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狼:我可能有一个假哥哥

狼叔镇楼

《金刚狼1》(以下简称《狼1》)的英文片名是《X-Men Origins: Wolverine》,和《Captain America: The First Avenger》命名风格很像。《狼1》原本的目的是把三部曲没交待清的前情解释明白,当然结果大家都知道了,不仅没填好坑,还给接下来几部留下了无法弥补的bug。刚看完《狼1》的时候,我认为这绝逼就是叉汉子系列最差劲的电影了,但是4年后的《狼2》给了我一记响亮的耳光,这是后话了。


看这一脸络腮胡就知道谁是亲爹了


影片一开始(1845年)人物关系就很错综复杂,正太时期的狼叔原名叫詹姆斯·豪利特,詹姆斯“同母异父”的哥哥维克多(剑齿虎)看着备受关爱的詹姆斯,眼里充满了妒火。维克多的爹要带走詹姆斯的妈,争执时杀了詹姆斯的爸,詹姆斯怒吼着伸出狼爪捅死了维克多的爹,但是老王,啊不,维克多的爹死前说了一句“他不是你父亲,儿子”(我的天,我讲着都累)。至此詹姆斯和维克多从“同母异父”升级为亲兄弟。


“back to back”战术


维克多和詹姆斯逃跑后,先后参加了南北战争、一战、二战和越战,每当二人身陷重围时会采取“back to back”背靠背战术互相照应。在越战的一次战斗后(1973年左右),维克多兽性大发,要强暴一名越南女俘,遭到制止时杀死了一名军官,詹姆斯不得不和他一起面对围捕,于是二人被“枪决”,不过在超强的自愈力加持下毫发无损。


韦德、史崔克、剑齿虎、金刚狼、红隼、肉球、Bolt、零号特工


随后二人又被史崔克纳入“X计划”,成员有:“零号特工”Agent Zero,成为“死侍”之前的Wade Wilson,能吸收和释放电的Chris Bradley,黑眼豆豆饰演的“红隼”John Wraith,胖成Blob之前的Fred Dukes,加上金刚狼和剑齿虎,这是个相当不错的团队了,要坦克有坦克,要伤害有伤害,要辅助有辅助。史崔克招募詹姆斯和维克多后执行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寻找艾德曼原石,地点是Lagos,《美队3》中旺达引起爆炸造成普通民众伤亡的地方也是Lagos。行动中詹姆斯因看不惯史崔克对原住民的屠杀而离队,剩下维克多一个人大吼着“Jimmy”,这个时候我好想唱一声“Aaja”。。。(于是罗根又把胸牌扯下来扔地上了,不过这时候上面刻的还不是“Wolverine”)


金刚狼曾表示怀疑,凯拉解释说女性的说服力是一种天赋


六年后(1979年左右),罗根在加拿大落基山脉当一名伐木工人,与本部女主银狐结了婚,过上了每天下班回家“饭在锅里,她在床上”的生活,如果没发生后面的事,这无疑就是狼叔一生中最平静快乐的时光了(虽然还是会做有关战争的噩梦),但却连美好回忆都没留下。银狐在片尾cast中的英文名是Kayla Sliverfox,所以“Silverfox”应为她的姓氏,很多漫迷以此来证明影片中凯拉的妹妹不是白皇后:虽然两者都叫Emma,但白皇后是Emma Frost,而凯拉的妹妹是Emma Silverfox。关于这一点,其实名叫Emma又能变身为钻石的人,至少也是参考了白皇后的人设,不然完全可以叫其他的名字,只不过后来导演发现实在编不下去了,尤其是《第一战》中马上要让白皇后出场,这才在访谈中说,这两人不是同一个人啊,本片中凯拉的妹妹又不会心灵感应啊,“你死不死啊?”(自行脑补郭老师语气表情)总之编剧是神坑,所有试图填坑的解释都有道理,但也都有瑕疵。银狐的能力是通过触摸来操控别人,且不需要直接皮肤接触,隔着衣服就可以发动能力。影片中很早就对银狐的能力有过暗示,在一次罗根与路人的冲突中,凯拉上去把手搭在对方身上让对方消消气,最终二人没有干起来。不过银狐的能力对维克多无效。


岳不群:“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与此同时维克多展开了秘密的刺杀行动,两年前“X Team"的成员相继被猎杀,先是Bradley,这种好好开发一下就能玩儿成“艾尼路”的能力完全被他糟蹋了。面对维克多这个近战英雄,Bradley怂了,说了句“我以为找上我的会是韦德”,维克多说“韦德挂了”,这里指的是韦德被改造为“Weapon XI”(他的嘴被缝上跟挂了确实也没啥区别)。在史崔克召罗根归队遭到拒绝后,维克多杀了凯拉,在影片中后段揭晓,这是史崔克和维克多等人演给罗根看的一出戏,这种激发变种人复仇欲望的手段在《金刚狼3》中Zander Rice依然在使用。影片中有一处细节,罗根跑去问维克多在哪的时候,史崔克说:“我以儿子的性命发誓,我不知道。”看过《X2》的观众都知道史崔克儿子的梗了。


