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树繁花

昨日之时,你与我听书看影,助我思考人生。   

今日之时,我陪你散步跳舞,再品生活滋味。   

记得小时候,家里没有电视机,只有一台小小的收音机,每当《岳飞传》,《杨家将》、《小将岳云》开播时,就急忙趴在收音机旁,精彩的故事、扣人心弦的紧张气氛,栩栩如生的人物总使我欲罢不能,一个台接一个台,听的入了迷,常常忘了衣服被水冲走了、锅里的饭做糊了。妈妈回来少不了责骂“一天到晚像丢了魂一样,有什么好听的?”像极了现在的网瘾少年令父母疑惑不解。

暑假到了。你说:“囡囡,走,我带你去看电影《地道战》”我欢呼跳跃,搬着小板凳跑在你的前面,到场院里寻最佳的位置,而你在场外站立着等电影散场。过一段时间你又说:“囡囡,走,我带你去看电影《闪闪的红星》”,“囡囡,走,我带你去看电影《红色娘子军》”。一个暑假就在快乐与回味中过去了,你身上有多少个蚊子包我数不过来,也没有时间去数。幽微的茉莉花香总是催眠我的大脑,我不停的幻想自己像潘冬子一样勇敢、机智,像吴琼花一样爱憎分明,像罗金保一样有一双慧眼,能分清好坏。在炎热的午后乘凉时,我依靠在你身边,糯糯的声音问道:“爸爸,为什么会有好人?为什么会有坏人?人为什么会死……”你深思许久到:“那要等囡囡长大后去研究吧。”我心中装满疑问,略有惆怅,茉莉花失去了香味。

长大了,我牵着你去散步,看到路边开得正烂漫的小野花,告诉你:“爸,那是覆施子,有清热解毒之用……那是金钱草,因为它的叶子圆圆的像铜钱……”你笑而不语,脸上尽是自豪。忽听远处传来《万树繁花》歌声,明快的节奏,有寓意的歌词,你说这支舞适合跳四步。我诧异,你会跳舞?我怎么不知道?“我年轻时参加过交际舞扫盲班。”我们寻音而去,场院里,人们随着音乐的节奏,变化着动作,时而脚步轻缓,时而又疾速快行。欢快时似鼓点跳动,缓慢时如低音琴声,高兴时似小鸟雀跃,人们脸上的表情似乎是在邀请。

我邀你加入其中,动作已不赶节奏,身姿也没有了灵活,但你脸上的笑使我仿佛闻到了万树的茉莉花香。

感谢你,陪我成长,了社会知复杂;现在,我陪你跳舞,了复杂而快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