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躺平,是一种掩耳盗铃

文:蔡垒磊

最近后台有特别多的人想让我对“躺平”发表一些想法。

大概都是这样。

有人说躺平是对社会的不负责任,有人说躺平是一种自由选择。

哪个对?

我最早看到类似躺平现象,是很多年前一篇写日本进入低欲望社会的文章,大概就是在一个阶层固化、流动性缓慢的社会中,越来越多的人觉得反正奋斗也满足不了大的欲望,不如先照顾好自己的小欲望的现象。

就像在一款三国游戏里,每个高玩都已经把城飞到了名将旁,等着出来就秒抓,你一菜鸟肯定不愿意再夜夜肝在上面,该睡觉睡觉,想偷我抢我随你便,我心情好上个线补点兵抓个野将玩玩,心情不好就睡大觉。

这的确是玩家的个人选择,但对游戏开发者来说显然是不好的现象,毕竟游戏不能指着几个高玩撑着,所以躺平现象是每个国家都不愿意看到的——我敢断定,正规出版物的底稿里只要敢出现“躺平”字眼,一定批不出来。

但个人有没有权利选择躺平?当然有,说“对社会的不负责任”的,都不对。

一个人要对社会负什么责任?人最应该的就是对自己负责任。至于要怎么在对自己负责任的同时对社会起到正面效果,这是规则制定者的事——你把规则设计成两者目标一致,那人人为自己,也就人人为了他人,比如人人顾着自己赚钱,同时也给其他人提供了服务。但如果两者相悖,那就是你的规则设计能力不足,你不可以强行要求别人对社会负责,这是你自己的设计能力问题。

为自己有什么错呢?所以选择躺平一点问题都没有,但那些无法放弃大欲望,却短暂地选择躲进“躺平壳子”里,临时去满足小欲望的人,有点问题。

同样是为自己,有些人躺平是心甘情愿,他们愿意一块钱掰成两半花,只要能维持一下基本生活即可,所以有了一点点存款或者有一份极度轻松的工作后,他们就会优先选择让自己的身体舒服。

但有些人躺平却不是这样,他们是想混在某一堆人里面,获取一种“看,不努力的不只是我一个人”的心理感受,从而心安理得地在一段时间里做着咸鱼。

可然后呢?这类人往往内心并没有放下大欲望,他们依然会被身边的朋友、家人甚至是网络上的信息不停地刺激到,他们想要好东西,但就是只想付出当前的代价,他们的内心是失调的。

也就是说,躺平或许给他们带来了几天的休假式快乐,却让他们在更长期处在了更大的焦虑之中。

为自己没错,可如果是假装为自己,那就有问题。

有人说,假装躺平就算是为了满足自己一时的小情绪,先躺平几年再出发难道不可以吗?

一辆静止的车想要再动起来,情况是可以想象的,不仅要付出更大的努力,还得承受脱节以后别人对你的态度落差。

只要你能接受为了现在的小情绪,在未来付出更多的大情绪,那对不对得起自己就是你的事。可如果届时免不了要后悔,或者在大情绪的打击下变得更不舒适,那最好还是眼光放远一点,这是人和动物的重要区别。

--------------------------------------------

蔡垒磊:著有畅销书《认知突围》、《爱情的逻辑》,2017亚马逊年度新锐作家、中信最受欢迎作者,2020年当当影响力作家,社群读书APP【蚂蚁私塾】创始人。

视频号:蔡垒磊

公众号:请辩

微博:@蔡垒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