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邂逅

我在恐惧中不安,

如何抓回这完美邂逅,

喝太多的酒,开车,泡太多的妹子,

――早已烦厌到极点。

被撞的人从机器底缓慢爬出,僵尸般,

多久望着我,似见不见。

窄眼镜掉下高鼻梁,

惊讶后的呆滞,奇怪没有大叫。

那时的月洒泼一瓢下洁净的水,

夜间在幽静的小路上,

路上只有你,我,

“我没事”你说。

车灯的灯光反射入瞳孔,

我看见你――梦中你的画像,

那是铅笔得素描呀。

惶恐不安,

当竹遇上兰,

当竹枝繁叶茂,当兰花开,

那夜,我听见花开的声音,

花开,是在示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