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恨绵绵》九中风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对于李细香的改嫁,尤秉承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落,他还从来未被女人如此对待过,更何况是一个死了男人的寡妇。他不得不承认他是真的有点喜欢李细香了,喜欢李细香有情时的极尽温柔,喜欢李细香翻脸时的爽快剽悍。可是那又怎么样?李细香还是远走了。

尤秉承想起了被他冷落多时的凤姬,他决定去找凤姬,对于凤姬他还是有自信的。

而此时凤姬正忙着准备给严海过周年的东西,顾央要带着严波严晨严霄回来。凤姬已经忙了好几天了。

这一天凤姬依然忙碌着。尤秉承来了,他先从凤姬家的门前经过,佯装散步。绕了几个来回他就走了进去,凤姬在院子里干活,尤秉承讪讪的喊到:“凤……”凤姬低着头摇晃着手里的簸箕,尤秉承看凤姬并没有赶他走,就进一步问道:“凤,严海的周年快到了,你一个人能忙的过来吗?”凤姬还是低着头不说话,手里的簸箕摇的尤秉承眼晕。尤秉承接着说:“凤,要不我帮你干?”见凤姬依然不说话,他上前正欲接过凤姬手里的簸箕,却不料被凤姬挡了回来。凤姬怒气冲冲的看着他说道:“你来干什么?你不是稀罕李细香那个妖精吗?”尤秉承不说话,直直的看着凤姬,凤姬继续说道:“哼,现在不得意了,人家走了,你来找我,你把我当什么了?”说完一扔簸箕,回屋去了。尤秉承站在院里,嘴角露出狡黠的一丝笑容,他转身回去了。

在屋子里的凤姬,最是难受,她讨厌尤秉承这样,可是又没办法拒绝,她没有李细香的决断和利落。她深知自己离不开尤秉承,她在心里等这一天等了好久,只是没有李细香在村里她总觉得少了什么?使得她觉得寡淡无味。

后来,尤秉承又来找凤姬,起初凤姬是不理他的,但是经不起尤秉承的甜言蜜语,他们似乎和好了。

严海的周年一过,凤姬就收拾东西去了县城。尤秉承也跟着去了,他们正式同居了。小柟放假后,知道凤姬和尤秉承同居了,小柟坚持要去奶奶家,凤姬是极力阻拦的,她不想让小柟觉得他没有家。而对于小柟,他早已经知道自己没有家了。飘了细雪的早晨,十三岁的小柟早早起来,独自坐车去了奶奶家。

小柟离家后,凤姬觉得对不起小柟,她想再给小柟一个家。

凤姬决定和尤秉承结婚,想着要和小柟商量。

小柟过新年回来的时候,凤姬找了个机会问道:“小柟,妈想和你商量个事。”“什么事?”小柟问道。凤姬说:“妈想和你尤秉承大爷结婚,你是什么意见?”小柟不高兴的说:“你的事我不管。”凤姬小心的问道:“那你同意了?”小柟说:“我说我不管,我没说我同意。反正我初中毕业就去广州打工,你爱跟谁就跟谁。”说完开门出去了。留下凤姬呆呆的坐着,她知道她这婚是结不成了。

三年转眼就过去了,小柟初中毕业了,成绩并不理想,凤姬到处找人想让小柟上一中。

可小柟给她留了张字条,就跟着村里的一个年轻人去广州了。凤姬急得给顾央打电话,谁知道顾央在电话里就给了凤姬四个字:顺其自然。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凤姬听着电话里的忙音,跺着脚骂顾央。她走出电话亭,望着车水马龙的街道,心里的事像麻一样缠绕着,凤姬突然觉得疲惫不堪,眼前一片茫然。她回去和尤秉承发了一通火。凤姬自己都不知道路该往何处去了。

凤姬和尤秉承还像老样子,一日一日拖着。

大概是上天的眷顾,人人痛恨的尤秉承中风了。那天尤秉承和往常一样在街上溜达,突然看见街边围着一群人,挤挤攘攘的。他走过去扒开人群,看见俩个女人撕扯着头发打架,他觉得无聊极了。尤秉承看了看,正待要离开,却不料自己站不住了,一下就载倒了。

他醒来就在医院了,他像每一个中风的人一样不会说话也不会走路了。

他的儿子和女儿守在身边,他望了望四周,想问凤姬怎么没来?可是嘴张着却说不出话来。

凤姬是几天后去医院看的尤秉承,她去医院的时候,病房里只有尤秉承一个人,安静的睡着。下午的阳光洒进来流泻着半壁墙面,时光仿佛是悠闲的,而人却如此的匆忙。严海也好,尤秉承也好,都没能好好的陪凤姬。尤秉承醒了,他看见凤姬,脸上显示着喜悦,张着嘴想说话,什么也说不出来,他的嘴角溢着口水,抽搐着想起来,凤姬按下去,轻轻的给他擦了擦嘴角,低着头不看尤秉承。尤秉承伸出手示意凤姬把手给他,凤姬装着没看见,帮他掖了掖被角。尤秉承不时的看着凤姬,他想和凤姬笑,可是嘴是僵着的,扯出来的笑都是狰狞的,眼睛也是呆滞的,偶尔转几下,令凤姬看了生出无由的烦躁。凤姬就那样默默的陪了他一个下午。尤秉承的女儿来的时候,凤姬正要走,她们并没有说话。病房里有片刻是静止的,风吹进来,窗帘轻轻的掀着,太阳快要落了,天色即将转暮。凤姬出门的时候,听见里面说:“谁开的窗户,风这样大,也不顾着点。”窗户是凤姬开的,她实在难以忍受病房里的气味。凤姬并没有回头,她走的时候尤秉承像个孩子一样望着出门的凤姬,手在半空比划着,他怕凤姬不再来,他似乎有许多的话要和凤姬说。

凤姬走出去,扶着墙失声痛哭,她的心里翻腾的都是对命运的咒骂和怨恨。她真的再也没有去过医院。

她知道她自己什么也没有了,温暖润湿的严海,多情风流的尤秉承。

凤姬在尤秉承中风一个月后,经人介绍,匆忙的嫁给了县城里宰牛的张屠户。

张屠户是个精瘦的小个子男人,黝黑的脸上嵌着一双三角眼睛,嘴角时常抹着一丝浅浅的冷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三 严海的头七过后,冬天就早早的来了,飘了薄薄的雪花。打麦场上还有未打完的麦垛,顶了一层白色的雪花。庄嫁地里还有未...
    北方北b阅读 74评论 1 4
  • 八 冬天的梦似乎没有尽头,凤姬的暖梦苏醒了。 西风卷着黄沙,漠北边际的春天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清明的到来,才让人们感...
    北方北b阅读 55评论 4 6
  • 二 凤姬回去的时候,天还没有亮透,她和夜里走的一样急,只是步子仿佛轻盈了。 她发现严海的时候,严海的身体已经有些僵...
    北方北b阅读 72评论 2 4
  • 半年前,我隐瞒了所有人,一个人提着大包小包来了北京。其实就在我买票的那一刻,我都不确定要去哪里,而唯一确定的是离开...
    文染时光阅读 330评论 7 12
  • 微信上突然跳出一条信息提示,点开一看,是一位很久不曾联系的朋友泡沫小姐。 还能说是朋友,是因为刚入职的我曾经和她一...
    我就是猫姐阅读 402评论 0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