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掉下来的馅饼都是有毒的!(中)

96
庄13台妹PKGIRL
2015.05.18 21:29* 字数 6171

这是一篇真实的服装电子商务集团公司职场狗血故事,因为故事稍微有一点点长,但又不是那么太长,所以分成上中下三集,有兴趣请慢慢看看吧!

上集提要:天上掉下来的馅饼都是有毒的!(上)


~抢公章银行被封~

回到上海之后,杭州仓库要大批量出仓的货也终于出仓了,从各种邮件往来以及电话沟通,我从老板及行政总监、董事长特助那,深入了解到南方城市的政变争斗相当厉害,已经到了对簿公堂的程度,为了配合行事,并且保障上海分公司的安全,我也联系了在律师事务所上班的朋友,和公司签了法律服务合同,以备不时之需,而老板开始在南方城市和香港之间来回穿梭抢救局势...

说实在话,从杭州回来那会儿,我还是很天真的觉得,战场在南方,上海这边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问题,应该不会受到牵连,但事实证明,真的...没什么距离远不受牵连的,就跟历史告诉我们的一样,上海这块丰饶之地,永远是兵家必争之地,哪怕没有「战火」也不会少了「碟战」和「金钱权力角力」。

就在我回到上海没几日,某个周五下午,我有事外出开会,会开到一半,手机响起,是陌生号码来电,工作久了做生意久了,基本上看到陌生来电我都还是会接的,一接起来,对方一开口就喊我王总,接著亮名身份,说自己是A集团杭州厂区的XXX副总(还是党支部书记喔!)和XXX经理,现在到了上海办事,有东西要交给我,跟我约办公室里见面。

这两人来的突然,并没有事先跟我约过,而当天下午我已经排定好会议都是在外面也不会回办公室,于是我紧急电话办公室行政前台以及财务,交代好第一,让财务立刻带著公司公章、法人章,还有所有银行财务资料金融密钥啥的离开办公室;第二交代行政前台,不管这两人说什么,都以主管不在办公室,请对方留下资料即可,会转交及后续处理。

结果...当天下午,此二人不知道在上海办了啥事,東拖西拖拖到下午四五点,终于出现在我公司里,由行政前台负责接待,不出所料,此二人一坐下来就亮出好一叠纸头,上头盖了我公司B集团的普通章,注意喔!还不是公章,是类似合同章一样的普通章,上头写著我老板被撤换,不再是B集团董事长、CEO,命令旗下所有子公司,交出公章、法人章、银行帐户之类的文字内容;并且此二人还打印了好多张,要求发给全公司每个员工,大家都要签名交回。

这事情严重啦!行政前台根本不敢应对,但我在外面办公也赶不回去,说实在话,也好在我不在现场,因为找事的人通常不会为难下面打工的,只会找领导麻烦,通常遇上这种刻意找事的,反而是领导绝对不能出面!!事情反而好解决~

于是我电话里交代行政前台,就以我不在公司,不能作主;财务外出办事,所以章也全部不在为由,收下那些个纸头,请这二人先离开。

不过想也知道,此二人从杭州跑来上海,绝对是高层指示要来抢公章跟夺走上海分公司权力的,不可能这样轻易离开,于是他们在我公司里打了电话给我,几番要求我回公司,再沟通未果后,XXX副总(党支部书记)冷冷地凶巴巴的丢出一句话:「王总,所以你现在是什么意思?」

好阿!逼我选边站,逼我说错话敲响战钟吗?姐这十几年职场商场外加媒体公关战不是打假的,我语气平和但坚定地说:「我没有任何意思,您说您代表B集团股东会而来,我已经了解了,但是身为上海分公司法人合法聘任的营运总监,我有责任保护公司公章、法人章、营业执照等一切重要印件, 所有一切行为我都会依法处理,今天查询工商局登记,上海分公司的法人依旧是XXX,在公司法人没有下指令或是政府单位工商局没有来函以前,我不能进行任何公司重要印件的移交,这点请您谅解,至于您带来的公告,我这边了解了,我会进行后续处理。」

说完这些,XXX副总不再坚持,终于结束对话,并且平和地送客,我让行政前台赶紧让公司同事提早下班,大门锁好,心想暂时度过一段风雨,没想到...我还是漏了一环!

