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头好

我说过我是一个迷恋文字的人,总有一些字或者词让我喜欢,就这么莫名地喜欢,喜欢成了心头好。

让我喜欢的文字有……比如,“翡冷翠”。我喜欢这个译音,是徐志摩的说法。读起来就觉得眼前出现一块剔透的绿玉,温润清冷,精致美丽。据说,。“翡冷翠”,在意大利语中意为“鲜花之城”。虽然看上去略有些匪夷所思,但是这个精致美丽的名字倒颇让人有些幻想。不过它的基调并不真的如翡翠般嫩绿。这里最典型的天气是阳光下的蓝天白云。色彩鲜艳的墙壁,深绿色的百叶窗,深红色的屋顶才是这里的标志色彩。也已经够美了。又是个文化气息浓厚切生产玻璃器皿的地方,玻璃器皿,想想就很剔透。也是因着翡冷翠这个名字,我对它愈加有了好感,现在的译法也是好的,读起来舌尖一卷,轻轻伶伶就弹了出来,现在都叫它,“佛罗伦萨”。

又比如,“胭脂”。心理作用可是?觉得这两个字本身就有颜色,那一片潋滟的粉,因和脸颊那一抹嫣红有关,所以带得这两个字都香艳起来。又有旧时女子取这样的名字,婉转低回,风情无限。而这样的颜色,总是讨喜又令人回味无穷的。

还有,“丁香”。小小一枚,紫色或白色。就是那么娇俏玲珑的感觉,难怪诗人也要赞美那温婉可人的丁香女孩了。

“永恒”。嗯,虽然意思相近,可是我总认为和“永远”比,“永恒”听起来更古典雅致,也更有那种绵远久长的感觉。那个“恒”字,分明在说那份执着,是要用心的。

“喜宝”,谁能不爱这样的女子?娇憨的两个字,玲珑的心,美丽,坚韧,有现实的精明和无奈,她说:“我想要很多很多的爱,如果没有,那就要很多很多的钱,如果都没有,那就有健康也是好的。”(亦舒《喜宝》)

还有旧时对于颜色的那些称呼,“霜色”、“月白”、“绯色”、“黛绿”、“鹅黄”、“豆绿”、“石青”、“水绿”、“海棠红”、“茜色”、“酡颜”、“丹”、“缃色”、“青莲”、“雪青”、“苍色”、“荼白”……清雅别致,十分动人,古人那奢侈又敏感的文艺腔。

单单一个“玉”字,极美,画面感很强。透过它看世界,一切都变得通透了。带着它的字也都很漂亮,珮、珊、珟、琉璃、璧……跟玉产生了联系,灵气十足。但一直有些疑惑“碎玉轩”这名字为什么会在宫里出现。“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会不会太不吉利?即使有“飞落数来崖,碎玉叹飞花。”,放在宫里也不应景啊。当然当然,这个名字很好听,毋庸置疑。

“墨脱”——莲花盛开之地。按照音译写成“莫脱”大约也无不可,美感却没有了,恶意横生。

不知道把“圣弗朗西斯科”译作“旧金山”是不是和过去唐人的“金山梦”有关,那是一段历史,不可以抹灭,但不愿意去记起。

还容易被这些字眼打动——“致远”、“安和”、“干净”、“静好”、“暖煦”、“清冽”、“凌云”、“韵致”……呵呵,我简直着迷得不能自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