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爱情】木棉花树下的守候(64)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傅青岩

全目录|木棉花树下的守候

上一节(63)妥善安排



(64)求婚时的意外

元旦夜,傅雪关掉她西湖边的画室来我这里,应林木森邀约去他家镇上玩,小镇是旅游景点,小黎、小凯和亮亮他们也凑热闹一起来了。

夜晚的游乐场人山人海,不远处的天空被巨大的摩天轮点亮,程小黎兴高采烈地挽着我和傅雪走过,拥挤的人群似乎特意为我们让出了道,很多不认识的面孔手里纷纷托着孔明灯,像是在默契地等待点燃的样子,说不出的预感,今晚一定会发生些什么。

五光十色的巨型音乐喷泉响起时,人群里突然接到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伴随的是数以万计的孔明灯飞向了天空,突如其来的节日浪漫氛围,如此壮观,带来的意外惊喜,仰望冉冉闪烁的灯火,人群里每一张陌生而温暖虔诚的脸……

傅雪长年冰冷的脸上也展露难得的笑容,程小黎更是开心地欢呼雀跃,无数温暖柔和的桔色灯火,是美好生活的希望,是内心无以名状的感动,一些潮湿的液体缓缓溢出我的眼角。

偶然瞥见林木森,原来他已在人群里凝视我良久,嘴角噙笑,温柔注视着我的眼眸,是一片坠满了星辰的海洋。

人海喧嚣的广场,夜空上孔明灯火明灭闪烁,本就俊美的林木森今晚似乎格外好看些,黑发被精心打理得一丝不苟,深色西装领结,他手上捧一束深红色每朵盛开得有碗口大的玫瑰。

惊愕之余,已预感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人群自动让出一方空间,林木森虽有些腼腆,却仍沉着地始终微笑地向我走近,众目睽睽,他在我一米开外的地方单膝跪下,手上托着一枚蓝丝绒的锦盒,清亮的眼睛看着我真挚地说:“小鹿,我们结婚吧,嫁给我!”

“姐夫,你怎么这样小气呢?”程小黎突然叫嚷起来,“求婚不应该是用钻戒吗,你这是什么,木头的……上面还有一颗牙齿!”

“你姐姐会明白的。”林木森会心一笑,和煦地笑望着我直抵心底。

锦盒中的戒指色彩鲜艳,却不失古朴雅致,通体紫红带黑,纹理如行云流水,漫天温馨的孔明火光辉映下,琥珀般的温润光亮,中部顶端雕刻打磨了一只精巧尖细的牙齿做装饰,是海黄料独有的精美绝伦的对眼纹。

精致细小的红木物件应是比大件更费手工,戒指的设计很是可爱别致,林木森应花费了不少的心思去设计,而后又精雕细琢地打磨。

即使这夜的光线不好,眼前举着锦盒的这双手,我仍看到比以前又粗糙了些,特别是食指和大拇指端以及指甲缝隙里,是皲裂的难以洗净的黑黄污迹和已结痂的伤口。

“小鹿,你应看出来了,这枚戒指是我自己设计制作的。钻石璀璨恒久远,却不及这颗牙齿是有生命的、温暖的,它在被打磨成我向你的求婚戒指之前,已在地球上存活了千百年,我们曾讨论过,红木有灵性,它与人的缘分,它的生命以更艺术的方式存活流传下来,往后的岁月里它会陪伴你我,见证我们的爱情。因为你曾说你的生命里有一颗未修补痊愈的,时常隐隐作痛却欲罢不能的病牙,我相信温暖的陪伴可以治愈好一切,而这颗牙一定成为你我更温暖的恒久远的陪伴!”

夜空被袅袅飞升的灯火,装点成摇曳的桔色星河,林木森娓娓的告白像是一首美丽的乐曲,广场上欢呼的人群安静片刻后,响起的是持续热烈的掌声。

虽然这场浪漫的求婚我已提前预感到,但仍有一阵,我的大脑是一片空白,随后我想起的是许尹正曾说过会向我正式求婚的,我和他会结婚的。

承认此时心里是苦涩的,傅雪曾说“爱从苦涩中提炼而来”,因为也曾幻想过许尹正许诺过会向我正式求婚时的场景,分手一年之久,突然降临的,来自另一个男人浪漫而隆重的求婚仪式。

掌声和欢呼声久久不息,程小黎和亮亮开始鼓动我,对我喊话,“姐姐,快答应吧啊,嫁给他,姐姐你一定会幸福的!”傅雪也暗暗向我点头,应是示意我答应林木森。

明白眼前的这男子正爱着我,我也是喜欢他的,以后也定会爱上他,答应他的求婚我将会获得一段俗世最温暖的幸福。

我犹疑着,将一直插在大衣口袋里的右手伸出,就要点头答应,看到林木森也如释重负,他面露欣喜就要为我戴上黄花梨木戒指时,一直持在左手的手机响了。

随意瞧了眼手机屏幕,号码归属地显示是广东深圳,脑海里很熟悉的号码  ——是韩娜娜的。

去年金华后不久,我就换掉了以前在广东工作时的手机号,不知道韩娜娜为什么会知道我现在的手机号码,她为何打给我?

像有一种莫测的牵引,近在咫尺的戒指,我缩回了手,林木森帅气的脸庞难掩惊诧和失落,“小鹿!”

手指轻划屏幕,转过身去接听,原来在韩娜娜面前我仍是底气不足的,深呼吸平复了下,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显得紧张,“喂。”

电话那头却很久不说话,以为是错觉,贴着手机,似乎听见极微弱压抑的哭泣声传入耳中,心里突然觉得莫名的不安,甚至有些恐慌。

韩娜娜终于不再沉默,电话那端传来她有些沙哑的声音,“程小鹿,有一件许尹正的东西,还是还给你合适,我已叫洪亮给你带过去了。”

心中瞬间涌上忿然,“许尹正的东西,为什么由你来还我,他呢,为什么他自己不还?”

“你知道吗,今天是我和他举行婚礼的日子,他……”随之而来,韩娜娜挑衅的话语钻入我耳中。

因为你们要结婚了,所以许尹正和我有关的东西,不适合再留他身边是不是?

曾经所有的幽暗卑微和怯懦,以及失去的,化为嫉恨,莫名的恼怒,你们结婚与我何干,难道还要我道贺恭喜?

还未反击,只听到韩娜娜在电话里难过地哽语,“许尹正没回来,他已经失踪整整二十天了。”

没回来是什么意思?

韩娜娜不会是以为我拐走她的新郎,才打电话质问我。我有些幸灾乐祸的侥幸,却仍平静地口吻,“抱歉,这和我没有关系,许尹正真的不在我这儿,我爱莫能助。”

韩娜娜突然在电话里几乎崩溃地痛哭,“他当然不会在你那里,他在西非遇上飓风,就失去联系了,中国海外搜救的人员名单一批批都安全回来了,却唯独没有他,现在下落不明…


未完待续……

作品目录

上一节(63)妥善安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