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末的清晨


早上起床后,总要先去阳台看看窗外的世界,这是独属于我的小爱好。

晨光熹微,枝上叶仍在好梦中,一动不动,任露珠安心地窝在怀里。

有鸟儿扑愣愣飞过,鸣啾声搅碎树林的静谧,让幽幽芬芳荡过我的鼻尖。

这是九月末的一个早晨,阳光疏舒落落倾洒在池墉边的八角亭上,窗格倒影浅浅淡淡,隐约看见亭中壁画内的山水纹路,似有生机悄悄攒动。

到底是秋阳,透着和善温婉,明媚柔顺。

三三两两的行人结伴在楼下的小径漫步,红的叶橙的果绘出了秋天的苍黄基调,人群因树木遮蔽时隐时现,明暗交替中如一幅流动的油画。

再远一点,是小区的铁栅栏门,有人已经在对面街边摆好摊子了。

有时是自行车后座上带了两个篓子,有时是一个脚蹬三轮,他们一样一样把里面的青菜摆在路边的毡布上,撕掉小白菜的黄叶,和大青菜紧挨着,如出操列队般按个头摆放好。

漂漂亮亮的当然在最上层,个子瘦小的藏在底下,没有人提意见,那些个卖相差的最终都能成为添头被带走。

这里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必经之路,慌慌张张的年轻父母们返程时会捎上一把菜,慢慢地,就被几个上年纪的老人给开拓出了一个小小流动市场。

他们不吆喝,很低调,容他们在这摆摊就很知足,家里种的菜能通过他们的手换成钱,已经很不错了。每天早早地来,卖完卖不完都是等送学生和上班的人群散了就走,显得很守规矩,和附近的超市形成了某种微妙的平衡。


不用吆喝,他们的手可没闲着,一会儿轻轻摆弄着筐里的小黄瓜,想要让小黄瓜们看起来更精神更美观。一会儿拿出水壶很有分寸地给绿叶菜淋上点水。两只手小心翼翼的,看那劲头,要是不把每棵菜给捯饬出个样来,很过意不去。特别是夏天,做浆面条要五六样菜搭配在一起,商贩们不屑理会这些麻烦,而他们就有耐心一个一个配好,攥成一小捆等着喜欢它们的人来挑。

小摊上的菜紧紧跟随着季节,露地里长什么,他们就卖什么。

十几个无花果,几个黄木瓜,跟筷子粗细相仿的一小撮嫩葱,一堆粉嘟嘟的番茄,胖乎乎的丝瓜,这里显现出来的格调,和超市成堆的新鲜蔬菜前挑挑捡捡的感觉完全不同。人们在此停留,是因为菜量不多,新鲜养眼?还是因为对以前家里小菜园的怀念?或者纯粹是因为这些饱经风霜的面容?

或者还有别的原因,不得而知。

我也只是每天远远看着,偶尔买上一回。

最近,头上顶花身上带刺的小黄瓜不常见到了,想必属于它的时间已经悄悄溜走,几个红红黄黄的柿子倒是很吸引人们的目光。

路旁小树晃动的枝叶变稀薄了,漏下来碎金般的光影。路过的孩子们脸被朝霞染的红彤彤,小摊旁风中飘散的银发变成了金发,一切是那么合谐,美妙,在这个九月末的清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