督主夫人修炼手册10

由于黄锦进宫即为昭容,宫妃中排在她前面的仅有两位妃子和赵昭仪,如今国力也越来越强盛;永安帝特意让宋德妃将黄锦的册封仪式搞得稍微隆重一些。

宋德妃应了,回宫后就找出一堆典籍来翻;只把她看得头晕脑涨仍不得要领。

无奈,德妃将书丢开,用手指揉着两边的太阳穴说:“我朝至今只有二十多年,先帝在位时由于立国初期,国库不丰,后宫一切从简,也就只有六七位妃嫔,根本没有昭容受封还行册礼的。现在皇上要‘稍微隆重’一点,要怎么才能算‘稍微隆重’呢?”

侍女兰芝急忙上前帮她轻轻按着耳根处,说:“娘娘,您再这样翻也不是个办法。不如找人问问?”

“当然是太后了。”兰芝笑着回答。

德妃听了却不太高兴。她认为,皇太后并非永安帝生母,完全不该再把持后宫主事之权;如今皇上让她筹备册封仪式,分明是有将后宫交给她管理之意,这就是一首考题!怎么能再主动找上太后?

******

黄锦得知即将来临的册封礼推后举行时,躺在榻上闭目不语。双儿劝道:“娘娘,延迟举办是因为皇上恩典,比原来的要繁复些;娘娘最好还是抓紧时间多练习练习仪式上的礼节,千万莫要出错才是。”

双儿已经看出来,黄锦是一个被宠坏的娇小姐,可以说是没心没肺了。这样的人,怎么会选进宫的?还一封就是昭容!

算了,她一个宫女不用想那么多,把主子服伺好就够,操再多心也不会多给她月俸的。

柔儿倒很开心,说:“咱们娘娘就是有福气,这么受皇上看重,我都觉得脸上增光呢。”她的脸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话又变得多起来。

“诶,梦儿你说,娘娘什么时候能封妃啊?”柔儿边做针线边饶有兴趣地问韦梦。

韦梦被她的话吓了一跳,急忙坚起食指顶在嘴边:“嘘!你这说话,要是让其他人听见,又要招祸!”

柔儿白了她一眼,说:“就你小心,就你谨慎!这几天你到处送礼,还打着娘娘的旗号,那时胆子怎么那么大呢。”

韦梦哭笑不得,说:“我本来就是为娘娘送的礼,怎么说话的你……”

“我说你吧,送礼给德妃和容妃还有赵昭仪也就罢了,连那个什么才人荣华也送。我都替娘娘心疼那些首饰!”柔儿一边说,一边真的心痛。被韦梦送出去的首饰里,有一支簪子她喜欢了好久,正准备找机会求黄锦赏她的呢。

“那些东西值几个钱?能帮娘娘在宫里结下好人缘才是最重要的。”韦梦说:“你呀,别成天想着钱啊首饰什么的。只要娘娘在宫里好,老爷和夫人能放心,以后什么好东西都可能有。没准娘娘一开心,给你指婚到官宦家里当诰命呢。”

说到这里,韦梦忽然想起,好像很久以前,有人给她相过面,说她能做诰命?

柔儿本来咬牙切齿准备狠狠掐韦梦几把,听到后面,不禁面红过耳,说:“呸!我才不想做什么诰命呢,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只希望娘娘能多得皇上宠爱,早些生个小皇子,我就心满意足了。倒是你,这些天老往外跑,也不知道真的是在为娘娘奔波呢,还是想遇上谁呢。”

说完后,却见韦梦在怔怔发呆,忍不住有些得意,说:“怎么,被我说中不好意思了?”

******

黄锦将这几日去拜访的情形梳理了一番,心想:德妃权欲极重,凡事爱出头,但听爹爹说过,她父母是兵部尚书,很受皇上倚重,不能得罪她;容妃就是一病秧子,不足为患。赵昭仪容色平平,王修仪跟了皇上几年,仅得封个修仪……最大的敌手,还是刘瑶依,就是她,只有她!

“梦儿!梦儿……”黄锦一骨碌翻身坐起,扬声叫道。

韦梦在外间仍在发呆,柔儿伸手到眼前晃了晃,韦梦一个激凌,叫道:“干嘛?”

柔儿问:“发什么呆呢?娘娘叫你都听不到。”韦梦“啊”的一声,急忙应着进里间去了。

“听柔儿说,你和韦副总管私下见过面?”黄锦抬着一盏茶,一边用茶盖拂着茶叶,一边笑着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御书房内,永安帝正在批阅奏章,孟维静立在侧,一动不动。 半晌,孟维悄悄拿起御案上的茶杯,移步将杯中已经凉掉的茶水倒...
    语菲菲儿阅读 200评论 4 6
  • 孟维脸上一红。他刚才送柔儿回来,就站在院子里,本想偷偷看看韦梦。听到韦梦的话后,当即跃上房顶,把隐藏的暗卫叫了出来...
    语菲菲儿阅读 120评论 0 3
  • 多谢 风水 同学提出的问题。我重新研究了下源代码,纠正下我之前存在的错误的理论。于是对之前的文章做了修正,之前对大...
    陆小飞阅读 1,382评论 5 5
  • 像是在所有的轨迹里都找不到自己走过的痕迹 被吞没在日复一日的人流中,碌碌无为 得不到褒奖,偶尔沮丧,从没有贬损,更...
    福太灵Taleen阅读 60评论 0 0
  • 2017年5月23日,我们在一起了,我们相识于网络游戏,我用假照片骗了你和你交往了99天,同年9月1号,我们见面了...
    悠然如梦__阅读 1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