床前明月光,我叫叮当狼


罗根找到维克多但被虐,维克多还残忍地踩断了罗根的骨爪(虽然会长出来)。杀弟媳,揍弟弟,罗根可能有一个假哥哥。为了能向维克多复仇,罗根接受了史崔克的实验,将艾德曼金属注入体内。实验开始前,史崔克重新给了罗根一块胸牌,问他上面刻什么字,罗根想起凯拉“生前”给他讲的寓言故事,用了故事主人公名字的原住民译名“Wolverine”。可见狼叔对凯拉爱得深啊,也解释了“金刚狼”一名的由来。影片进行到这里史崔克的计划已经基本清晰了:他处心积虑地设计金刚狼,是因为金刚能感受到痛苦,却又无法被麻醉,所以一定要罗根吃一个大谎,下定决心自愿接受实验。至于为什么非要选择金刚狼呢,是因为经过评估,“X计划”中只有金刚狼一个人的体质接受艾德曼金属注射后不会挂掉,等注射成功后,再提取金刚狼的DNA来制造11号。。。。。。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从片头找艾德曼原石,到后来杀队员取基因,再整整六年给金刚狼下一个大套,最后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让金刚狼接受实验,你现在告诉我你的目的是11号不是金刚狼?mdzz


肉球的漫画形象


金刚狼在听到“消除他的记忆”的指令时从实验池中挣扎起来逃跑了,而《天启》中金刚狼是被琴等人放出的。金刚狼在谷仓遇到了一对老夫妇,熟悉套路的笔者知道二老的盒饭已经准备好了,零号特工狙杀了两位老人后还报告说是罗根杀的,不过他很快就被罗根干死了,零号也是原“X计划”中唯一一个没死在维克多手中的成员。罗根知道维克多还会继续猎杀“X计划”的成员,于是他先一步找到了黑眼豆豆饰演的红隼(此时维克多正在捕捉镭射眼等变种人),红隼的技能与夜行者类似,不过体术为0。红隼告诉金刚狼,Dukes应该了解史崔克和维克多的计划,此时的Dukes已经胖成了“Blob”,Blob在漫画中是名副其实的大肉,号称“几乎从不受伤”,不过在跟罗根的solo中用头去撞此时已经是艾德曼合金的脑袋,自己倒下了。然后Blob给了一个线索,之前有一个人从三里岛上跑出来过(牌皇)。于是金刚狼就像做任务一样从这个NPC到了下一个NPC,补充一句,金刚狼刚走Blob就被剑齿虎杀死了,因为剑齿虎杀红隼前,红隼说“我不是Bradley,你吓不到我”,维克多说“Really?Work to Dukes.”表示Blob已被杀。


左上海妖Banshee,右上蛤蟆Toad,左下激流Riptide,右下快银Quicksilver


再次相遇的剑齿虎已经不是金刚狼的对手了,如果不是牌皇添乱,剑齿虎就要挂了。在牌皇的指引下,罗根来到了三里岛,发现了史崔克所有的阴谋,心灰意冷的他正要离开,却听到了凯拉的尖叫,于是又折返回来从剑齿虎手中救下凯拉,正在罗根要取下维克多的首级的时候,凯拉喊了一句“你不是只野兽”,罗根才停住了手。在凯拉的请求下,罗根帮助她去救她的妹妹和其他被关押的变种人,这里出现了“海妖”、“蛤蟆”、“激流”、“快银”和“镭射眼”等熟面孔,几乎所有人的出现都与《逆转未来》冲突。。。


兄弟齐心


最终决战在三里岛核电站的冷却塔上,从时间设定上看刚好与1979年美国三里岛核泄漏事故时间相吻合(死侍:怪我咯?),包括《逆转未来》中肯尼迪的遇刺在内,福克斯还挺爱玩历史梗的。抛开《死侍》独立电影和漫画中的设定外,本片中的死侍集合了自愈、艾德曼合金剑、瞬移、镭射激光、无懈可击的体术、大脑接受远程指令(应该是Bradley的能力吧。。。好牵强)等能力,没发现Blob的能力,姑且认为是防御力强吧,真真儿的是一个人相当于一支军队。罗根抵挡不住的时候维克多出来了,“你的命是我的,只有我能杀你”(贝吉塔既视感?),于是两人再次采用“back to back”战术把死侍斩首了。


对牌皇用钢爪竖中指,狼叔对镭射眼也做过同一手势


本片的设定是合金子弹也杀不死金刚狼,所以金刚狼身中数弹都毫发无损,只有正中脑门的一颗才使他失忆了(《金刚狼3》中一颗合金子弹就爆了X24的头),解释了金刚狼在三部曲中失忆的原因(在《天启》中罗根从实验中逃出来就已经是失忆状态了)。相信我,多看看叉汉子系列,你早晚有一天会精分的,嗯。


狼叔伸出的手代表原谅并再次相信凯拉,铁汉柔情


片尾三个彩蛋,可能有人只看过其中的两个。第一个彩蛋是史崔克在银狐临终前的能力影响下走到双脚流血,因杀害Munson将军而被捕(《X2》中又出来了);第二个彩蛋是罗根独自在酒馆喝酒,服务生问“喝酒是为了忘却吗?”罗根回答“不,是为了记起”;最后一个彩蛋是死侍的手在废墟中一直摸摸摸,摸到自己被砍掉的头后,打破第四面墙,做出“嘘”的嘴型,预示独立电影回归。


是不是应该打上圣光。。。希望没有吓到大家


电影说完,这一周每天看到的新闻不是北京房市调控新政就是“刺死辱母者”的案件进展,后者又是一次程序正义与实质正义的冲突。在电影中,金刚狼妻子被杀,即便是自己的兄弟都要杀之复仇;中国人讲究士可杀不可辱,母亲受辱,面对警务人员的不作为(截止到发稿时尚属待查证),再好的修养和情绪管理能力恐怕也很难不做出过激举动。但我还是要说,“该杀”不等于“要杀”,更不等于“杀得对”、“杀得好”,现实世界中的每一次酣畅淋漓的复仇都要付出难以估量的代价,这也正是以“复仇”为题材的文学/影视作品拥趸众多的原因。在电影世界里,主人公面对欺凌才可以“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在电影世界里,我们才敢在面对不公时,去期待一次次的“以牙还牙”。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