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2)

96
玄宝
2017.05.02 00:20* 字数 1869
美人绘·鹤田一郎

文/玄宝

在朱尔尔出来之前,陆匀之把苹果放好,低头看自己带来的财务文件和执行批准,这些都需要她签字。

陆匀之在一家传媒公司上班,平时负责现场活动策划部分,兼朱尔尔的助理,公司结构简单,人事也不复杂,大家相处得很开心,老板下来就是她的顶头上司朱尔尔,平时还算照顾她。

前天下午她晕倒的时候,是陆匀之和另外几个同事把她送到医院的,通常这种事情是要通知家属的,陆匀之回去翻人事档案的时候,朱尔尔的紧急联系人的那一栏写的是何叙,她想都没想就拨通了。

对方接到这个电话时,好像也有些人仰马翻的痕迹,隔着电话都听到一个水杯打破的声音。

陆匀之很久没有动过好奇心了,这回也不例外,只当是例行通知了一个普通的家属,直到挂电话的时候,才发现心里慌得像一只颤抖的小鹿。

何叙,原来他就是何叙。她很久之前就认识这个名字了。世界其实很小。
朱尔尔对陆匀之通知何叙的这件事情不是太高兴,还说了她两句。

陆匀之低着头没说话,装作在看文件,过了一会儿才把话题岔开,说到工作上的事情:“周小姐那边的意思是不着急,我昨天给她打过电话,她说可以等您出院之后再详谈。”

珠宝商周丹薇的广告和推广谁都想要,但不是谁都能争取到的,他们公司一早说好跟她见面,但恰好碰到朱尔尔住院,耽搁了下来。听说她跟老板老钱是老朋友,看在老钱的面子上,陆匀之又打了好几次电话,周丹薇才没把话说得那么死,同意晚几天再见一次。

从朱尔尔的病房出来后,陆匀之深吸一口气,燥热的空气里到处都是台风欲来的状态,气压太低,人的心情也跟着低下去。出了医院,赶紧拦了辆的士去公司,台风天一样要上班的。

在回公司的途中她给在穗城的好友顾沁宁打电话诉苦:“顾沁宁,人说朝闻道夕死可矣,可是你看我们闻了那么多道,怎么还不死啊?庸庸碌碌的人生也太蝇营狗苟了。”

顾沁宁在一家珠宝进出口公司上班,最近她刚升职,副经理转正,心情不错,忙中还抽出几分钟来安慰她:“你现在跟我讲朝闻道夕死可矣,我告诉你Celine的新款包包出来,道你都不想闻了吧?”

陆匀之笑:“也就这种事情让人活得有盼头一点了。”

有时候物质支撑会比精神支撑来得简单粗暴有效一些。

最近正能量爆棚的顾沁宁还鼓励她:“别想太多,锻炼身体,努力工作,立志加薪!实在闷得慌,就化个大浓妆,涂个指甲油,找家情调满满的咖啡厅玩自拍,再放到网络上,满世界地勾搭男人去吧。”

陆匀之大笑,赞叹道:“好主意,值得一试!”

挂电话之后,顾沁宁嘴角也含着笑,大家只是生活太闷了,需要一点笑料和乐子,这些事说说过过嘴瘾就好了,真要去做,也是太悲哀了一点。

在接电话之前她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告诉陆匀之,在楼下见到了许家明,许家明刚从北京回来,一副成功律师的派头,拿着手机在讲电话,走得匆忙,不知没有看到擦肩而过的顾沁宁。

许家明跟陆匀之之间的关系已经不能用伤害和被伤害来形容了,有时候她拿捏不准陆匀之的想法。这几年在外面摸爬滚打,无论做事说话,顾沁宁总是留了一手,包括自己最好的朋友。

陆匀之当初那么坚决要离开穗城,许家明也是一个原因吧?她也许不是一个好朋友,但管住自己的嘴总不会错的,假如有一天非要对质,她还有余地说自己不知道,至少可以挽留住一个朋友。

许家明回来了,那周慕南呢?

顾沁宁突然觉得有些烦躁,直到下属进来敲门叫她出去开会,她才从那种莫名的情绪中拔出来。

陆匀之当然不会像顾沁宁说得那样满世界勾搭男人,事实上她有男朋友,目前来说发展还算不错。而且她工作很忙,忙得满头包,朱尔尔不在公司,就连传媒那边的活儿她都要干。

客户打电话来拼命催她发方案,火烧屁股,火急火燎的,让陆匀之想把这些事情都丢出去喂狗,安抚好这一个,另一个又开始打来说改活动时间,要提前半个月,叫她想想办法。

陆匀之好歹还是好脾气地笑,说好好好,改改改,我叫人去安排。

午饭时间过了很久,她才肚子饿,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朱尔尔会忙到胃出血的地步了,老板真该给他们这些卖命的员工再加一倍的工资。

晚点的时候,男友张存志给她打电话。

陆匀之一接电话就求饶:“千万不要是改案子了,直接说请我吃饭就好了,求你了!”

张存志在电话那头笑,带着一两分宠溺:“好,不改不改。”她大概是被客户烦死了,一向平和的她也开始撒娇。

但张存志还是说最近没空,暂时都没时间见面了。他们虽说是男女朋友,却也有两三个月没见面了,好在陆匀之也忙,不计较这些忙碌带来的副作用。

不知道是他们两个谁说的,大家开心就好。

可不是吗?最重要的是大家开心。

晚上一个人吃饭的时候,陆匀之终究是有些沮丧的,不知道这般庸碌的尽头在哪里。

上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1)
下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3)
总目录 假如流水能回头(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