过了一个周末,周一上班,财务去银行办事,气急败坏地通知我,银行不给申请支付任何款项,这下扯了!晕倒!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我立刻和财务一起赶到银行交涉半天,银行只丢出一句话:「你们公司上层投资母公司,是不是有什么股权纠纷阿?我们银行收到香港来的律师函,说是你们公司最大股东,有股权纠纷事件发生,要求银行暂缓你们公司所有支付动作。」

尼马!这简直晴天霹雳阿!!!当时是月初,正要发上个月的员工薪水阿!还有一大堆待付款项要付款,银行帐户被冻,这事情太严重了,我马上联系老板跟特助,外加联系刚签约的律师事务所律师,同时著手进行此事的紧急处理,接下来的半个月,全在搞银行。

~权利斗争律师大战~

好!前面说到公司银行帐户被冻,啥钱都出不了,这事情很严重!先别说公司正常运营无法运作,员工工资发不出那员工是要造反的,前面也说了,我们在网店上销售的收入,是汇入A集团的公司帐号,迟迟没有对帐汇入我公司的户头,所以意思就是说也没有足够的流动资金可以使用,于是只能去动资本额...

第一个礼拜:

为了解封银行户头,我和公司财务妹子一直奔走于银行和公司间,但是得不到任何解决方法,公司开户银行的行长告诉我们,上头交代了:「因为贵公司上层大股东间有股权纠纷,所以银行基于善意第三方,必须暂缓贵公司的资金使用和支付申请。」

我晕!真是笑话了...我表达,上层大股东间的股权纠纷,那是B集团和A集团之间的事情,我上海这间公司,虽然名义上是分公司,但其实在中国大陆工商局这边,还是独立的公司,从法律层面上来说,只要是公司法人合法有需要动用公司资金,且所有印信齐全,那么银行应该是没有道理不给我们申请动用的吧!这钱是我公司的,不是银行的,银行怎么有权力卡著不给我们用?

于是我把这件事情汇报给老板,老板也跟著大怒!告诉我就是A集团父子档搞的鬼,在南方违法转移了南方分公司的公章、财产,然后现在眼红上海分公司的资金,是全集团各个分公司里最多的,于是现在要来搞上海分公司....想把几千万的资产都卷走!

这段时间里面,我老板在香港以B集团董事长身份在南方对A集团提出紧急诉讼,花了大把银子请律师团请大法官,做出了A集团单方面提出B集团董事长撤换的命令违反,并请大法官做出禁止A集团做出任何妨碍B集团及其旗下子公司正常运营的各种动作,本以为有这第一关的紧急诉讼命令,A集团总是会乖一点了....(紧急庭的命令只是命令,不是判决)

而且为了让这个命令生效,我老板说,因为A集团父子避不出面不到庭,为了避免A集团父子假装说不知道这则命令继续捣乱,所以当法官的命令书一出来,我老板马上拿著这命令书,狂奔到A集团父子家中,将这命令书「触碰」到A集团父子的身体,说是香港有规定,只要文书文件碰到受书人的肢体,那就算传达(这部分我不清楚,是我老板说的...如果真是也蛮精彩的!感觉现场会很刺激....)

没想到,就在这命令下来没多久,A集团父子还在动作,还请香港的律师行对上海银行这发律师信,一样的诉求:「上海这间公司的上层股东结构发生纠纷,为保证资产安全,请银行暂缓所有支付申请。」这下可好阿...一个礼拜过去,银行被封的事情还没解决,上海分公司这里内部已经动荡不安了...于是我老板直接飞来上海,带来香港法院紧急庭的命令文件,来解救公司银行了,当时来来回回数次回合,现场连警察公安都被我们叫来了,详细说内容的话,实在太复杂,直接讲总结吧...

1.
A集团虽然在罢免B集团董事长的官司上输了,但是依旧透过香港律师事务所发函给我公司的银行,要求暂缓我公司银行户头的动用。

2.
我公司银行收到香港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信,很欢乐地冻结了我公司的户头(他们强调不是冻结是暂缓),但是在我司提出香港法院的执行命令要求重起时,又说那是香港发出来的命令,没有经过中国官方认证他们不予接受。(握曹~我们提出香港法院的执行命令你不认,人家寄过来的香港律师事务所的函你就认?)

