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中人

        可能我这个人身上唯一的优点就是一直试图与自己对话,探讨内心真实的想法,但可能也是另一种程度上的自我辩驳。

  我一直记得高中班主任对我说过的一句话,“有多自尊就有多自卑,要知道存在即合理。”

  我一向自诩甚高,打小觉得自己和别人与众不同,其实这种观念来自于想要博得他人关注的强烈渴望,而求关注的渴望又来自于哪里呢?我想应该是源于童年的缺爱。

  每个童年时期不曾获得温暖与爱的孩子,在成长中都会渴望爱的围绕,当然寻求的形式千差万别了,博关注总是其中一项。

  我很小就开始说谎,好像天生就是个谎话精,说谎的时候,肚子里不用打草稿、讲话也不结巴,更不会面露难色,总之其他小朋友攥紧拳头支支吾吾半天的时候,我已经非常流利的表达完了。

  大概讲谎话也是个技能,很多时候我还喜欢添油加醋,一件平平无奇的事,总喜欢加些情节,或者制造些矛盾,以达到吸引他人的关注,甚至有些时候,我都难以分辨事情的真假。

  我迫切想要得到关注,因此表演欲无穷无尽,可越肆无忌惮的表演,表演出来的那个人设也越来越束缚我。

  因为最近关起门学习,与自己相处的时间很长,身上隐藏很深的这些缺点开始暴露出来。

  首先得说,我没那么爱看书,不是嗜书如命的人,也不是一天到晚待在家里捧着本书苦读的文艺青年,意志力不坚定,兴趣也不浓厚,顶多就是个三流业务选手。这是我现在必须承认的一点,虽然挺难的。

  “文艺青年”这个形象大概是我成年以后着力表演的形象。

  对文学,我确实有一点兴趣的,但不多,大四之前,看过的书很少,经典名著没读过几本,说实话,书也没买过几本。虽然经常在空间里写日志,抒发一下那时那刻的心情。可能正是因为那几篇文字,让人家觉得我是个“文艺青年”,还挺那么回事的,偶尔被夸几句,有几个人在底下加油打气的时候,心里也总忍不住骄傲,转过头就想着接下来该多往图书馆跑跑,多看几本书,再多写点东西出来!

  他人的关注刺激了我,因而有了那些无处不在的“表演欲”,我才一步步有了“文艺青年”这个形象。

  当然,在这之中确实有一些收获,看的书比以前多了,阅读量和阅读范围明显扩大,思考问题的深度和角度也发生了改变。更明显的是,写出来的东西比以前好了很多,当然,直到现在,我也几乎不会回过头来看曾经写过的文章。

  可我也确实变得油腻了,这种油腻是心的油腻。我跟别人侃侃而谈王小波王尔德就是为了挣个面子,装装样子,甚至是为了看到从他们眼睛里投射出来的一丝光,或者是听到类似“哎,你这个人还挺有想法的”这样的赞誉。我完全不是因为热爱他们,更不是因为热爱文学。

  当然谎话说的也比以前顺溜了,乱七八糟的故事更是张口就来。 有时候我私底下在脑子里回放自己的一言一行,觉得 像极了一锅浓郁鸡汤上浮着的油沫儿,对那些长时间没沾过油水的人来说,浮着的油沫儿可能才是一锅好汤的标志;可对于那些长期煲汤的人来说,油沫儿得撇去,才能上桌。

  我困在这个虚假的人设里有很长一段日子了,也越来越抬不起头了,回过头来看看以前半桶水泼得满地都是的那个自己,除了羞愧难当还有无尽的自怜。

  希望有一天我真正热爱文学,而不是热爱别人眼中的自己,当然我得首先喜欢我自己。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