们在这样不可重来的每一秒中过着属于自己的每一天,倘若只有时间的流逝没有个人的成长,那这样的每一天还有什么意义吗?有的,也没有。生于无言,我们每一个都曾是母亲子宫中静静成长的那一个充满了各种可能的个体,没有言明什么是我们的、什么是我们将要成为的,直到一声啼哭将我们带到这个世界。生与吾言,一天天我们慢慢长大,耳边回响的是家人、师长的话语,如何生活、如何为人、如何处世?

又到了一年中的这个时间,自从踏进校园,我不记得有多少个今天是在没有父母的陪伴中渡过的,然而他们的爱却从不曾缺席,哪怕他们从来没有说过“爱”这个字。不记得是从哪儿读到的了,越长大越孤单却实实在在存在着。这些日子让我学到,这就是成长,在成长中要学会承担很多,而这仅仅是其中一样。

多年以前,我并不知道此时的自己会在哪儿,我们都不知道。那个小乡村中的我曾经想过长大后的自己要去清华、北大读书,那时的我曾以为只有能去到这两个学校,我的明天才会有所不同,才会不会像父辈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后来我慢慢知道,自己并不能在众多竞争者中胜出,而不上那两所学校也并不意味着失败。

虽然人无完人,但是至少曾经为之而努力过。不要放弃追寻,不要迷失自我,不要失去耐心,不要。。。。。。好多的事情都是说着容易做着难,前进也是一样,除非后面就是万丈深渊,唯有前进才能使你不至于万劫不复。在大决战前,将军总会做一次动员,有的许诺胜利后的荣华富贵,而高明的将领总会以信念统一将士的思想。听起来,我好像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我是的么?

南方的春季和北方似乎差别不大,有时寒冷、有时温暖。这是我来这百越之地的第三年了,可以说已经慢慢适应了这儿的气候,却也就要离开这座象牙塔,要开始自己的探索之旅了。近日,也一直忙着完成自己最后的工作,也关注着自己将来的工作。话说,这两项可都是关系到今后发展的大事,哪能不上心呢!

大约是在上大学开始,大约是那一年的春季,我开始在自己生日的这天为自己写下一些自己的所思所想。当初的情绪现在想来依然在心中激荡,每天都相同,每天都不相同,今天尤其如此。每一个生命的诞生都是祝福,都值得记述。我很庆幸自己曾经作了这个决定,很庆幸自己依然在这样做,很庆幸我仍是我。

日常的点滴太过繁复,一点一滴是多么无聊,每一天都是那样,似乎不曾有任何改变。而它们却总是不一样的,在那不易察觉的每一个时刻。也正是它们构成了我们的生活,何不让它们变得多姿多彩,让我们的生活也因此而色彩斑斓。若是能准确记录下来这些点滴,是不是也是一种财富?我曾这样想。

又,再次,同样的,接二连三。曾几何时我们总是一次又一次的,为了自己曾做的什么事情而懊悔。故而,在行事时瞻前顾后也万万不可,可谁又能保证些什么呢!前行路远,吾言于己而唯未之可行。

多年以后,看到今日所写的这些文字,不知会有如何感想。昨日已逝,今日犹在,未来不远!生于吾言,未来之事,未来可知,知行合一!


伊云鹤

丁酉年二月初一记于西大东园宿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