3.
银行摆明了借此机会扣住我公司几千万的资产,不能移出或是动用,不管是不是董事长法人亲自到场,银行就是扯皮,提出各种各样的诡异要求,拖延时间...

好了...这楼拖的有点长,加上一些当时谈事的照片吧~大家感受一下气氛

银行大战太复杂,前前后后经历了两三场,包含在这个小支行,还有到上层的支行办公室李开会谈判的情节,曝光一下人家副行长的豪华办公室阿!

多年职场商场工作经验告诉我...只要遇到纠纷,绝对所有事情都要纪录在案,拍照、录影、笔记,全部都要留下....免得被人搞,所以那怕是最后一次和两行的行长副行长进行会议,沟通的内容跟进度却跟之前的完全一样,继续被这些所谓的行长高官扯皮拖延,就是不放行资金,我还是全程记录下所有沟通内容

喔~对了!你问说为何银行要扣住我们资产?

曾经在银行担任过法务的X律师告诉我,还不简单,人家行长要升官阿~年底啦!扣住你们的存款水位,他升官才升的上去阿!

~旧员工集体辞职~

打从和银行、A集团开始了一连串的律师大战,基本上公司的正常运营就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因为不只是银行帐户被封,我公司的产品货源,来自于A集团的工厂,在没闹翻前,所有货品都正常进货,因为是自家人,所以采购、进货啥的都好商量,结果,A集团造反在B集团中掀起政变,除了抢走南方公司的各种印信、阻碍上海分公司银行户头运作以外,还通知了旗下供应货品的工厂,停止对上海分公司供应电商渠道所需的秋冬新款商品,当时正是所有品牌电商渠道疯狂上秋冬新品的时候,准备要在双十一大干一票,结果新款未到,只剩下仓库里的旧款和少部分秋款,根本不足以支撑上海分公司原订的销售计画,更不可能达到原先预定的目标。

在这样的状况之下,除了不断对工厂端提出出货要求以外,同时考虑对工厂提出法律诉求强制出货,然而在寻求法律途径的帮助之下,我才知道,原来之前半年多来,所有上海分公司对工厂下单采购的产品,根本就没有所谓的采购合同存在,当我向采购人员提出需要采购合同的要求时,采购人员回答我:「因为都是自家人,所以一直都是直接mail、QQ上说一下要采购哪些款式?」我晕!牵扯到几百万的采购金额,怎么可能连份采购合同都没有,就光是mail和QQ对话就结束?

好...过去的事情,可能是因为事务繁忙,外加自视工厂是有投资关系的「自家人」所以没有下采购合同,但如今眼前出事了总要解决,于是我建议老板,眼下诸多官司事项,都不是一天两天能够解决的事情,建议降低预计的业绩目标,只销售既有库存,把关注力放在把政变跟官司的事情解决以后,再扩大各种业务项目的推广。

这个提议老板同意了,于是,我也就依此改变公司内所有的运营方向,重新规划业务推广执行的方向,至于银行帐户被封之事,在几次律师与银行、A集团来回之后,也稍微有些转圜,针对公司员工薪资、办公室房租水电、必需要支付保证公司正常运营的费用,一项项列表提请支付,最低限度地保证公司还能够正常运转,同时这次的政变也让老板特别警醒,对于员工的衷心,以及对于公司业务的奋斗力更加要求,加上公司里同时有两个大肚子的员工,趁著公司乱的这段时间,理所当然地各种请假不进公司照领工资,态度还相当不好,甚至提出威胁离职可以,公司赔钱就走....虽然从劳动法角度来说他们都没错,但是公司在为难之际,员工却提出各种要求让公司运营雪上加霜这点,让老板相当感冒,于是老板不断地提醒我,前任营运总监L带进来的那群团队,如果不能用,就撤换。

本来我是真的不想再有什么动荡出现,既然现在员工薪资付得出,公司也有些货可以卖(虽然不多),那么就大家好好干一起度过这段难关,但是,前任营运总监L带进来的这群人,真的一天比一天懒散,经常性地啥事都不干莫名地请假,推不动也讲不通,每到中午就成群结队出去吃饭,像是在策划什么事情一般,而这些我都看在眼里,心里也想著,该怎么应对.....没想到在我主动出击前,这些人自己按耐不住了!

