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光吧,小精灵。


一种混杂着懊恼、厌烦、鄙视的“小拳头”狠狠地在我脑门上Duang、Duang了几下,那天,正当我在黑板上画十六宫格图的时候。

“重复的教案,相同的话,一样的活动上七遍你不觉得烦了吗?”这个念头,已经不是在这一年中第一次出现了,只是一直觉得思绪万千,无从下手。

一年前的两校合并,将原本我一人上三个年级,每个年级三个班音乐课的惯例打破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年级(七个班)外加跨年级的一个班。这意味着在这一个年级中,我需要把同一篇教案上七遍。七遍诶,是不是觉得很无趣?不不不,其实,当时我是觉得很开心的。重复多好,可提炼精华,稳固要义,上到后来的几个班简直就是驾轻就熟,孩子们知识点掌握得也妥妥的。一不小心,有时还能从重复中迸发点新亮光,灵感,多好。

可是,现实在应和你的同时,又让人措手不及。

慢慢地,我发现尽管每个班级“雨露均沾”得获得了同样的课堂待遇,但在这流水线的教学下开始呈现出各自的毛病,音准感不好的一年后也没见啥长进,节奏感弱的一遇到复杂的组合就是混乱一片,而课堂气氛各方面都挺好的还是什么都挺好的。那我在干什么?要我又有何用?我到底能为孩子们,为课堂做些什么,让他们比原来的自己有更进一步的发展?当然,不能否认的是这一年他们经由音乐课学习了一些歌曲,节奏型,律动。。。。。。一定程度也体会到了音乐的美妙。

这Duang,Duang的几下,把一段时间难受的我算有点撞醒了,或者说这挠人的痛点真的开始让我坐立不安了。

必~须~“对症下药”。

在分析记录每个班级不同的特点后,开始动手。这一周正在教授“后十六分节奏”,今天是第一节复习课。

“孩子们,请看好我的手势,我们一起把这几条节奏加入到这首音乐中去。”随着欢快的旋律,我打乱了四条节奏的顺序,在观察到多数孩子能合上音乐节拍并准确拍击后,根据乐段的变化,变更到下一条,并不断加快变更的频率。个体展示和拓展升华(创编身势,音乐伴奏)是我为整体节奏感较好的七班学生准备的复习内容。随着交替变化的加快,小家伙们抑制不住地咯咯发笑,却眼神愈发专注,还在音乐结尾处自动处理了“渐弱”。

在这七个班级中,有两个班级节奏能力相对薄弱。那就大家一起上吧,吃大锅饭总不会出大错,没准儿还能带领一些能力弱的孩子一起进步。但怎样才能让个体也有所进步?今天试了下四人小组,请组长根据每个孩子的能力为其选择其中一条,假如不会,小组同学一起帮助他,直到教会为止。结果,后排的几个男生组不成四人,我说:“那就五人吧。展示时一个同学把其中一条再重复一遍好了。”孩子们倒也认真,围圈学习,完成着。展示时,我选了三组,最后一个机会,留给了这“五人”。正在我纳闷那平时几乎不动口不动手的家伙如何表现时,小家伙半遮半掩得跟着另外四个孩子一起开始拍击了。组长在完成后解释说:因为他真的不会,那我们商量着一起帮助他。果然,集体的智慧和力量还是大啊。

有的班级来点诱惑,加点打击乐器。有的班级有节奏感特别稳定的孩子,那就请你来当小老师,也可以让这“懒惰精”老师坐边上喘口气,好好欣赏欣赏。

你们本就不同,就得用不同的方式。怪在老师我,反射弧太长,很多时候需要触摸边边角角才能明白一些道理,那就让我们一起去改变,去尝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