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拉的故事(有关gender的微型小说)

2字数 5769阅读 78

1

        又是和昨天没什么差别的一天。

        雷拉睁开眼,天还昏暗着,隔着窗户望出去,黑暗里唯一发着光的庞然大物就矗立在不远处,那是这个城市的心脏。除此以外再没有任何光源,周围的黑像是浓得搅不开的墨。

        又到了换班的时间了。

        作为“心脏”的守卫之一,雷拉不得不在每天的凌晨四点起床,不过黑暗也并不会带给他什么麻烦, 这个时代人类的眼睛早就进化到夜视的领域了。像雷拉这样独居的人,穿戴不需要费什么事,只要按一按 手腕上的“一键穿搭”按钮,他的 AI 管家会解决一切。

        又是没滋没味的一天。

        走出公寓楼门,望着百米处悬空在城市中心,散发着刺目光芒的球体,雷拉烦躁地想到。有时他会好奇,旧时代的月亮和书本里的不夜城究竟长什么样,尽管没有夜视眼听起来非常不可思议,但晚上处处都是灯光的话,应该有很多乐趣吧。

        嘛,不过也正是祖辈们过得太舒适了,他们这些子孙才不得不承担恶果。

        雷拉摇摇头,制止自己的胡思乱想,点燃一根烟,便向黑暗中走去。


2

        雷戈的梦境是被一阵打击痛感中断的,她醒过来正好看到头顶全息投影里的雷拉那张看起来永远没睡醒的脸。“下次一定要记得把她的亲密度调低!”雷戈瞪着雷拉忿忿地想。 似乎是感应到这边的目光,雷拉挠挠头蹦出一句“你想调低亲密值或者拉黑我都没用,我仍然可以入侵你的 AI 管家。而现在你更紧要的事是,”雷拉指了指床旁边被掀到地上的闹钟,“你的第一次公开课马上 就要迟到了。”

        雷戈一个翻身起来,顾不上多说一句话,便急忙出门了,还好不是高峰期,随手拦了一辆“飞的”向学校奔去。

         “宇宙第二次大爆炸后人类迎来了最黑暗的时代,却也是最有建设性的时代。为了生存,人类不得不 用碳纳米护罩把地球包起来,停用电力资源以维持地球的稳态。我们是最后一批幸存者,因此对于我们来 说,没有比繁衍更重要的责任,心脏系统便是为了这个存在——确保了繁衍的成功率,同时又将人类的细 胞也转化为资源本身。心脏,正如它的字面意思一样,是这个城市,这个时代仅剩的几座大型城市之一, 赖以存活的基础。我们......”

         “老师,那你什么时候去心脏生小 baby 呢?” 突然插进来的稚嫩声音,随后化作了整个教室的哄堂大笑。 雷戈定了定神,看向失控的源头,扯出一个微笑,“人类已经过了任性活着任性繁衍的时代,确保后代的精良,才能从内部杜绝生存的威胁。所以如果没有达到一定学历标准,是不具备生育权的哦,Simon 如 果想要有家庭和 baby,要乖乖听老师讲课哦。”

       总算是有惊无险地渡过了教师公开课测评。雷戈不自禁地太阳底下伸了个懒腰。

下学后的小豆丁们总是满脸兴奋地朝着校门口飞奔着,路过她时有的热情有的无所谓的态度,但总归 都会说一句“雷老师好!”也算是一种变相的认可了。

        以后就要和这群小家伙相处很久了呢。 雷戈在心里默默地想,嘴角也不自觉带着微笑,“呼叫雷拉。”雷戈对着手机兴奋地发出指令。


3

        守卫人是一份无聊的工作。尽管一个城市只会有 50 个人有资格做心脏的守卫人,雷拉仍然整日怀疑着这份工作的价值。整个心脏的安保系统早已由人工智能完善到趋于完美了,尽管美其名曰守卫人的职责在于监视机器,但大部分时间雷拉都只是在打瞌睡和观察来往的人群而已。唯一的便利可能只在于对心脏的结构十分了解吧,如果要暴动的话,自己一定非常派得上用场。雷拉漫无目的地瞎想着。

        “您好,小兄弟。” 

        一对看起来正值好年华的夫妇中止了雷拉的胡思乱想。“请问生育授权室怎么走?” “直走左拐就会看到路标。”雷拉微笑着回答。“谢谢你,好心人。”看着夫妇挽着手远去的背影,雷拉突然感到一阵落寞,这样的时刻,自己永远都不会有了吧。

        雷戈的电话适时切了进来,雷拉松了一口气,望着全息投影中的雷戈兴奋的面孔,雷拉不易察觉地扬了扬嘴角。

         “嘻嘻,我通过公开课测评了!”

