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尽人意的续作——《樱花忍法帖》

随着最终话《樱花重绽》的播出,历经半年之久的《樱花忍法帖》终于宣告完结。作为经典之作《甲贺忍法帖》的同人续作,这部动画本可以借着前作的声名吸引众多眼球,然而在这24集的末尾,却显得人气寥寥,也确实显示出了这部作品并不能让人满意。

《樱花忍法帖》的故事承继在《甲贺忍法帖》之后,经历了甲贺与伊贺的大战之后,两派忍者终于走向了合并,新生代的忍者聚集在一起进行着训练,围绕在他们新的栋梁——甲贺八郎与伊贺响的身边。八郎与响,继承了甲贺与伊贺的血脉,也承继了父母那令人惊艳的瞳术,玄之介的矛眼术与胧的盾眼术。这样的故事基本上是承继了《甲贺忍法帖》,没有了甲贺与伊贺之间的矛盾,自然也要衍生出新的对手,所以在动画中便出现了成寻众,一群有着神奇能力的忍者。《樱花忍法帖》为人诟病的一点便是剧情逻辑上并不能使人满意,成寻一直希望把八郎与响的力量占为己有,却总是没有交代清楚究竟为何,成寻最初的愿望是希望用八郎与响的交合或者残杀的血液复活织田信长,但是最后却又一次出现在了响的面前,直接说出了要将响占有,将响的能力化作自己的力量。动画中始终没有将这个逻辑讲明白,只是塑造了一个试图占有响的花和尚成寻的形象,让人摸不着头脑。其余的角色塑造的也并不成功,尤其是甲贺八郎与伊贺响这两个主要人物,他们的塑造甚至没有其他配角人物的塑造富有形象感,尽管这部动画中过多的回忆自己童年的画面让整个故事显得拖沓,但是对于配角人物的塑造确实有着很大的帮助。

甲贺八郎作为主角,尽管塑造的不算特别出众,但是相对来说还是有着一些特点,八郎并不愿意臣服于命运,这个命运既是生为忍者的命运,也是与响那无法控制的“樱花”的命运,因此,八郎离开了村子,在成寻到来之后,与响共同施展出了“樱花”的力量时,八郎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离开村子去进行自己的历练。其实,应该说八郎是在畏惧吧,畏惧着作为忍者的命运,也畏惧着那无法控制的“樱花”会伤害到更多的人。八郎这个形象塑造出来,最为让人感觉深刻的应该是八郎的承担,尽管八郎在逃避作为忍者的命运,但是他仍然试图独自承担起所有的一切,击败成寻,保护响,保护大家。八郎在德川忠长面前的直言直语,更是显示出他的反叛精神,他不再是像《甲贺忍法帖》中那样供人随意驱遣的忍者,而是有了自己独立人格的人,这大概是八郎在整部《樱花忍法帖》中最令人钦佩的一段镜头了。相比之下,响的形象塑造就显得更加弱化了,在这部动画之中,响并没有特别的出场,存在感显得更加薄弱。或许响的存在只是为了给成寻一个进攻的理由吧,成寻对响的执念也着实恐怖,直到最后一刻仍然不忘对响说:“你就成为我的人吧。”如此的塑造,让响与其他的女性角色,比如现,比如泪,比如莲相比下来,更是没有了女主的风采,在评论区中看到有人评价这部动画,主角的塑造反而没有配角生动,也确实是这样呢。

《樱花忍法帖》还是继承了《甲贺忍法帖》中那些神奇的忍术,让这个世界中的忍者更加的灿烂辉煌,甲贺伊贺之中都有着令人惊诧的本领,如才藏的百目,从幼时的让眼球飞出去,到成熟之后如同百目鬼一般神奇的能力,再如现的幻术,在那画卷之下藏有太多的恐怖,又比如说式部那不用装甲覆盖就会暴体而亡的躯体,种种能力在初看之下都是令人惊讶,但是这样的忍术与前作相比也让人觉得并没有多少特别,反倒是成寻众的力量让人看过之后不由得疾呼“开挂”,确实,孔雀琢能够操控时间,夜叉至操纵着心灵,涅渚里王的召唤魔神,孙六的金刚楼阁,以及成寻能够免疫八郎和响的瞳术,这样的能力不管放在哪个作品中,都是外挂一般的存在吧。成寻众之中,除却孔雀琢被提及背景之外,剩下的人物都没有去做什么背景介绍,似乎全都是凭空冒出来的一般,动画之中只负责刻画了他们的能力,对于他们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却是绝口不提,也是令人费解,在塑造人物之上,《樱花忍法帖》做的可以说是特别差劲了。在成寻众能刚刚登场之际,为了向德川忠长展示出自身的实力,仅仅凭借孔雀琢一人,就用那倒转时间的神奇能力击杀了甲贺五宝莲,无论甲贺五宝莲如何施展自己的能力,都只会作用在自己的身上,被自己的招式杀死,这一段能力的展示大概是整部动画中最为精彩的打斗部分了。相较之下,夜叉至与涅渚里王对伊贺五花撰的杀戮就没有细致的刻画了,只是简单的讲解了一下他们的能力罢了,甚至对伊贺五花撰都没有给出完整的画面,就领了便当。

