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态炎凉

任何一个人

办括我自己在内

以及任何一个生物

从本能上来看

总是驱吉避凶的

因此

我没怪罪任何人

没有对任何人打击报复

并不是由于我度量大

能容天下难容之事

而是我洞明世事

又反求诸躬

假如我处在别人的地位上

我的行动不见得会比别人好

季羡林《世态炎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