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点

杨萍萍不知不觉就到了赵普家的楼下。她左脚点地,坐在自行车上对着赵普家的楼喊:“赵普!赵普在家吗?”

赵普的妈妈在屋里听到楼下有人在吆喝儿子的名字,就赶紧打开窗户,只见楼下一个体格苗条,长相清秀的穿着漂亮裙子的一女孩骑着一辆在当时不多见的粉色小女坤式自行车。赵普妈一看就知道这女孩的家境应该比自己好,就赶紧搭声盛情邀请道:“姑娘,赵普在家瞌睡呢!我这就叫他!你来家里坐坐吧!”

“阿姨,不了,我就在外边等一会儿吧!”杨萍萍不好意思地婉言拒绝了。

“赵普,你小子快起床!有个女孩子在楼下找你呢!”赵普妈急急的督促赵普起床。

“什么?女孩子?”赵普还以为是雪梅有事来找他,赶紧起床先到窗户边往下看了一下,当他看到楼下的是杨萍萍不是雪梅时,有种失落感。“嗨,杨萍萍,你怎么来了?”赵普在楼上向杨萍萍吆喝道。

“别废话,赶紧下来!有事情找你。”杨萍萍在下边没好气的对赵普说。

“好!等一会儿哦!”赵普说完赶紧去卫生间洗漱,他知道杨萍萍是雪梅的好闺蜜,这时候来找他,是不是雪梅要她来找他呢?一边刷牙洗脸一边想着,越想越感觉是雪梅有什么事情 ,可大早上起来去送雪梅上班时雪梅也没吭声啊!会是什么事情呢?赵普匆匆忙忙从楼上跑了下去。

赵普妈看着自己的儿子对这个女孩也挺上心的样子,感到很是满意。在她心中,儿子即使谈恋爱,也应该和这样的女孩谈恋爱。

“萍萍,你怎么来了?雪梅有什么事儿吗?”赵普一看到杨萍萍就急急地问。

“雪梅在上班能有什么事啊!我来想请你去看电影。”杨萍萍笑眯眯地说。

“不去!我还没睡醒呢。”赵普一听说雪梅没事就放心了,随口打着哈欠不屑一顾地说。

“真不去?”杨萍萍笑眯眯地问。

“真不去,晚上还得去接雪梅啊。”赵普立马摆出不去的正当理由。

“雪梅晚上不用你接,她不上班!”杨萍萍很肯定地说。

“怎么会不上班啊?你怎么知道?”赵普困惑地问。

“我就是知道,我就只问你今晚去不去看电影?”雪梅依然是笑眯眯地问。

“是去还是不去?”赵普看着杨萍萍的脸想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可杨萍萍一脸笑眯眯,笑地赵普心里有点发毛。他不敢肯定杨萍萍到底什么意思。

“你不去那我约雪梅和赵勇去看!”杨萍萍故意逗赵普说。

“他俩去,我也去!”赵普一听雪梅去,就又立马来了精神。

“你不是不去懑!”杨萍萍继续逗赵普开心。

“那不是雪梅不去吗?雪梅去,我也去!”赵普很肯定地说。

“那好吧,你说去的哦!那你得带着我,我骑自行车骑累了,把自行车先放你家吧!”杨萍萍又故意得寸进尺的要求着。

“那不行,我得在电影结束时带雪梅,送雪梅回家,不能带你!”赵普立马拒绝。

“你说吧,带不带,不带我也不告诉你在哪儿看电影,让雪梅和赵勇俩人自己单独去看。”杨萍萍亮出了最后的底牌。

“好吧!我输了,你等一会儿!”赵普狠狠地瞪了杨萍萍一眼,推过杨萍萍的车子,放到自己的煤球房里,又推出了自己的大男款自行车。然后对着楼上吆喝了一声:“妈,我出去了,晚上吃饭别等我了。”

“好的,好的!去吧去吧”赵普妈高兴地赶紧同意,脸上也笑成了一朵花。尤其是看着儿子骑着车,那个文雅的姑娘坐在儿子的身后,她似乎看到了一种希望。

赵普带着杨萍萍一路俩人不停地进行着思想交锋,杨萍萍很享受这种逗趣。很快俩人就到了电影院门口,他们来的有点早,来看电影的人还不多。赵普放好自行车,在电影院门口东张西望的。杨萍萍知道他急于想见雪梅,就慢腾腾地对赵普说:“我们来得早,看电影不能空着手啊,你去买点吃的,我在这边替你等雪梅。”