继承了《甲贺忍法帖》之中的世界,在天海的提议下,德川家康用伊贺与甲贺之间的战斗决定出了德川家光与德川忠长的继位,在这样的斗争中,德川忠长失去了继承将军位置的机会,消沉落寞,也不甘心,成寻也就是拿捏着他的心理,向忠长进行蛊惑,忠长在成寻众的实力面前臣服了,也为了成寻那些不切实际的许诺。话说起来,忠长应该是这部动画中形象刻画的最好的人物了,在成寻众的蛊惑下慢慢掀起的野心、得知真相之后的怒火、奋力挣扎的不甘、以及在织田信长体内为了自己独立意识的挣扎,这些细节刻画得都可以算作不错,只不过忠长注定是个悲剧的可怜人罢了,从前作的用忍者来决定继承顺序开始,就注定了命中的悲剧。与忠长同样是可怜人的,大概还有孔雀琢吧,那个原本是信长身边的森兰丸的少年,为了自己的主公不惜化身为魔,作为忍者孔雀琢孤独地度过百年,只是偶尔回到那片曾经的战场本能寺,用自己时光倒流的力量看着过去的主公。但可悲的是这份忠心没有能够让那复活的信长公看到,反倒是被斥责为妖孽,那时的孔雀琢的心,已经碎了吧。即便如此,在最后的最后,孔雀琢依然用尽力量,倒转时光,将所有的一切都归入混顿,这不得不说,也是一个可怜的人呢。

这部作品的结局大致上来说可以算的上是BE了吧,八郎与响忍着失去了同伴的悲痛,在同伴的灵魂的指引下来传过了金刚楼阁,来到了新的世界,击败了在这个世界中对他们一无所知的成寻众,在这一刻,八郎畏惧着“樱花”那强大的力量,选择自毁双目才能留在响的身边,但是响却用自己的盾眼术让八郎放下了刀,她夺过了那把刀,毁掉了自己的眼睛,这与前作的结局截然相反,尽管如此,也没到逃得过虐向的故事,成寻莫名其妙的拥有了天膳,将天膳那不死不灭的力量藏在自己的身体中,这让八郎身负重伤,不过还是成功的激起了天膳的怒火,用盾眼术杀死了天膳和成寻。失去眼睛的响,也失去了八郎,在村子中却见到了那些死去的同伴,在这个世界里,他们还没有长大。响曾经说过,“樱花”是自己与八郎的思念、羁绊等等众多感情,我想这也是唯一能解释为什么八郎的力量会从响的身体里出现,再一次击败来犯的成寻吧。尽管没有了八郎,响毁掉了自己的眼睛,尽管这部作品并不尽人意,但是还是稍稍弥补了前作的一点点遗憾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会稽山下,一个身穿青布纱衫的少女弯着腰正在理着花圃中的花草, 这少女二十二三岁年纪,尖尖的脸蛋,松松挽着一髻,鬓边...
    杭州艾城物流陈雲阅读 290评论 0 0
  • 书名:婀娜动人 作者:田园泡 文案 李家有个嫁进门就守死寡的小寡妇,娇艳媚色,身段苗条,看上了隔壁的私生小奴子,开...
    阿璃不离阅读 603评论 0 3
  • (稻盛哲学学习会)打卡第23天 姓名:陈静 部门:分水碶 组别:待定 【知~学习】 阅读《活法》第二章节 与外国交...
    陈静分水碶阅读 45评论 0 0
  • 亲爱的程程和二宝: 离开了迷笛音乐节的会场,我们找到了一片安静的树林,旁边靠着太湖,烟波荡漾,而树林中堆满落叶,初...
    日出东方天刚晓阅读 27评论 1 1
  • 摘要:结合recursive neural networks和CRF。该模型学习了high-level discr...
    best___me阅读 23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