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皇帝与哲人王

罗马皇帝哈德良晚年为病痛所折磨,痛不欲生时写过一首诗。(知道哈德良是因为尤瑟纳尔的那本自省的小说。)

我灵,至美者,倏忽而逝者

躯壳之伴侣与朋侪

汝然而谢,何处归去?

留下苍白,僵硬,赤裸的一个人。

不复嬉戏,不复嬉戏兮!

罗马皇帝和大臣口头上的斯多葛派很多,当然位高权重的他们不可能真的去克制欲望苦修的,这种表里不一,可能是缺乏安全感的一种表现吧。

比如可爱迷人的伪君子塞内加,光看他的著作,你一定会认为他无欲无求,内心平静。他的文章写的那么动人,你几乎会被他骗相信。

再比如说前几年火的一塌糊涂的马克奥勒留及其著作《沉思录》,甚至我见过一个版本的译者称其为柏拉图所谓的“哲人王。”奥勒留那本人生感悟式的著作算不算哲学另当别论,其中的斯多葛派的观点呢,也是当时上流社会的老生常谈,何况他的统治和他的哲学也没有任何关系,他的所谓哲学最多不过是作秀和自娱自乐,和他的统治没有任何关系。如果非要说人类历史上有柏拉图意义上的哲人王的话,列宁也许勉强算一个,他的统治中体现着他的哲学,他的哲学中反映着他的统治。而不是奥勒留这种玩票且水平不过停留在人云亦云程度上的皇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