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表面工作

96
刘淼 48d31e61 a03c 4506 81a2 d224ac0a2d8b
2017.12.22 23:54* 字数 1003

《列子》里有一则故事叫“九方皋相马”,说的是秦穆公让伯乐推荐一个相马的人才,伯乐就推荐了九方皋,说这个人比我本事大多了。于是秦穆公派九方皋去找马,九方皋回来说,找到一匹好马,快去牵过来吧。秦穆公问,那匹马有什么特征?九方皋说,是一匹黄色母马。等到找到他说的马的时候,却发现是一匹黑色公马。秦穆公很不开心,找到伯乐说,你推荐的那个人,连颜色和公母都分不清,又怎么能相得出好马呢?伯乐说,这正是他比我高明的地方,他只在乎那匹马是不是好马,而不在意别的。事实证明,那匹马果然是天下难得的好马。(《列子·说符》)

小的时候对这个故事不大明白,觉得秦穆公有道理,毕竟九方皋连常识都搞不清楚,职业能力值得怀疑。如今再读,则还是愿意相信专业人士伯乐的说法。

事物的表象,不仅会影响人们对于本质的判断,甚至有时候会喧宾夺主成为人们判断的主要因素。一个人做生意是否成功,不在于他的现金流和盈利能力如何,反倒是看他开了辆什么样的车;一个女人是否漂亮,穿着的服装和拎的包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一份爱情是否真挚,需要用钻石的重量来衡量。

买椟还珠的事时常发生的话,就会导致有人舍本逐末。如果足够多的人重视装珍珠的盒子超过珍珠,卖家就无疑再注重珍珠的品质,转而尽可能地美化盒子。在许多行业这种行为已经非常普遍,比如做传销的人,往往会花血本买下豪车,为日后做生意提供方便。微商的领袖花巨资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合照,也是一个道理。

伯乐说九方皋相马的本事比他高千百倍,也许是谦虚,但由此可见他不仅会相马,也懂得看人。否则,像九方皋这样只看本质的相马者,恐怕会活得非常郁闷,要让秦穆公这样的外行信任他是不大可能的,多亏了伯乐这样的识才者。

有的时候,有朋友请我吃饭的时候,往往很在意请客的金额,似乎如果不花费到某个程度就不足以显示诚意。其实这完全是受了商业社会的荼毒。商业的讨厌之处,正在于它在本质之上加上了诸多本不必要的表面工作,请人吃昂贵的饭只是最基础和容易的事,一个人要想生意有所成,可能需要买豪车、打高尔夫、出入各种会所,尽管他也许本不需要那么好的车,不喜欢打高尔夫或是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但不做这些表面的工作,可能就无法进入那个同样注重这些表面工作的圈子。

对于朋友之间,这样的客套大可不必。“一壶浊酒喜相逢”,对于朋友来说,相逢已经足够可喜,至于喝的什么酒,吃了多少钱的菜,根本不需要太在意。


--

我的书《笑话方法论》签名版正在简书积分商城销售,点击购买

2017每天更新
2017每天更新
32.5万字 · 106.8万阅读 · 91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