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 咸鱼死灵术士与他的助手 (31)

  “所以说?”塞壬歪着头看着两人:“你们没找着那人,还搞出来一个大麻烦?”

  “你这个说法省略太多了。”艾尔奇亚不满的说道:“这个总结让我感觉你完全没听多少。我们可是击败了一条祖龙哎!祖龙!”

  “呵……”塞壬摆出一副不屑的表情看了一眼他的脸,从鼻子里重重地出了一口气。

  “你也别生气了啦……”白桦带着尴尬的笑容打圆场:“塞壬小姐,这次从结果上来说不是很不错吗?”

  “是啊……”艾尔奇亚瘫在轮椅上,木讷的望着天花板:“我们没找到人,你也不用把任务完成的规定报酬给我们了。”

  “所以说——”塞壬一手叉着腰,另一手指着艾尔奇亚还裹着石膏和绷带的双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钱什么的我会在乎吗?我说的是你的身体!身体!上次你重伤的时候是我把你抬到医院去的,这次我传送过来的时候刚好看见你拿着一个什么玩意倒在地上,然后还是我把你抬到医院的!时机之刚好连我都觉得惊讶!”

  “好的好的,知道了。”艾尔奇亚翻着白眼摆摆手:“下次一定不会让尊贵的塞壬小姐屈尊亲自把我抬到医院去了,您可以叫亚瑟来。”

  “重点不是这个!”塞壬用手刀高频率地击打着他的脑壳,脸上则咬牙切齿的继续数落:“我说的是你太不珍惜自己的身体了!你知道医生看到你的时候是什么反应吗?他说:'太平间在负一楼。'你抬过去的时候连医生都没看出来你是死是活!”

  塞壬的声音越来越大,招惹了不少人的目光。巫会图书馆里的巫师们都惊奇地看着那个平时比谁都冷静的严厉图书管理员一边用手刀猛敲,一边怒斥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的人。

  “我不会死的。我的身体自己清楚,这世界上只有一个种族有可能消灭我,不过不是龙。”艾尔奇亚利落地接住了塞壬的手,摆出一副相当认真的脸说道。

  塞壬愣住了,她怔怔的盯着艾尔奇亚的脸,瞳孔有些散焦。两人保持着这样的动作许久,她才猛地反应过来,一把甩开艾尔奇亚的手,头也不回的走回管理处。

  白桦看到,她的表情有些失神。

  这次向塞壬的汇报可以说是相当失败了……

  围观的人群逐渐散去了,只有一个身着红袍的女子从书架后面窜了出来。直冲着艾尔奇亚跑过来,在他身前不到一米处撑着膝盖停了下来。身上亮闪闪的小挂件随着她剧烈的呼吸上下起伏,在艾尔奇亚黑色的袍子上照出几块明亮的光斑。

  “哟。”艾尔奇亚的表情有点出乎意料:“早上……啊不对,巫会总部所在的位面是没有早晚的分别的。感觉你有一段时间只活在我们的吐槽中了呢,亚瑟。”

  亚瑟没有说话,扬起手掌对着他的脸就是一巴掌。清脆的声音又一次将不少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亚瑟连看都不看,扭头便扬长而去了。

  “啧,下手真狠……”艾尔奇亚捂着自己红肿的脸颊,含糊不清的嘟囔着:“这孩子还是像以前一样……”

  “以前打你也这么狠?”白桦皮笑肉不笑着吐槽道。

  “从以前开始就这么不善于表达。”艾尔奇亚把手从脸上拿了下来:“这家伙的内心深处根本不像表面上那样粗神经,比少女还少女。”

  “是么。”白桦瞥了一眼艾尔奇亚脸上那个清晰可见的掌印:“我觉得表现的挺具象化的。”

  “之前那个龙群的管理者给你的宝石还在你这里吧?”艾尔奇亚小心翼翼地揭下裹在受伤的那只眼睛上的绷带:“我差不多看得到了。”

  “医生不是说三个月以后再拿下来吗?”白桦试图阻止,但她的速度明显没有艾尔奇亚的快——他已经把绷带摘下来了。

  绷带下面的,是一只完好的眸子。它充满生气地眨了眨,像是根本没有在半个月前被一块碗口大的石头砸到一般光洁,连一条伤痕都看不到。

  “你这是什么恢复力……”白桦无言以对:“你身上其他的伤呢?”

  “其它的大概明天就可以摘绷带了。”艾尔奇亚得意的笑了笑:“再过一个星期估计我就可以站起来了。”

  “为什么你一副特别有经验的样子。”

  “因为以前也断过。”

  “……”

  “龙玉。”艾尔奇亚向她伸出手来。

  白桦有些舍不得的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块发着绿色光芒的宝石,把它慢慢地放进他的手中。

  “要干什么用?”白桦看他把宝石放在自己眼前仔细打量,一副相当感兴趣的样子。

  “这是好东西。”艾尔奇亚没看她:“魔力的放大功能相当出色,魔力储量与恢复速度也是数一数二的。”

  “你要用来做什么魔导器吗?”白桦倒有些好奇,这东西能够做出什么来。

  “差不多吧……给你做法杖。”艾尔奇亚漫不经心地答道。

  “哎?”白桦的下巴一下就掉了下来:“这……这么……这么贵重的东西用来给我做法杖?”

  “是啊。”艾尔奇亚继续盯着它,好像在思考着什么:“问题就是要用什么木头做柄。”

  “感觉会欠你一个好大的人情……”白桦小声嘟囔着。

  “说什么呢。”艾尔奇亚终于抬起头来用正眼看了她一眼:“导师对自己的巫徒就是要倾囊相授,尽心尽力……”

  白桦还没来得及感动,他便接着说了下去——

  “这样就算以后被我卖了也不会有怨言……”

  “我就知道你这人居心不良……”白桦白了他一眼。

  “死灵术士是在生死之间的巫师。”艾尔奇亚的手中突然出现了很长一截的木头:“所以用同样屹立在生死之间的柳树”

  “白桦,过来。”他向着白桦招招手,待其走到自己身边后便将手放到了她的头上。由于他身材高大,即使坐在轮椅上,这个动作竟也不是很费劲——至少白桦连腰都没有弯。

  “接下来我会将你的灵魂与其绑定。”他竖了竖眉毛,手上立刻出现了白色的光,缓缓地在木头,龙玉,白桦三者间流淌。

  白桦感觉有什么东西随着一股暖流钻进了她的脑袋,在她的体内缓慢地盘踞里下来。

  “成了!”艾尔奇亚微笑着把手拿了下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20180113---女儿参加 创新作文大赛 考试作文 我很喜欢新来的老师。长长的头发,标准的瓜子脸,说话温声细语...
    wqgbupt阅读 286评论 0 1
  • 10月8日,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天津等多个城市发布《网约车管理细则》。相比于之前交通部等七部委联合出台的...
    浏如阅读 2,633评论 0 0
  • 这个时节的青岛,正是雨起。 此种状态的雨最是磨人,朦朦如江南小雨,似是可撑油纸伞,但却禁不得那海风...
    Asye阅读 96评论 0 0
  • "诶哟,我的大小姐……你真打算当一辈子尼姑。"李瑶咬了咬吸管,蹙眉望向对面的林小夏。 一头墨色长发,五官说不上出彩...
    吱小吱阅读 74评论 0 0
  • 今天早上闹钟响后,不是马上起床,是好想睡觉,好想不写晨读感悟。 今天注定写得不好!我现在还想睡觉。 今天主题是冥想...
    莉萍LP阅读 28评论 0 1