         “恭喜啊,雷老师,希望以后可以以身作则,自觉起床。”    

         “少贫拉,今晚 8 点,来我家,我们庆祝庆祝!”

        不等雷拉回复,那边画面已经切断了。雷拉拧了拧眉头,手头却自然地把雷戈说的时间加入自己的备忘录中。


4

        买菜的路上就是一副众生相,雷戈时常这样觉得。

        尽管从家去菜市场只需要穿过一个公园和一个居民区,前后不过 10 分钟的路程,雷戈却总是不会错 过形形色色的“戏剧开幕”与“惨淡收场”。常常会撞到三个星期前还在公园亲亲我我的小情侣,今朝已是 分道扬镳,或彼此憎恨,或互道珍重,原因来来去去最频繁的还是那一个——拿不到生育资格。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不知道多少个世纪前哪个早就在大爆炸期间失去考证踪迹的文学家这样说过。雷戈时常觉得这句话用于形容他们现在的时代才足够准确。究竟什么样的时代,才会不允许人类绵延子孙的本能展现呢?又有哪个时代,能够达到他们所达到的技术高度,自救人类自己于水火?雷戈甩了甩头,把胸前的菜往上提了一提,制止了自己的胡思乱想。她和雷拉都是从小没有家的孩子,两姐妹在一起,互相依赖着才搀扶着长大,若不是从小经过的苦难太多,比她虚长几岁的雷拉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全然没有一点女性的特质。雷戈从小就在心里暗下决心,不管时代怎样,她雷戈一定要有个孩子有个家,好在现在距离梦想实现越来越近了。这样想着,她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雷拉最喜欢看雷戈喋喋不休谈事情的样子,比如现在。也不知是红酒醉人还是人醉人,雷拉感到有些 有些轻微的晕眩,雷戈比他小五岁,从小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跟在他身后。雷戈总是喜欢说起这些年雷拉 对她的付出,殊不知如果不是遇到她,雷拉可能已经在自我的怀疑和摇摆中毁掉了自己。对雷拉来说,雷 戈是他的妹妹,他的女儿,他的......

        “雷拉,雷拉?”雷戈嗔怪的声音响起,“你又没有在好好听我说话了。”

        “在听。”雷拉听到自己的声音响起,却不像是从自己的胸腔发出,反倒像是从很远的地方的传来。周 围好像越来越安静了,天早就暗了下来,夜视眼下雷拉感到雷戈的动作仿佛静止了,不知是不是酒劲的原 因,两颊红扑扑的,眼神灵动,仿佛在等待着什么,整个世界仿佛都在等待着什么。

        “雷戈。”雷拉这次还听到了声音下面自己急促的呼吸声,“你喜欢我吗?” 

        几乎没有沉默的空隙,雷戈清脆的声音响起来“当然啊,我最喜欢雷拉啦!” 

        雷拉很开心,好像记事以来从来没有这样的时刻,像是突然得到了神的允诺,得到不属于自己的珍宝。 

        啪! 

        雷拉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雷戈已经夺门而出了,他愣在原地,感受到理智和声音渐渐地回到身体。原本应该安静躺在桌子上的由雷戈亲自下厨烹饪的火鸡滚在他的脚边,像一个没人要的洋娃娃。方才一瞬间的缱绻和柔软仿佛瞬间被拖进了满是绝望的浑浊黑暗的泥沟,雷拉感到自己用了好大的力气才认清刚刚发生了什么。

        他吻了雷戈,而她拒绝了他。


5

        我是什么?

        那群骑在我身上的男人说我是装男人的母狗。

        我是什么?

        雷戈在哭,她说我是她的保护神。

        我是什么?

        那群敢欺负雷戈的混账孩子叫我老大。

        我是什么??


        雷拉兀地睁开眼,熟悉的黑暗,远处散发着冰凉光晕的心脏,不愿再想起来的梦境。

        距离那一天已经过去一个礼拜了,雷戈在躲着他。他也在躲着自己。

        已经很久很久很久,雷拉没有想起自己其实是个女人这件事了,雷戈也好,别人也好,当上充满荣光的守卫人之后,已经很久没有人提醒他这件事了。

        那天雷戈逃出去前对他说,她想有个孩子,对不起。

        为什么人类要拥有夜视眼?如果没有的话,雷拉就不必面对雷戈说出这句话的眼神。

        嫌恶?她嫌弃我吗?我到底算什么?

