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血色医院(四)

杨帆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赶往案发现场——医院住院部大楼后面的花圃。

老李和其他同事已经在现场进行侦查,警戒线贴着花圃围了个圈。尸体已经被法医运走了,周围还是围观了许多群众,不少人还拿起手机拍摄。

老李简单的跟杨帆说了一下现场调查的情况:“死者叫张原,今年61岁,是前省卫生局副局长。因为不慎在家中楼梯摔倒下来,导致轻微盆骨骨折,住院治疗了3个多月了。”

因为警察这个职业还是有些危险性,经常有人受伤,所以杨帆也知道盆骨轻微骨折并不是什么大事。于是不解的问道:“这点病至于住院那么久吗?”

老李一脸鄙视的说:“哼,他们这些官老爷,住院医疗费什么的都是给报销的。当然是爱住多久就住多久了。”

杨帆继续问道:“是谁发现的?尸体你见过吗?”

老李思索了一下说道:“是医院的保洁员,早上7点多的时候路过花圃发现的死者躺在地上,尸体我观察过。没有看见拉扯打斗的痕迹,脖子上有一条勒痕。可能是窒息而死,具体死因还要等法医那边出结果。”

“死者是退休干部,那他也是住在16层的病房吗?”

“是的,也是住在16层的干部病房里。”

“看来这两个案子很有关联,很可能是同一个凶手所为。”

“我也是这么认为,现在可真棘手了,早上我接到了李局的电话。说上面已经下死命令了,一周内一定要破案!”

杨帆长叹了一口气说:“也难怪了,一下子死了两名退休高官。肯定惊动了上面的领导了。案发地点还是医院这种公共场所,现场那么多人,估计今天报纸头条都是这事了。”

老李邹着眉头说道:“现在看来,这次可能是个连环杀人案件,凶手可能还会对16层病房的老干部们动手 ,我们要赶在凶手再动手前抓到他。”

“嗯,走,我们上16层病房看看去。”说完杨帆带着老李往大楼门口走去。

省立医院住院部16层,接连被杀死了2名病人,给这本来就人少幽静的楼层增添了几分恐怖的气息。杨帆站在值班办公室门口,看着这幽静的走廊,静静的思索着。

办公室内老李和几名穿着制服的干警正询问值班医生和护士一些问题,不一会老李走了出来。

“问了值班的几名医护人员,昨天晚上到早上,楼上都没发生什么异常的情况。受害人张原能下地走动后每天早上都会下楼走走,对了,听许护士说老人经常在花圃那偷偷抽烟。现场我们也是发现了地上有些烟头。”老李对着杨帆说道。

杨帆思索了一下说道:“这么说张原经常早上跑到楼下花圃抽烟?那很有可能是熟悉他生活习惯的人干的了。”

“是有这个可能,除了几名医护人员,没有多少人知道他有这样习惯。当然,也不排除是凶手只是碰巧跟随到这没人的花圃旁下手。”

“那张原的人际关系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仇家?”

“这个也查过了,张原刚退休不久,在单位的时候没有什么利益冲突的人,家里面孩子都成家立业而且对他都挺有孝心,也没有什么家庭矛盾。”

“嗯,老李你先带人去查一下医院里面的监控,看看有什么线索。我去找一下院长,下午到局里面再碰个头。”杨帆吩咐完,老李就带着手下风风火火的赶往医院监控室。

杨帆来到位于行政楼的院长办公室,院长助理领他进去。院长坐在位置上,隔着办公桌对面坐着两名穿着白大褂的人。

院长王中华见杨帆进来站了起来说:“你好杨警官,这边坐。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我院的副院长和党委书记。”

因为之前办案的时候见过王院长,杨帆于是就开门见山的说:“不坐了,今天过来有几件事跟王院长沟通一下,方便单独谈谈吗?”

