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读书,怀念一个不相识的人(简庐日记20180125)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今日大雪。姗姗来迟的这场雪,终于落下来了。这几天的微信群里,很多人都用雪来调侃。看到姚立军老师转发的一篇文,说不喜欢江南的冬天,却喜欢江南的雪。初看好像矛盾,仔细想,是对的。江南的雪,落在古镇上,落在小河边,落在屋面上,落在院子里,都是很好看的。江南的雪景,好像是画出来的。味道不一样。

        两个单子今天顺利到达,有一点小小的感动。下午去丰巢取了《中国近代文学史事编年》、《聊斋志异》、《人物》1980年第2期等三本。下班去9号岗取另一快递,《费巩烈士纪念文集》和《民国怪状大观》。此单前一种为浙江大学所编,后一种疑是盗版书。《人物》杂志上有《费巩“失踪”真相》,作者之一玉如,疑即费巩幼女费莹如。《费巩烈士纪念文集》分四卷,卷一诗文挽联选,卷二费巩传,卷三日记摘抄,卷四费巩论文选。书中的传记,1991年由三联书店正式出版单行本。

    《费巩传》一书,昨天晚上未找到,今晚找到了。书脊上无字,插在书架上不明显。

      有关费巩的资料差不多都有了。解放前的较少,价格也高。当当上无意间发现一种台湾秀威科技印的《民国迷案之费巩案再探》已售罄,淘宝、孔网上均无此书。

        晚上,发现书架上的《吴江人物志》和《吴江近现代人物录》中有费巩的简介。

      悦来打来电话,问我,要寄《吴江文博》,莘塔大街1122号能收到吧?我答,可以的。

      1月18日《姑苏晚报》的“怡园”副刊上,有《世间再无徐老师》,是写徐卓人的。作者张斌川,不认识。刚看过他登在《苏州日报》上的一篇序,第一句是某某某(名字忘了)是我的兄弟。虽有点江湖的味道,但还是很实在的。作者与徐卓人认识十余年,是比较熟悉的。其实,比我熟悉得多。我知道徐卓人,但从未有过近距离的接触。所以,她肯定不认识我。那时,在吴江,她已是文联领导,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业余作者。我买过她的书,说老实话,也没有认真看过。徐卓人的书,在文学山房里见过几种。可能是她放在店里寄售的,未问过江澄波先生。可能他说过,不记得了。记得见过徐卓人的《赵宦光传》,因为不关注这方面的题材,可能只是翻了一下,又放回了书架。现在,文学山房里应该还有她的书。她最初是搞小说散文创作的,也搞过民间文学,最后才搞文史研究。

        前几天,得知徐卓人病逝,找出了《你先去彼岸》,写了一篇短文《汪曾祺推荐徐卓人小说》,汪迷部落拿去用了。实际上,这是一篇日记,写得较简短,也很浅。

        世间再无徐老师!想想就很悲伤。这是张斌川文章里的最后一句话。写得真好,感人。

        怀念徐老师,虽然我们并不相识。因为不熟悉,所以似乎也谈不上有什么悲伤。只是有一些感慨吧。毕竟她曾经在吴江工作过,也曾经见过几次面。我相信,会有一些人想起她,怀念她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实事一:周末同老娘去王府井,一出门老娘直奔正北,赶紧赶上前问,您这是去哪?老娘曰:车站啊。余曰:干嘛不往西边去?备...
    竞走的蜗牛阅读 128评论 0 0
  • (1) 终究还是要作别 作别这属世的烟华 终究还是会牵挂 牵挂这烟华里悲喜的刹那 亲爱的人啊 你的心痛让我泪如雨下...
    偏教黛眉长阅读 118评论 1 6
  • 春天时,小区里来了一只小狗,有点可爱,又有点儿邋遢,看似流浪而来。 引起我注意时,小狗身边已经有不少小孩子时常围绕...
    吴钩寒香阅读 559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