        雷拉感到自己重新又空了一块,像是当年遇到雷戈之前的自己一样。

        从有意识开始,雷拉就觉得自己与正常的世界仿佛偏离了一点,最明显的偏离便是性别。雷拉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个女人,有记忆起就没有。为了纠正这一点,她扮成男人,打架,抽烟,试图融入那片孤儿 垃圾场的男孩圈,又在被同伴发现真相后踢出去羞辱,直到遇到了雷戈。拼着命学着保护雷戈的这些年里, 雷拉才感受到了平静,不再执着于自己的身份,她才是他的天神。

        就这样胡思乱想了一路,反应过来时,雷拉已经来到了心脏面前,抬头望去,这黑暗里唯一的光啊, 像是沉默的白胡子神仙,“你能解决我的痛苦吗?”

        雷拉仰着头,不知是在问“心脏”还是问自己,随后落寞地笑了笑,把最后一点烟熄灭在垃圾桶旁,准备开启心脏的人脸识别锁。

        今晚一起守卫的同事生病了,心脏只有他一个人。路过生育授权室时候雷拉暂缓了脚步。这个城市所有的生育许可都是从这个房间里发出,拿到许可证的人们需要再去隔壁的胚胎中心提供卵子和精子,大爆炸以来,自然妊娠早已被停用,女人并不需要为生育承受任何生理或者社会地位的损失风险。

        雷戈最盼望的地方就是这里吗?

        那如果,我为她拿到了生育许可证,她会再接纳我吗? 雷拉突然产生了一个很大胆的计划并迅速理清了这个计划的可实施性。 

        没有人比守卫人更了解心脏的构造,哪里有监控,哪里是死角。 

        今晚心脏只有他一人,只要入侵系统,修改存档,再删去入侵痕迹,没有人会发现。 

        他是这个城市最优秀的 50 人之一,他办得到。 

        雷拉没有再犹豫,他调出生育许可室的防盗系统准备开始自己的入侵计划。然而,就在调出的那一瞬间,雷拉感到后颈微凉了一瞬,甚至没来得及看清防盗系统的界面显示,一阵天旋地转,雷拉晕了过去。


6

        从加入守卫人的那一天起,雷拉一直有这样的疑问:如果守卫人监守自盗,心脏系统难道不是不堪一击吗?

        同样的问题他也问过首领,首领给了似是而非的回答—— 

        “没有守卫人会被允许产生这样的邪念。” 

        “那如果产生呢?”

        “那就清洗掉它。”


7

        雷拉是在一片培养皿中醒来的。

        雷拉在守卫人手册中见过这里,这是心脏的中枢,中间树状的仪器与管道,维持着整个心脏系统的活力,被人们称为生命之树。

        “我说过,如果守卫人产生邪念,那就清洗掉它。” 

        首领从阴影处踱步而来。是一个高大的男人,有着威严不可侵犯的气度。 

        雷拉想说话,却发不出声来,此时他正赤身裸体地被置于一个茧状的培养皿中,周身连着密密麻麻的仪器和管道。 首领走近了些,了然地在培养皿旁的控制台上按下一个按钮。雷拉听到自己的呼吸声传来——不是从自己的胸腔中,而是从控制台相连的扩音器中。

        “你要怎么处罚我?”

        雷拉听到扩音器里出现的自己的声音,感到一阵头皮发麻,仿佛他的声带和智识,都被机器取代了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你到底是谁?” 

         “我是你的首领,心脏系统的守卫者,新人类秩序的捍卫人。”首领只回答了最后一个问题。依旧是不明所以的答案。 

        雷拉自知自己大错已铸成,怕是活着回不到雷戈的身边了,反倒冷静下来。“你要如何处置我?” 

         “自然是清洗你。”首领一边百无聊赖地回答,一边调试着连接着雷拉身体的控制台。不一会儿,扩音器里雷拉的声音变成了尖利的女声而不是雷拉原本低沉的中性嗓音。首领露出一种逗弄猫猫狗狗时常见的 玩味的充满成就感的表情,“这才对嘛。”

        明摆的羞辱,雷拉感到一阵恶心,却只得继续冷静的说“我自知我犯了大错,你不如让我死个明白。”

         “你不会死,只是恢复部分出厂设置而已。” 

         “这是什么意思,据我所知目前世界上并没有可以篡改人类记忆的技术。” 

         “你说的对,是没有完美修正人类记忆的技术,但是修改机器的存档,还是很简单的。”              

         雷拉感到后脊发凉,声音咆哮起来,“你在说什么,谁是机器?” 