王院长并没有因为杨帆如此直接而不悦,微微的笑了下。然后对副院长和书记说:“你们先去开会吧吧,我这跟杨警官聊完就过去。”两人应了声好后就走了出去。

王院长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走到茶几旁边的沙发坐了下来,开了包茶叶准备泡茶:“我知道杨警官现在案子急有压力,不过也不急于连喝杯茶的功夫都没有吧。”说完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杨帆知道如果再不答应坐下来的话就有点不礼貌,于是坐到了沙发上说:“我知道院长您挺忙的,所以就想不坐了,跟您说几件事情就走,不打扰您的工作。”

“现在我最重要的工作就是配合你们警方把案子查清楚,早上的事已经传开了。刚刚还有几家报社的记者还要找我采访都被助理拦下了。你现在有什么问题直接问吧。”

“我现在怀疑这两起案件是有关联的,很有可能是连环杀人案,对象就是16层的高干病房的这些老干部。”

“嗯,早上在来医院的路上接到医院电话听到张局长遇害的消息我就觉得可能跟上一起案件有关。”王院长手法娴熟的将茶杯和茶叶都过了一遍开水。

“我们警方准备派几名干警到16层驻守,除了医护人员和家属,其他人一律都不准进入到16层病房。不过这样还是有一个风险?”

“什么风险?”王院长停止了手中的动作问道。

“凶手可能在医院里,您听了可别生气,甚至可能说,就是在16层工作的这些医护人员当中,可能有一个就是凶手!”

王院长继续切茶,将茶杯放到了杨帆面前说:“来,喝口茶,在案子还没查清楚之前。所有人是都有嫌疑,不过你怀疑是医护人员干的,有什么证据吗?”

杨帆说了声谢谢拿起茶杯并没有喝茶而是继续说道:“证据是没有,不过这次张原的遇害。很可能是因为凶手知道他早上会下去到花圃那边,所以趁没人的时候下手的。而黄厅长遇害的时候监控突然坏了可能是人为的,当时除了黄强并没有其他外人再到16层。黄强我们也排查过了,不是他。”

王院长点了点头说:“分析的很有道理,那么如果真如你所猜测的话,那么即使派人到16层驻守,还是有可能被下手,万一凶手最后破罐破摔。以医护人员的身份进入病房或者在医院其他地方都有可能直接下手。”

“是的,我也是这么想,所以我先问问王院长,能否联系其他医院,将16层病房的病人安排到其他医院,或者将16层的医护人员都换一批过来。”

“不行,第一,转移病人的话,容易引起其他楼层恐慌。更对医院的名声不好。第二,现在医疗资源紧缺,没办法把医护人员都换个边,而且真换了,那些辛苦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知道是怀疑他们的话,对他们的影响也不好。”

“王院长说的是,我欠考虑了,没有站在医院的角度去考虑这件事情。那先这样吧,我去安排警力驻守”说完杨帆将杯里的茶一饮而尽。王院长送他到了办公室口。

杨帆知道王院长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没说,那就是如果真的是把病人转移到其他医院,如果因为没有得到最好的医疗条件或者转移过程中引起病人出事的话,这责任谁也负不起。更何况这些病人以前还是位高权重的高官。

杨帆下了楼出了医院,焦急的往警察局赶。希望老李那边能找到一些线索。


血色医院(一)

血色医院(二)

血色医院(三)

血色医院(四)

血色医院(五)

血色医院(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 省立医院住院部16层病房还像往日一样安静,仿佛一个脚步声就能响彻整个走廊。与走廊上排满病床和...
    约翰码农阅读 21评论 0 0
  • 晚上8点多,杨帆有气无力的走出了警局。 他和老李从下午4点多一直开会开到现在,中间饭也没吃。省里警务系统的几位最高...
    约翰码农阅读 35评论 0 0
  • 晚上10点30分。 漆黑的夜色中,飘着绵绵的春雨。伴随着飞机引擎的轰鸣声,一架波音客机降落在烟雨缭绕的机场中。杨帆...
    约翰码农阅读 27评论 0 0
  • 引子 多年以后,在回顾当年的案情时,胡凯仍旧无法抹平心中的波动。 “人的一生像一条线段。”胡凯徐徐吐出空中...
    阿折阅读 1,229评论 0 1
  • 倩倩远远的透过大门看见杨帆和老李在值班办公室里。也大概料到了是为了查案子过来的,只不过没想到杨帆也来了。她深呼吸了...
    约翰码农阅读 1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