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是美丽的银河——31换位置

字数 2566阅读 19

目录

30

31换位置

又是周末了,又熬过了一周,终于双休日又可以躺到自家阳台的藤椅上抱着被子看韩剧了,什么都不用理会,我想我是越来越厌倦当老师了,但是没有办法啊,为了稻粱谋。

周一的厕所事件终于告一段落了,我和绿荷讲:威老师说,可能是自然老化导致的。现在的小便池下都用矿泉水瓶替代着管子,想想都好笑。

绿荷说:才装修了多久啊?就这样了?女生的厕所也是的,我已经和威老师说过了,也问过搞卫生的阿姨,她说没办法的,修不好的。太恶心了,我忘记过好多次了,每次都是很顺手的到那个位置,然后恶心的水滴到我头发上。

我没有说话,天真的小女孩还不知道有一种装修叫表面功夫,或者叫偷工减料,她难道忘了吗?我想提醒一下她:你们画室的柜子好了吗?

好了。

真的吗?

恩,陆远修好的。

真的啊!他这么厉害的。

恩,歆妤,他心很细的,手也很巧的,我上次地球仪坏掉也是他帮我修的。

哎,画室的柜子,装了没多久,一一个都坏了,我们从开学初就报给威老师,可是学期快结束了,都没有结果。我看到绿荷催过他们几回的,可是威老师说:本部没有派人来修。如此几次,绿荷大概死心了,他们还好,有陆远能自给自足的修理,而我们班,都是破柜子。

不过,绿荷,我还是觉得很奇怪,不知道她怎么想的?

上周一早晨食堂吃饭,我、如画、绿荷还有其他几个老师在场,威老师来了和我说:歆妤,昨天晚上夏课和潇湘在画室,她们玩手机,被我发现了。我本来要没收的,但是夏课哭了,于是我就还给她了。

这时候绿荷居然插嘴说:威老师,哭哭就没事了啊!

如画笑了出来。我开始憎恨绿荷的多事。

果不其然,威老师后来单独把我叫到办公室,让我处理这件事,让我打电话给夏课和潇湘的妈妈,我最讨厌和家长打电话了,措辞很难控制的,说的不好会给她们抓住把柄的。我心里讨厌绿荷的多事,要不是她这一句话,这件事也就这样过去了。可是我又不能明说,于是在办公室,我打电话给潇湘和夏课的家长之前,故意请教绿荷:我该怎么和家长说呢?夏课和潇湘在画室复习,一边给手机充电。

绿荷说:那就实事求是的说啊,本来么,我觉得晚上留在这里复习,给手机充电怎么了?

其实我心里嫉妒她,她们班也有学生留在教室复习的,从一开学就被允许的,但是绿荷没插手,她直接让家长找领导的,可是为什么她们班就没发生什么事呢?或者是她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了?我记得欧阳老师和她说过她们班的女生拉着窗帘在里面玩的事,但是她有本事不管,她和欧阳老师说:我问过她们了,她们说就喜欢玩一下黑暗中什么都看不见的游戏。

我突然觉得绿荷的高明了,她把这种事踢给了欧阳老师她们,所以她们班即使出什么事她都没关系,本来她就没同意她们来晚自修的,是领导同意的。

我说:那是我不好,我本不该答应她们的,她们和我说:要留在这里复习,我想想答应了,早知道就不答应了,就不会出现这个事情了。你说手机充电没关系,那如果不玩手机的话,根本不需要充电的,所以她们在充电一定是在玩手机的。

噢!绿荷恍然大悟。

于是我打电话给家长,哎!我知道绿荷是无心的,那就好,反正就当自己多一个事吧,我最怕看不透的人心。

而对冰悦,绿荷这次没有再去找她,绿荷想,自己上次也已经和她讲过了,以后的人生该由她自己来走,况且她的那一份仗义直言绿荷是欣赏的,她不想再去矫正她,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处事方式,也许冰悦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不惧怕被孤立。

一早,很让人意外的是池雨这个乖乖女迟到了,绿荷问:为什么会迟到?

因为G20的缘故,交通临时调整了,妈妈按原路走的,结果不行,只好绕行了。

噢,那你以后尽量打个提前量。

恩。

关于座位的事情还是需要处理了,所以一大早她先把徐雪叫过来,最后一组,绿荷看了看,还是徐雪比较乖巧,从她这里入手,会比较好办。

徐雪进来之后,绿荷把门虚掩上:徐雪,恩,是这样的,我呢从任课老师和同学处了解到说你们这一组比较吵闹,我知道是哪几个人吵,所以想把她们拆开。这样一来,你们前面几个人的位置就要动了,你们几个像你,像陈园,冯枫上课都很安静的,所以我想让你们和后面的人坐,可不可以?

徐雪果然乖巧的点头:恩。

徐雪,老师谢谢你的体谅,那你回去也帮我和陈园和冯枫说一下,我等会就要拆了。

好的。

下一堂课间隙,绿荷把她们整组7个人都叫到了办公室:我要拆你们位置了。上次说好的,如果说这样的座位安排下去吵闹的话就要拆掉的。

冯枫尖锐的说:为什么是我们组,为什么要拆我们,其他组也吵的。绿荷打心眼里欣赏她,敢于为自己组辩护。但是还是坚决的说:但是你们组最吵,任课老师都这样说的。

那拆开之后,我们组怎么算分数?冯枫的语气变得和缓。

分数还是照样算,你们7个人还是一组,只不过位置分开而已,所以我中午会来拆了。你们先回去吧,冯枫你留一下。

然后冯枫留了下来:冯枫,你能为你们小组辩护我很高兴,说明你还是有很强的荣誉感的,我也知道你们组不是你在吵,但是一个组有人吵就要整个拆开,没办法的。

那绿老师,能不能不要把我和徐雪拆开?绿荷考虑了一下,觉得徐雪乖巧大度懂事,也不能委屈了她,于是说:好的。

谢谢老师。冯枫开心的说。绿荷看着她开心的表情,心想毕竟只是一个孩子,也开心的说:恩,去吧!

中午,教室里,绿荷说:今天有两个事要讲,一是今天池雨迟到了,她说是因为G20交通改道,你们觉得是算她迟到,扣分,罚拖地还是怎么样?

想不到全班异口同声的说:不用了不用了。

然后大家开始讨论自己今天也差点迟到云云。

绿荷打断了她们:好的,那就不算迟到了。

另外还有一件事,就是最后一组的表现不够好,任课老师反映上课比较吵,所以按原来说好的,这一组要拆掉了。

下面鸦雀无声。

于是绿荷马上动手拆分,让刘轶坐到了榴莲她们一组,当时30个人,每组6个人,就她是多出来的,因为她和其他孩子不一样,没有理化生的分数,各个组长都没有挑她,绿荷把她分到最后一组的时候,怕她和李静怡和吕恬恬合不来,后来发现她们虽然没有很亲密,但是一般的同学关系还是有的,就比较放心了。这次她趁机遂了她的心愿,她知道她和榴莲以及梓禾的关系非常好。

绿荷看着吕恬恬拿着扫把打扫她的座位,眼里蓄着泪水。心里也挺心疼她们的,可以感受她们的感受,可是她也没办法啊,上课手机声响起,这样的事不处理还不乱翻天,但是真的奇了怪了,为什么任课老师不来告诉我?为什么不当场没收?抓个现行,现在这样我能怎么办?

整个下午,绿荷一下课就去教室转,看到吕恬恬已经和同学们有说有笑了,终于提着的心放下了。


32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