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浮生辞(45)

第四十五章

未几,二人到了元贞的住处(为什么元贞在洗梧宫?弟弟来了哥哥的地方,没住处,在哥哥家住几日,这合情吗?合;这合理吗?合)

一进去,远处寝殿大门紧闭,依稀看到有仙娥在门前守着。元贞在小花园里,精神不佳,唉声叹气,看样子还真是茶饭不思的节奏,姑侄对视一眼,均有些摸不着头脑。凤九又看到背对她的如意,玩心大起,示意元贞噤声,自己放轻脚步,预备来个“猜猜我是谁”,走过去刚要抬手,一个软糯灵动的声音传来“阿娘,下次把你身上叮叮当当的东西去掉再来玩捉迷藏,这样很容易被发现的!”

“你就不能不打击阿娘嘛!”凤九一下泄了气,本想捂小丫头眼的手顺势抱起她,数个三百六十度旋转,惹得如意惊叫连连“啊!呵呵…呜~阿娘,真好玩,再快点…”

可惜凤九今日身子不适,没多会儿就拎不起来了“不行,拎不动你了,哎哟…你没晕我先晕了…”

“如意正等阿娘来呢,小天孙舅舅哥哥去取我们送你的礼物了”如意道

“哦?你们要送我什么啊?”

“现在保密,这可是如意花了不少宝贝换的呢,不过给阿娘,如意舍得”

凤九笑着点头“好吧!阿娘很期待你用不少宝贝换的礼物,究竟是什么呢…?”

这厢元贞与白浅行了礼,转头给这二位添茶,口中道“帝后驾临,元贞有失远迎,不知有何贵干啊?”

“我最近头疼,不宜饮茶,给我倒杯水就好”白浅道

凤九似笑非笑,让玉铛带着如意玩,自己毫不客气地坐在了摇椅上,而后,语气像极了某位神尊“听闻殿下因我而茶饭不思,郁郁寡欢,借酒浇愁,我心下惊奇,特来一观”

元贞闻言悄悄松口气,默了一瞬,说道“你说的还真不错,的确有人情伤得郁郁寡欢,借酒浇愁,逼问我某人身在何方,何处落脚。连累得我也跟着茶饭不思,愁容满面,此人现就在寝殿内,你应该知道我指的是谁”

凤九是清楚知道,可白浅不知道啊,于是问道“谁啊?”

“南海公主若夕”凤九抚着抽疼的太阳穴,回道。

“这东华帝君的桃花也太多了吧!”白浅顺理成章地抱怨了一句

元贞抿一口茶,充耳不闻。

“呃,不是姑姑,这个是我的…”凤九见白浅误会了,赶紧解释。

白浅一时真没回过味来,还在那儿说呢“你的什么你的,你以…等等,你说,这一个是你的桃花…不对呀,听闻这若夕为了追一位男仙,都要把四海八荒翻遍了,说明取向正常啊”

“那男仙,是小九幻化的…”

白浅撑着下巴的手一个滑溜,身子险些歪倒,元贞赶紧扶着,白浅缓缓,她得从头开始捋“也就是说,你女扮男装拐了南海公主,搞得人家苦苦追寻了你一千多年,而且看情形还要一直瞒下去…?是这样吗?”

“…元贞不过说了三生石上没有…那个人的名字,她就剜心取血去看三生石,这要是知道真相,还不得跳诛仙台呀”

“此事东华帝君知道吗?”白浅忽然问

凤九头越来越低“原本不知道的,但她不是剜心吗,凤九当然不会见死不救,然后我没把握好分寸就把自己给伤了…”

白浅将手中的玉清昆仑扇一搁“行了你不必说了,我说呢,无缘无故泡什么天泉。伤哪儿了?”

“姑姑放心,小伤而已,已经好了”凤九心想,大概,可能,也许,八成,泡天泉也并非因为这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