就在中秋节连假前一天上班日,公司赶著付出了八月份的工资,早上上班工资才刚一到帐,有一位美工设计就暗暗搓搓地进了我办公室,手上拿著一张纸头!没错,她跟我辞职,理由是要回老家,弟弟要考试要照顾家里什么的balabala...,而且希望当天辞当天走,一开始我是比较惊讶心里没准备的,此美工设计是基层人员,上头还有设计总监的主管,没跟主管沟通过工作交接,就突然跑来找我辞职,而且当天辞当天走这个行为相当莫名。

我找了设计总监一起过来,开会沟通了一下,这位美工设计还是相当坚持,一定要辞职,几番周旋,终于『表面上』答应,中秋连假之后,再请一周假在老家处理事情,然后回来上海交接工作在离职,当我和她回到我办公室签她的辞职同意书时,我突然念头一转,和她说:「你知道还有谁要辞职吗?」

小美工估计没料到我会这么一问,眼睛瞪的大大的,然后慢慢地摇了摇头,就因为他这个不说话只慢慢摇头的举动,让我更加确定,肯定不只他一个人要提离职,于是我就告诉这位小美工:「这样吧!反正八月薪水已经发了,接下来马上中秋假期,你们肯定私下有微信群QQ群,你去透露下还有谁要辞职的,今天一起跟我说吧!公司发生这些事情,你们想走也是必然,大家中秋节前把这事落实了,过节也过的踏实点。」

辞职同意书签完,我的话也交代完了,小美工就离开我办公室,和其他小伙伴出去吃中餐了,然后午休时间结束,各位猜,发生啥事?

是的!另一个设计美工进我办公室拿辞职书进来给我签,也是当天就要离职,我一样不同意当天离职,给了她同样条件,请她中秋节过后再进公司来交接,她表面也同意了,所以我签了,并在辞职信上写下预定离职日。

第二个设计美工离开我办公室以后,接著,各电商渠道的店长、销售主管一个接一个进来我办公室,每个人进来都是手上拿著一张纸头,大家可以想像那个场面吗?

我就像是大陆的公立医院阿!什么六院九院的门诊医生,每个人进来都是不一样的藉口原因说要离职,一开始我还聊了两句,然后签字,安排一下中秋节过后再进来办公室几天交接的时间,排定一下离职日期,一个出去了下一个就进来,到后来我连聊都懒得聊了,只要有人进我办公室,我的手就自动悬在半空中,接下来人拿进来的辞职信,签名,苦笑著说:「你比别人晚一点,大家一起集体辞职,为了交接工作顺利,一天我只能安排两个人交接办离职,你进来的晚,所以时间往后排。」

说实在话,当时我心里真心一点也不觉得苦逼或是震惊,相反的,我竟然很兴奋阿!我必须强忍著笑意,绝对不能真的笑出来,要不然太TMD的机车了,人家这群人排练那么久,编了那么多千奇百怪的理由,就是为了等领到八月份工资以后马上辞职,却不知道其实他们的老板(不是我喔!是我老板)早就不想要他们了,还伤脑筋著怎么再不用支付遣散费的状况下请走这些人,我也伤著脑筋想著要怎么办才能完成老板交付的任务又不伤害大家感情,没想到......他们竟然自己集体说要辞职!!!其中有一位比较愿意跟我谈的人告诉我,其实从老板突然撤换前营运总监L以后,大家早有想走的念头,又遇到A集团作乱,于是就更加坚定辞意了,觉得这间公司待不下去。

当时我坐在办公室里,看著玻璃窗外一个个员工,数著已经有多少个人进来递交辞职信,看著背对著我的电商销售部主管,纠结许久以后,打开WORD档,开始一字一字地码字,心里想著...『最后一位,你何时要进来?』

那天我一共签了十几张的辞职单,原本近20人的公司,仅剩不到10人,中秋节过后,连行政前台都辞职了,只剩下我、设计总监、财务人员、两个商品部采购人员,以及我进公司后带进来的三个人员(设计主管、销售主管、策划),除了两个孕妇离职的补偿金以外,其馀不花一毛遣散费整间公司的运营成本降到最低,完全符合我当初跟老板建议的,将运营降到最低,只销售库存,处理官司事务,熬过这段时间......

当时我真的觉得可以熬过的,因为官司一定会赢...但我终究还是不够老江湖阿!

接续下集:天上掉下来的馅饼都是有毒的!(下)

喜闻乐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