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志明与春娇》|你也会有你的志明或者春娇

《志明与春娇1》,对于影片里的爱情观不作太深入的探究。

单纯从影片的画面感去谈谈感受。就好像影片里的配乐插曲一样,慵懒的调子,缠绵的旋律。影片里面有很多抽烟的镜头,烟雾弥漫里,让男女主角的感情更加捉摸不透。

春娇二十一二岁时,有哮喘的她,为了一个喜欢的男生学抽烟。为了和他有更多的共同话题,抽和他同样的骆驼牌的烟。在抽烟的时候,无意间,让那个男生看到自己和他一样的烟盒。

志明点冰淇淋的时候,喜欢找店员要够两个小时的干冰。原来,他喜欢把干冰放在厕所的马桶里面,观察干冰从里面冒出来的雾气腾腾,就会很快乐。但是这没有遭到了前女友的嘲笑,惠英觉得志明像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影片里面有许多爆粗口的台词,包括一堆人围在狭窄肮脏的后巷里抽烟的场景,也是导演意在反映“香港本土文化”。“隔着好几栋大厦”的工作人员,有做广告的志明,快餐店的老外,丝芙兰的化妆小姐春娇等等。香港室内禁烟政策下的烟民爱情故事由此展开。

志明和春娇在居民楼楼道里抽烟,为了躲开保安的检查,躲避在狭窄的楼道下,志明的烟蒂把春娇的脖子烫伤了,留下了一个疤痕。志明发简讯给春娇,问她:“疼不疼?”因为这条短信,春娇和男朋友家豪吵架。家豪问:“你们是发生关系还是还没有发生关系,他问你疼不疼?”

我觉得志明的烟烫伤春娇的这个情节设置得很好。烫伤,其实这也是好几层意思的暗喻。第一层暗喻,就是志明和春娇认识五天,打破了春娇和嘉豪五年的感情。虽然他们的感情,原本就存在危机四伏,但志明的出现,无疑加速这段感情的破裂。第二层也暗喻了,现实生活中,男女之间亲密关系的同时,也存在互相伤害。

春娇把行李搬出来,志明来载她。她对朋友KK说,要做“一件不浪费时间的事情”。春娇的哮喘发作了,志明说,有的事情,不用急着做完。春娇说,对不起。然后,她发现,这时候,志明已经睡着了。看到这里的时候,我们看到了,导演想要展现的男主人公,就是一个内心孩子气的男人。会有点无助,带着某种迷茫的情绪,像小孩子一样天真。

又是后巷。一个长相好看的警察为春娇主动点烟。

看到志明来了,警察识趣地离开,说:“不打扰你们了。”

警察离开后,志明说:“他很热情地替你点烟。”

春娇说:“你第一天认识我,也给我点烟。”志明立即说:“那不一样。”

春娇质问说:“有什么不一样。”

志明沉默了一会儿,低下头,语气有点孩子般的生气:“你说没有就没有。”

春娇睁大眼睛,看着他的面庞,说:“也不是,有点不一样。”

志明这时把头抬起来了:“哪里不一样?”

春娇说:“全不一样了。”

志明认真地再次询问:“哪里全不一样了?”

春娇注视着他几秒,末了,说:“没什么。”然后扭头离开。


这段“不一样”的台词对话很精彩。此时,他们尚未确立关系,从这些好几个“不一样”里,可以窥视出春娇与志明复杂的内心。两人之间内心的较量,逼近,退让,犹疑,挽留,怄气。很真实的写照。可能要反复读很多遍,才能更加理解他们之间扑朔迷离的欲说还休。

还有一段台词也很精彩。香港政府公布财政预算案,当晚午夜十二时起增加烟草税。他们两个烟民找遍大街小巷的便利店搜寻香烟。

“麻烦你幼卡(烟牌)。”

“麻烦你绿好彩(烟牌)。”

在便利店,两个人又相遇了。戏剧性的戏码又上演了。

店员:“小姐,五百五十块。”

春娇的卡刷不开。“你的金额不够,你只有四百二十块。”

志明帮他刷了。

春娇:“回头把钱给你。”

志明:“不用了。”

店员:“先生,四百零六块。”

帮春娇刷完卡的志明,卡也刷不开了。

“先生,你的钱也不够。”

春娇帮忙刷完卡。

店员:“那要分开放,还是放在一起呢?”

春娇:“一起。”志明:“分开。”(两个人不约而同)

春娇看了看志明,眼神有点失落。

春娇:“分开。”志明:“一起。”(两个人又不约而同)

志明低下头,抿着嘴唇,其实偷偷笑了。

店员:“分开放每个胶袋要五角。”

两个人提着一只袋子出门了。

然后开始了一起从新界到九龙界寻找香烟的路途。在这段寻烟路途上,二人的关系,也找到了突破口,步入正轨。


影片的二位主人公。

男主人公志明如上所述,是一个内心孩子气,天真,迷茫,无助的男人。张志明与春娇的港片爱情,与何以琛、赵默笙,李大仁、陈又青的内地片爱情是完全不一样的。内地剧会营造出“千年修得李大仁,亿年修得何以琛”这种完美的男主人公设定。但在港片里,张志明一点也没有主角光环。他甚至慵懒闲适,没有担当,被观众看不起。

女主人公春娇是一个比志明大四岁的熟女。她成熟独立,有主见,勇敢。影片的最后,志明把干冰放在马桶里面,春娇和志明一起看干冰的雾气从马桶里飘散出来,在空气里氤氲,两个人快乐地笑着。这一次,志明找到了理解他的女友。可以说,志明和春娇,身上其实是有种互相吸引的特质,这才使得这份速食爱情一发不可收拾。



现在再回忆他们最初相遇的场景。志明主动为春娇点上香烟,轻烟缕缕,眼波流动。或许,从那一刻,便注定了他们后来会经历许多。


这是毫无悬念的电影,从电影的名称开头,观众就已知晓他们会在一起。志明与春娇,这两个名字其实是台湾的俗语,就好像我们的梁山伯与祝英台,英国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我想,导演彭浩翔想展现的,应该是生活中平凡的饮食男女的爱情。

然而,这份颇为任性,放纵,被迷离的镜头与文艺的气息包裹起来的“七日速食”爱情,是否能经历七年之痒呢?志明与春娇,已经成为了一个电影系列。有人说,志明与春娇,有一种现实生活中男女之间没有的默契,所以他们可以获得现实中男女无法获得的东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