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菜花开

油菜花的观赏方式

一到牛头山地界,铺天盖地的油菜花一下子就撑开了我的眼帘。黄黄的油菜花像一张精心织造的巨毯覆盖着大地,舒展在我的眼眸之中,不!我小小的眼眸容纳不了,还有万顷的金黄悬在眼眸之外。

看惯了城市灰墙黑路的眼睛,一下子直面这么浓烈、明艳的色彩,严重昏眩,我疑心两弯睫毛也被这黄橙橙的火焰灼焦了。这一块块黄色的毯子酷似大阅兵时的步兵方阵,步调一致整齐划一,一出场就气势夺人。用金黄色的海洋来形容实在是太俗气了,但这却是第一个浮上脑海的形容词。

油菜花的美貌适合于俯瞰远眺,全景式遥望没有尽头的花海,热热烈烈蓬蓬勃勃整整齐齐明明艳艳浩浩荡荡。垄断这一方天地,仿佛这天下唯我独尊。纯粹的颜色,单一的鲜黄,像极了皇家的色彩,有着不可一世凛然不可侵犯的气概。

任何一种单朵的花都比单朵的油菜花好看得多,单朵的油菜花细小而不起眼。但是,油菜花朵朵成簇,簇簇成枝,枝枝花开,棵棵相邻,汇成万顷花海,就有浩瀚之力、盛大之美、汹涌之势。

这朴素的草花,像极了芸芸草民,个体是多么地微不足道,一旦抱团猬集在一起,就形成了移山倒海改天换地的力量。

油菜花的香气很浓烈,适宜于远赏。尤其是晴日,在午后,阳光沐浴着花香,与风做伴,空袭你的鼻腔,你禁不住一再二再地深呼吸。

如若你一定要沦陷进花之怀,那你的鼻子注定得受刑,温柔的刑罚,闷闷地吐不过气来。像我患有过敏性鼻炎之人,不震天动地地打三五个喷嚏,花仙子是不会收手的。我小时候听到过,村里的姑娘们用香破了鼻子来形容它。

在我居住的城市边缘或近郊地头,这儿一块那儿几簇,野生的或栽种的油菜花,随处可见。虽美感有欠,但给初春灰暗大地涂抹上了鲜艳的色彩,让人眼睛一亮心为之惊喜,这是春天降临人间的重大昭告。

弯腰注目这些细碎的四瓣小花,实在太平凡无奇了,但它们的梦想是绮丽的,饱满的。我是农民的儿子,自小生活在农村,油菜花开时节是禁止在田埂上奔跑嬉闹的,更别说进入花田之中了,十朵花一两油,审美让位于裹腹。

而现在到处种植油菜甚至举办油菜花节以招徕游客,有花自有蜂蝶来,而那些雌蜂花蝶们热衷于在花田之中搔首弄姿,我常为之心揪。是根深蒂固的农民本色还是小农意识?自己也难以言明。我只在乎不要打断油菜花之梦,让它圆梦就是对它最好的爱。

平凡朴素的油菜花,在上天赋予自己的季节,一边盛开,一边奔跑,开出壮丽一片,奔向果实累累。尽管壮丽是短暂的,果实也不一定饱满,但这就是它的梦想,就是它的宿命。

我们的一生不也是这样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本集匿名投票荣誉榜 诗魁:婉兮清漾,作品《汉宫春·油菜花》 副魁:木子夕颜,作品《喝火令·油菜花》 《五律·油菜花...
    霙愔阅读 771评论 11 22
  • 阳光正好, 微风不燥; 对于爱花爱旅游爱生活的四川人来说, 每年春天的“花花世界”是一定不能错过的。 虽然这几天还...
    四川旅游帮阅读 350评论 0 3
  • (其实“三七青年”这个称呼,我在两个月前就已经想好了。我还挺高兴自己能赶在二十一岁的生日前想出这样一个描述年纪的办...
    闾橘子阅读 396评论 0 4
  • 洛桑达吉阅读 36评论 0 1
  • 徐行 2017年12月3日,这天可不寻常,呵呵, 在1931年的这一天,四川的巴金完成了他的巨著《家》;而今天,我...
    痴咪阅读 41评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