         首领捂着耳朵瞪了培养皿中的雷拉一眼,迅速将扩音器的声音调到零,这样无论雷拉多么激动,他都无法再发出任何声音。

          “算了,我就说给你听吧,反正你也不会记得。” 

          “首先,很不幸的告诉你,你所理解的这个世界,包括这个心脏系统,都是一个巨大的谎言。你,我,你所见到的所有人包括新生的婴儿,都不过是披着人皮的机器人而已。”


8

         “实际上,在大爆炸中幸存下来的人类并没有书本里所记录的那么多,更悲哀的是,人类的基因已经受到了不可逆转的伤害,不可能再繁衍子孙了。为了人类文明的延续,后大爆炸时代的决策者们决定为所 有人类更换“容器”,就是用机器替代人的意识以外的所有器官。这样这一批人就可以像机器迭代一样永远 轮回地活下去了。你说,这是不是最完美的政策?”

        说出这些话的时候,首领的眼睛里充满着疯狂的光芒。雷拉的胸膛起伏着,显然非常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首领打开扩音器的声音,一动不动地盯着雷拉,像是十分期待雷拉的反馈。雷拉定了定神,他想到雷戈,想到自己曾经被欺辱的记忆,难道这些都是假的吗?都是被设定好的?那自己的性别呢?他感到匪夷所思,仿佛自己在一个荒谬的梦境。

        “也就是说,根本没有什么生育许可证,生育婴儿不过是一个骗局?”沉默再三,雷拉终于拖着衰败的声音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是的,没有婴儿,只不过是心脏系统将那些自以为自己死掉的意识回收,清空记忆,又放在一个新 的机器里。”

        “那所有人的记忆和生活都是被设定好的吗?我对自己性别的疑惑也是被设定好的吗?”雷拉几乎又要开始嘶吼了。

        首领露出饶有趣味的眼神,继续说,“那倒也不是,每个人的意识都是和个人的初始基因相连,目前的 技术只能作用于物质层面的东西,意识太过于抽象,暂时是无解的。所以你的行事、生活、包括你本人对 性别的疑惑,都是你自主的,并无法被设定。只能被删除或者清空。不过,”首领顿了一下,摊了摊手,“都告诉你你的身体是机器了,性别还重要吗?你竟然还执着于这个问题,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雷拉对首领的讥讽置若罔闻,眼神却逐渐疯狂起来,四肢不安分地想要挣扎出培养皿,首领看着皱了 皱眉,“我奉劝你不要做无谓的挣扎,我也不会伤害你,不过是消去你想要入侵生育许可室的记忆而已,当然还有这段对话。”

        “你告诉我!”雷拉几乎是粗暴地打断了首领的话,“如果我已经不是我的意识的第一代容器,那么我每一代容器,都会产生性别认同障碍吗?告诉我!”

        “这个自然,我说了这只和你本身的意识有关,技术是无法干预的。”

        “那么!”这是雷拉第二次打断首领的话,首领的不耐烦已经从眉头蔓延到了四肢——他走到控制台旁,一边听着雷拉的咆哮一边迅速输入清空记忆的指令符号,“首领,我求求你,这件事对我至关重要,哪 怕我只能知晓一秒的真相,我也是愿意的!”雷拉整个上半身挣扎地从培养皿中弹起,脖子上露出青筋,眼 睛湿亮湿亮的,不知是用力过猛,还是心绪难平。

       首领看着雷拉这个样子,叹了口气,顺从了雷拉的请求,“你说。”

       雷拉大口喘着气说“如果我的每一任容器都有同样的障碍,那么,会不会是从源头就搞错了? 我还是人类的时候,真的是女人吗?”

       雷拉的声音充满了乞求和期待,首领悲悯地望着他,沉默了半晌,他说——每一个字都仿佛击中雷拉 的心脏——“是的,你入选的时候我就查阅过你所有档案,你的的确确是女人,即使是尚为人身的时候。 系统不会出现这种偏差的。”

       “好了,现在开始进入清洗模式,祝你明天好运。”

      雷拉没有说话,他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明天?明天不过又是和昨天没什么差别的一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