赵普一听挺合理的,就同意了。不一会儿,赵普买了好多零食,杨萍萍一看,大多都是雪梅爱吃的,不过也有她爱吃的。杨萍萍很满意赵普的表现。

“咱先进去坐着等吧!”杨萍萍和赵普商量着。

“不行,雪梅到了,找不到我们怎么办?”赵普很固执的说。

“雪梅自己有票,会自己找的,我的腿累了,我进去了。”杨萍萍说着拉着赵普朝电影院里走去,赵普还想说什么,可被杨萍萍拉着,他不想在公众场合和她拉拉扯扯,于是不得不跟着进去。

杨萍萍找到位置一坐下,就开始吃赵普买的小吃,她美滋滋地吃着,喝着。一边的赵普却不停地左顾右盼,尤其特别关注入口,可一直到电影开始,雪梅也没有出现。赵普有点熬不住了,生气地问杨萍萍:“雪梅到底什么时候会来,电影都开始了。不行我出去接接她吧!”

“你出去后就没法进来了,票已经交了。”杨萍萍还在继续隐瞒着。

电影已经开演一会儿了,雪梅好没出现。赵普有点坐卧不宁,他看着一边开心的看着电影,一边小嘴还不停地吧嗒吧嗒的吃着喝着,时不时还大笑。赵普的情绪糟透了。

最后到电影快结束时,杨萍萍才坦白:“雪梅今晚不会来的,她得上班。”

赵普这时感觉自己被愚弄了,很是生气。他立马站起来,电影还没剧终。其实,赵普今晚根本都不知道演的什么?一晚上心思都没在这里,他心里想的人一直没有出现,最后知道自己被玩弄了,他男生的那种尊严感到被践踏了。

赵普急匆匆地从电影院里出来,杨萍萍在后边一路小跑着跟着。当她在赵普的存车处赶上赵普时,赶紧对他说:“赵普,我知道你对俺姐好。可我今天想对你说点小秘密!”杨萍萍很神秘地对赵普说。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赵普很不耐烦的说。

“我发现除你之外,赵勇也对俺姐可好!”杨萍萍笑嘻嘻地说。

“木屁别放!”赵普被彻底激怒了,这也是他心里隐隐约约担心的地方。赵普说完也不顾杨萍萍,一个人骑着车飞一般的走了。

“哎,带着我,我没有车,混蛋!”杨萍萍看着赵普越来越远的身影,也并不着急,慢慢地沿着公路走着。心里却在乐着,想着自己的这一点料能否让赵普和赵勇斗起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原本最让雪梅难受的“老朋友”此刻的到来解决了雪梅心中的一大困扰,那天早上她因此喜极而泣。惹得同寝室的人都莫名其妙的...
    冰与火的对话阅读 267评论 0 0
  • 过去的一天,公元2017年9月1日,四点五十起床,骑行一刻钟,爬行二十分钟到达山顶。眺望东方,望着新一月,新一天...
    hey老佳阅读 131评论 0 0
  • 我……我没有从灯塔底下醒来,这不合法。我应该要在那里醒来的…… 好了,现在这已经不重要了,要是我还没有获得超...
    ohmymom阅读 216评论 0 6
  • 多数人往往代表的是愚昧,如果你是少数人,请坚持下去,否则就是侮辱作为人的心智。
    阿攀达阅读 32评论 0 0
  • 一目标:2017年轻松收入20万的财富,实现脱单,早日找到我心中的善良,贤惠,漂亮,高挑(165cm)和知性的伴侣...
    宝松阅读 149评论 0 1
  • 迄今为止,余华老师出版了5部长篇,1993年出版的《在细雨中呼喊》、《活着》,1998年的《许三观卖血记》,200...
    漫游在木卫二阅读 289评论 0 0
  • 清凉的夜 淡淡的光 一颗星 灭了 苍茫的远山里 回荡着谁 长长的叹息 轻慢中走近 踉跄着走远 微凉的月 缓缓的风 ...
    蓝色海马阅读 172评论 0 3
  • 如果能在太阳落下的傍晚,走在栈桥之上,望天与海的交界看栈桥静默于海平面上,在海际线上逐渐亮起荧光般亮灯,天蓝产生渐...
    笛夕阅读 128评论 1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